民主進步黨主席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今(15)日出席「英派革新.原民向前」推薦立委參選人陳瑩、瓦歷斯.貝林記者會,現場並公佈主席推薦影片。蔡英文致詞時再度重申,明年若當選總統,一定會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朋友道歉,讓原住民族朋友,平等、尊嚴、自主地參與社會,不要再流浪,讓祖靈回家,我們責無旁貸。

蔡英文表示,從影片內容及兩位委員的談話,大致有一個清楚的輪廓,知道現在原住民朋友們所面臨的困境,還有哪裡需要國家給予他們協助。她說,她自己對原住民有一份特殊的感情,這幾年來她去過很多原住民族部落,感受很深,她聽過部落裡的長輩擔心下個世代的教育,他們擔心教育資源不足,同時,也擔心教育方式與自己部落傳承的教育方式不同。蔡英文也提到,原住民族部落的長輩也需要長期照顧及好的醫療照顧,這些老人家在山上和部落裡,真的需要政府花更多心力來照顧。

蔡英文提到,在傳統的原住民政策規劃裡,常常會忽略都市原住民的困境,不過無論在都市或是原鄉部落,我們都應該思考要如何給他們最好的協助,在部落裡,尋找原住民產業發展的可能性,讓年輕人可以回家創業,另外,都會裡的原住民其實也碰到很多困難,這些問題都是國家的責任,國家必須拿出具體的方案來提供協助。

蔡英文說,如同瓦歷斯・貝林候選人所說,原住民不是沒有能力,他們有能力自己來管理,而且更能貼近原住民族傳統的部落生活方式,來面對社會裡種種挑戰。她表示,八月一日在發表原住民族政策時,我們看過一段原運的紀錄影片,在原住民族運動的過程裡,很重要的一個成分就是自治權,他們要的是一個實質的自治權,因此,我也做了一個很重要的承諾,明年若當選總統,希望在總統的任內,讓原住民族的實質自治走出第一步。

蔡英文表示,原住民自治必須有實質的基礎與意義,包括財務的自主、土地的支配權及固定的組織,而這些都是我們要共同努力的,畢竟原住民族是這個地方原始的主人,在過去的歷史發展裡面,付出了很多、讓出了很多,也被剝奪了很多,所以這是整個台灣要共同承擔的責任。蔡英文說,我們也希望原住民族走向自治的過程中,原住民族部落需要國家資源的挹注過程中,能夠有好的橋樑,這就是為何民進黨特別推薦兩位原住民族的候選人陳瑩和瓦歷斯・貝林,希望他們兩位能夠得到原住民朋友的支持順利當選,在立法院努力,讓原住民自治真正落實,成為台灣非常重要的族群。

最後,蔡英文提到,有一首歌「流浪記」,有幾句歌詞是這樣寫:「我就這樣告別山下的家,我實在不願輕易讓眼淚流下」,她說,這就是原住民族的青年離開家鄉時的心情,她相信陳瑩和瓦歷斯•貝林一定都很深刻體會這樣的心情。蔡英文表示,希望原住民族的年輕人不再流下這樣的眼淚,她再次承諾若當選總統,會代表政府,為原住民族朋友所流下的眼淚道歉。她說,要讓原住民族朋友,平等、尊嚴、自主地參與社會,不要再流浪,讓祖靈回家。

平地原住民候選人陳瑩表示,目前有45%的原住民從原鄉移民到都會區,但是原住民時常買不到票回家,她認為讓原住民返鄉時都能夠買得到票是很重要的事情。她提到,現在很多人在原鄉找不到工作,青年返鄉就業的部分,還有未來整個原鄉土地,保留地的重新檢討都是必要的。她也說,現在立法院沒有看到與部落有關的長照條文,因為原住民社會有特殊性,集體是原住民的特質,部落型或是在都會區的長照,可以把我們原住民的老人家集合起來照顧,這也是大家的期盼。而部落型的長照,也可以創造就業機會,讓婦女留在部落照顧老人,用自己的方式照顧老人家。另外,原住民的教育權應該被保障,很多都會區的族語老師,教書時間及車程往往不成比例,因此她認為保障族語老師,是未來對小孩的族語學習的保障。

山地原住民候選人瓦歷斯・貝林表示,他所屬的部落有80%~90%都是務農維生,尤其很多都是小農,但這些小農因為做農無法滿足生計,所以務農之餘必須時常去打零工。他認為喜歡做農的人為何不能好好做農,所以他在部落裡組織有機大聯盟,滿足大家的生計,這樣小農就樂意在部落生活,不只創造部落生活產業,而部落的文化語言或是生態環境也能永續發展。他也提到,2004年原住民自治法通過,現在已經滿十年,現在國民黨執政八年,立委佔多數,原住民立委也大多是國民黨籍,但是很重要的法令都沒有修訂、制定,令人非常遺憾。他期待自己和陳瑩都能當選,未來在立法院組成原住民歷史真相和解調查委員會,讓原住民好好活在祖先給他們的土地,他也希望蔡英文若當選後,在未來執政要真正尊重原住民,讓原住民能夠得到實質的自治,包含土地權、所有權等,讓台灣更發光、部落更發光,他相信這也是蔡主席的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