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全球競爭,重視的是軟實力。這軟實力是什麼?在教育上,叫「創造力」,在文化上,叫做「創意」,在企業發展上,叫做「創新能力」。

其實,台灣人很容易習慣多元,因為我們本來就很多元;台灣很容易適應改變,因為我們的社會一直在演進。

因為歷史的發展,台灣的文化有很多的拼裝和混搭,原住民的、漢民族的、東洋的、西洋的,各種元素互相產生化學變化,成為台灣獨特的文化性格。

這樣的歷史,過去曾經讓台灣人相當辛苦,但是現在,卻讓我們有很好的本錢,迎向全球化的挑戰,因為我們可以善用多元文化的優勢,來厚植台灣人的軟實力。

所以,台灣應該要打造文化國力,讓文化的蓬勃發展成為國家的軟實力。就像紐約一樣,文化的成果不僅可以跟全世界分享,更可以帶動活潑的經濟發展。

所以,我第一次對外公開講我的文化政策,我要把我的文化政策構想告訴大家,這個構想的第一個重要的是,我們要把國家的文化資源,優先運用在人才、創意文化就是人才。第二是用公開透明的補助機制,不是像夢想家那樣的,去支持文化藝術的發展。第三,要用調整教育的方向,讓學生從死背課本和服從命令的傳統教育中,解放出來。我也做過很久的學生,做過很久的老師,在台灣應該要被解放的,應該要自我解放的,不僅是學生,其實老師也是很需要的,我們很多有創意的學生,有創意的老師,都被關在學校裡,我們要把學校那個牆拆開,讓他們能夠走入社會,跟社會在一起,變成台灣創意的來源。

我們講來講去就是在講「人」,因為文化本來就是「人」,「人」才是文化的根源。有了人才,有了創造力,才能夠創造出文化的價值,然後這些價值才會創造商機,形成產值。

所以,當我們說,要打造一個開放的台灣,就是向紐約的開放精神學習,先成為孕育文化、吸引人才的搖籃,讓年輕人都可以去嘗試,去摸索新的機會,讓台灣成為一個可以實現夢想的地方。

新的時代需要大家。我們要讓台灣像一塊磁鐵,把國際優秀的人才都吸納過來,和我們用創意與知識,打造台灣的經濟發展新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