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創總會成立到現在,已經有四十三年的歷史。一個人在創業的過程,在剛起步的時候,是最需要外界支持的階段。我們非常感謝青創總會,這四十三年來提供各式各樣的資源,讓青年可以安心創業,接受挑戰。

雖然,政府組織改造,原本青年創業的業務,由青輔會移轉到到其他部會(經濟部中小企業處)。但是我保證,我們執政之後,青年創業的政策絕對不會打折,而且會進一步強化,營造一個更能夠有效支持青年創業的環境。

除了補助、貸款、輔導之外,第一,我們會強調連結與媒合,幫助創業者找到更多外部資源,第二,我們要打造一個最能夠支持創業的資本市場。

在我們對於下一個世代台灣產業發展的規劃裡面,創業、創新是主要的成長動能,所以支持創業、支持創新,是將來民進黨政府最重要的工作。

我要強調的是,台灣不是沒有競爭力,台灣擁有對創業者最友善的供應鏈。但是,如果政府不了解台灣現在產業的優勢,不去做適當的媒合,只是在灑錢補助,對創業者也是一種傷害,因為你再怎麼提供資金,提供溫暖的鼓勵;他們如果要成功,最後一定還是要通過市場殘酷的考驗。

政府要做的,就是去把不同的社會部門連結起來,政府要像一個hub,讓製造、技術、創意、marketing和資本,都連結起來,把產品品質做出來,儘快把新產品推上市場,這樣才是真正能夠幫助創業者的政策。

所以,我才說,好的創業政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連結。

第二件事情,就是要建立支持創業、創新的資本市場。

政府不是創投公司,不能只靠政府。如果鼓勵創業、鼓勵創新只有政府一頭熱投入,那一定會失敗。所以我會要求我的政府,投入一塊錢,要可以帶動民間投入一百塊錢,要有倍數的效應。

政府只要去啟動(facilitate),告一個段落之後就退出,剩下就是管理的工作。市場可以自己動起來的部分,就不必要配置太多的資源,更不必要做過多的干涉。新創事業如果要成功,必須要靠民間、靠市場自己走完最後一哩路。

台灣的資金其實夠。台灣人的存款超過三十兆;加上過去我們可能把過多的資金投入在比較沒有流動性的房地產市場裡,對生產力的貢獻也很有限。

現在面對的問題是,資本市場裡面,我們放比較少的份額到創新與創業領域。所以,政府要去啟動、去引導,把資金轉移到創投。

我們有兩個作法:第一,初期創業的時候,需要第一桶金,我們會鼓勵天使基金,以及鬆綁對於像flyingV之類募資平台的法規限制。政府也可以提供補助,但不能像過去東補西補,要有策略,符合整體產業發展的目標。

第二,針對期新創公司中長期發展的資金需求,我們有一個亞洲青年IPO資本中心的構想。希望讓亞洲的青年創業者、新創事業可以在這裡更容易取得資金,調整IPO的稅制結構,把規模做起來;投資人也可以找到更多優質的投資標的,形成一個好的創業、創新與投資的良性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