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主席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今(2)日應邀出席「2015台灣投資高峰論壇」並發表演說,蔡英文表示,民進黨非常了解當前國內產業的困境,未來會從幾個面向來考慮,第一、產業發展策略規劃;第二、協助跨國投資合作;第三、先進技術的取得;第四、全面更新不合時宜的法規制度,以及第五,教育科研體系檢討改進。蔡英文強調,這些都要全面來做,為台灣打造全新的研發創新能量,重新聚集跨國的人才、資金、技術及創新創業機會,逐步發展台灣成為亞太創新研發中心。

蔡英文演說全文如下:

今天很榮幸,受邀來參加一年一度的「台灣投資高峰論壇會議」,我要特別感謝林理事長的邀請。一直以來,林理事長對我們有很多的建言跟鼓勵,我在這裡,特別感謝他這幾年來與我們意見的交換。

在準備這篇演講的時候,我在資料當中,看到「股權投資協會」對今天的論壇,所作的「活動說明」,裡面有一段話:

2015是令人感到驚心動魄的一年。景氣的黯淡,反應出台灣產業逐漸失去競爭力;出口連創新低,顯示紅色供應鏈帶來的衝擊和壓力。這是一個如履薄冰的局面,產業需要轉型、經濟需要調整、制度需要突破、金融需要改革。

我想,沒有人會否認這樣的觀察。台灣經濟發展所面對的挑戰,的確是相當嚴峻。這當中,當然不乏國際大環境的種種因素,但是追根究柢,「產業需要轉型」這一句話,的確切重了要害!

台灣現在的經濟情勢,好像陷在流沙坑當中,一點一點地慢慢往下沉,想爬出來,卻找不到施力點。要掙脫這個情境,必須要有一股拉力,這就是為什麼,在過去幾個月,我在很多場合都提到,台灣經濟必須要有一個新的發展模式。這裡面扮演關鍵角色的,就是「創新」,產業的創新,也就是產業升級。

我們必須以創新,來作為經濟成長的驅動力量。這個想法已經是很多人的共識,它也不是最近被才提出來的。現在的政府執政七年多來,也把創新掛在嘴邊,提出各式各樣的方案和計畫,但是基於某些原因,結果並不成功。

我們企業創新的能量和成果,依舊落後給國際上的競爭對手,這導致了出口競爭力的大幅衰退,經濟也陷於貧血式的成長。問題出在哪裡呢?我認為有幾個關鍵的原因:

第一,是「產業的斷鏈」。政府沒有掌握契機,推動產業創新,或者是發展具有前瞻性的產業,造成了產業的升級緩慢,甚至產生斷鏈的現象。

第二,是「國際的斷鏈」。產業要創新,就必須和全球技術領先的國家,加強來接軌。但是這幾年來,台灣只重視市場拓展和成本降低,以致於我們和產業技術的先進國家之間,連結度越來越低,創新能量當然會愈來愈不足。

第三,是「法規制度的斷鏈」。產業要創新,更必須有現代化的法規制度,來給予充分的支持。但台灣在法規制度上沒有與時俱進,導致技術、人才大量流失,資金投入不足,企業創新研發的意願及能力,也被削弱。

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很清楚,產業升級轉型對台灣經濟未來的重要性,也一定能夠理解,唯有產業創新才能帶來結構性的改變。

事實上,當我們在強調產業創新的重要性的時候,絕對不能忽略了,新創事業與股權投資、創業投資之間,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沒有創投產業的資本挹注,新創事業將會像是鯨魚擱淺在沙灘上,無法游向藍海。

但是創投產業本身,卻也遇到了一些問題。第一個問題是「資本市場不夠活絡」,在這景氣低迷的時刻,經濟前景不明,投資意願當然相當低落。

第二個問題是「創投資金來源不足」。由於目前的法規,限制了銀行、保險與證券業投資創投的比例,而退休基金投資創投也受到限制,這些原因,使得創投業缺乏穩定的中長期資金來源。

第三個問題是「缺乏投資案源」。除了景氣低迷、前景不佳,使得投資意願低落之外;產業結構問題、缺乏創新和創意的投資案源,這些也造成創投業的結構改變,以及創投人才的嚴重流失。

創投業必須打通「任督二脈」,才有足夠的能量,來支援新創產業,使得國內的創業投資,可以在台灣取得長期穩定資金。不少專家及業者建議要從以下幾方面著手,希望能有這幾個面向來做進一步的考慮:

(一) 擴大壽險業資金的投資運用

(二) 研議讓退休基金投資於創投

(三) 國發基金和民間業者合組大型創投

(四) 發展科技創新版,鬆綁科技創新事業的掛牌

(五) 適度允許銀行給新創事業的貸款得以債轉股

從資金的來源及運用來看,壽險資金在本質上,非常適合拿來做長期投資。如果能夠擴大壽險資金運用的管道,來投資公共服務及新創事業,對國內經濟發展可以帶來正向循環的力量。除此之外,國外有不少著名的退休基金,投資於創投或是私募股權基金,得到了豐厚的長期投資收益,未來也可以評估讓政府的退休基金,適度投資於創投。至於讓政府的國發基金與國內優質的創投,一起合作成立大型的創投,亦是具創意的政策構想。

在資本市場方面,很多專家建議,要發展「科技創新版」,鬆綁科技創新事業的掛牌,讓新創事業、尤其是中小型科技事業,在資本市場中有暢通的直接籌資管道。這是要將台灣發展為高科技及新創事業籌資中心的具體歩驟,是值得嘗試和努力的方向。

在銀行融資方面,由於過去國內的工業銀行都已經轉型,成為以中、短期融資為主要業務的商業銀行,這項改變,削弱了產業發展所仰賴的中長期資金與股權融資。未來如果能夠仿照美國矽谷銀行的做法,提高銀行提供貸款給新創事業及中小企業的政策誘因,只要能夠好好落實對金融業分級管理的金融監督制度,在不牴觸產金分離原則下,應該可以適度地允許銀行,在提供貸款給新創事業及中小企業的同時,擁有以債轉股的選擇權。

對於這些專家及業者所提出的,具有前瞻性且務實的寶貴建議,如果明年民進黨重返執政,一定會作通盤性的檢討,並作出合情合理的調整,務必打通創投業的「任督二脈」,成為帶動產業創新的源頭活水。

對新創產業而言,所需要的是多源的、充裕的、長期的資金挹注。但對創投業而言,所需要的無非是有好的投資標的,也就是具有未來性的產業。

過去台灣引以為傲的很多產業聚落,都面臨人才欠缺、投資意願不足、競爭力衰退等問題,如果不及時的支持並注入新的活水,很多產業將陷入崩解的危機。

民進黨非常了解當前國內產業的困境,未來我們會從幾個面向來考慮。第一、產業發展策略規劃;第二、協助跨國投資合作;第三、先進技術的取得;第四、全面更新不合時宜的法規制度,以及第五,教育科研體系檢討改進,這些我們都要全面的來做,為台灣打造全新的研發創新能量,重新聚集跨國的人才、資金、技術及創新創業機會,逐步發展台灣成為亞太創新研發中心。

我們的產業發展策略,將強調「三個連結」,也就是「連結未來、連結全球、連結在地」。

我們會掌握下一世代的產業發展趨勢,依據台灣的客觀條件和比較優勢,規劃推動前瞻性的創新研發中心計畫。並且依據所規劃的策略性產業的特性,篩選出先進技術國家,在技術、人才、資金、市場上,與台灣充份連結。同時,將會串連各個創新研發基地,促進跨領域的創新,以及跨區域的整合。

這「三個連結」策略,使台灣成為一個不斷鏈的創新島嶼,驅動台灣下一世代的產業成長動能。

在這「三個連結」的基礎上,我們會推動涵蓋綠能科技、物聯網、生技、精密機械、國防產業等策略性產業,藉由這「五大創新研發計畫」,我們要激發產業創新風氣和能量,進而帶動產業的全面轉型升級。

在我們勾勒的藍圖中,這五項策略性產業,都有了創新研發產業聚落的相關規劃。

第一是以台南沙崙為中心的「綠能研發中心」;

第二是以台北的資安、台中的航太及高雄的船艦作為中心的「國防產業聚落」;

第三是以物聯網及智慧產品產業為中心,坐落在桃園的「亞洲矽谷計劃」;

第四是從中研院所在的南港園區、到竹北生醫園區延伸至台南科學園區,形成線狀聚落的「生技產業聚落」;

第五則是選在精密機械產業發展最好的台中,未來再加上台灣ICT及資訊產業的能量,發展智慧精密機械的「智慧精密機械聚落」。

這五大產業聚落計畫,再加上「先到世界上找出市場,再回頭做生產規畫」的新型強勢農業計畫,將會增加很多產值和生產機會。我們希望藉由這「五大創新研發計畫」,能夠激發產業創新的能量,並進而帶動產業全面轉型升級。

最後,我要強調一件事,這也是我在很多場合,對大家的承諾。如果我有機會領導這個國家,我會讓我的政府成為一個最會溝通的政府。

當我們在批評現在的政府:施政背離民意、不知民間疾苦、行政效率低落、政策引發社會對抗,這裡面其實有一個關鍵的重點,就是缺乏溝通。

如果一個政府沒有好的溝通能力,它就可能經常會出現前面這些問題;如果一個政府沒有好的溝通能力,即使有許多好的政策、計劃,也很難推動,或者是事倍功半。所以,我會加強政府效率及溝通,讓政府能夠符合民意,這溝通的對象,當然也包括在座各位。

我絕不諱言,這個國家未來會經歷很多困難,所以需要團結這個社會,共同來面對。我也向各位保證,我會做一個團結國家的領導人,我會讓台灣在安定的現狀中,穩健務實地邁出改革的步伐。

最後我期許與會的貴賓,能夠繼續投資台灣,做台灣企業的後盾,為台灣的產業和經濟發展提供最強勁的動能。祝福今天的會議順利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