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過,13個縣市,是一個團隊。我期待,如果明年能夠重返中央執政,我們將從中央連線地方,形成一個更大的團隊,將我們對各區域發展的藍圖,著手開始落實。

在我們的藍圖中,將台灣分為六大發展區塊,並且對每個發展區域,都有各具特色的未來想像。

北北桃基宜的首都圈,將持續是台灣國際經貿的重鎮。桃竹苗地區,是以客家文化及科技元素為特色的生活圈。中彰投地區,是以完善交通路網串聯觀光與產業活動的國際都會。

雲嘉南地區,則是台灣重要糧倉與先進農業的發展基地。南高屏地區,是以陽光及海洋相關產業為重心的南台灣的門戶,同時與澎湖建構更緊密的生活網絡。花東地區與金馬地區,將在相關條例的支援下,維繫在地特色並提升生活品質。

我們希望每一個區域,都透過聯合治理的模式,發展成為各具特色的經濟體,來面對國際競爭。

而為了要實現這個區域發展藍圖,在明年重返執政之後,對於未來的國土治理,我將推動兩個結構性的調整。

第一個結構性調整,是推動區域合作建設。

未來,中央政府的公共建設,將以跨縣市的區域為投資目標。所以同一區域中的各縣市,必須發展出更緊密的共生關係,整體規劃、資源共享。相鄰的縣市,不應該是競爭的對手,而應該是合作的夥伴。

許多人批評,台灣的行政區過於零碎,造成行政資源的浪費;但重劃行政區,卻又是一項繁複而浩大的工程。因此,更應該藉由區域聯合治理的模式,促成各縣市的資源分享,讓有限的資源,發揮無限的效益。

第二項結構性調整,是權責資源下放地方。

凍省之後,原本的資源並沒有下放給地方,反而交給了更遠的中央。造成了「強中央,弱地方」的問題,縣市政府資源不足、嗷嗷待哺,而中央手握權錢,卻不清楚地方第一線施政的需求。

要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適度分權地方,讓第一線的地方政府扛起責任。我相信最清楚地方需要的,是地方政府;我也相信最了解人民需求的,也是地方政府。

未來,有許多領域,包括教育、產業發展、社會福利等,應該要給予地方更多的權限,並適度下放錢與人,讓地方政府有更強的能量,來推動區域的建設及發展。

(本文節錄自執政縣市首長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