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主席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今(4)日應邀出席「聽台灣歌,說台灣情」音樂會,台中市長林佳龍、副市長張光瑤、前台中市長張溫鷹、前駐日代表許世楷及300餘位國際扶輪3460地區成員同聚,場面熱烈。蔡英文致詞時除盛讚扶輪社關心公益、對社會有極大貢獻,也藉此機會闡述她針對弱勢兒童的政策,並重申「五大社會安定計畫」。主辦單位並安排多位小朋友送上寫有各種願望的小豬撲滿,希望蔡英文幫助他們打造一個可以實現願望的國家。

蔡英文致詞全文如下:

感謝劉昭惠董事長舉辦了這場很有意義的音樂會,也讓我有這個機會,跟大家聚在一起。我知道PDG Music,除了在音樂方面是權威性的專家,也長期投入兒童福利、兒童照顧的領域。所以我今天要跟大家來分享,我們要怎麼樣來照顧我們的下一代跟我們的弱勢者。

PDG Music目前領導的向上社會福利基金會,幫助了很多弱勢、身心障礙的兒童,現在也慢慢擴大服務的範圍,對身障者的家屬跟照顧者,也提供了很多支持。

除了劉董事長,今天現場的各位扶輪社友,也都是社會上各個專業領域的中流砥柱。我相信大家不但事業做得好,事業做得很大,對於社會也還是非常關心,也對公益非常投入,我非常感佩這樣的精神。就是因為這樣,台灣民間自發性的力量,跟民間所創造出來的社會力,還是讓台灣不斷前進,雖然台灣的政府常常是令人失望的,但是我們台灣民間的社會力是很旺盛的。

我們3460地區的扶輪社,一直也都是發展最蓬勃,社會服務最好的區域之一。在2014到2015年度,總監賴光雄Jim,發起的「扶輪之子認養計劃」,拜訪了中寮鄉所有需要幫助的弱勢學童,提供他們經濟上的資助,也給他們定期的關懷跟鼓勵。我了解說,這個計畫現在已經造福了將近1,500個學童。

台灣現在很多的鄉村地區,青壯人口外流,貧富差距也非常大,所以,對我來講,這種感受很深。對於這些比較偏鄉或是非都會地區的小朋友,社區就要協助跟關懷,讓這些孩子持續安心的成長、持續地感受到溫暖的重要力量,這是我們社會整體的責任。

我了解今年扶輪社的年度主題,就是"be a gift to the world",讓自己成為獻給世界的禮物。我想各位的行動,真正的呼應了這個主題,也真正的表現了扶輪社的精神。請大家給自己一個掌聲。

各位對社會的貢獻跟付出,我非常欽佩,也非常感激。

我知道扶輪社一直是熱心公益的先驅,特別是針對兒童的關懷,3460地區做了很多努力,我們劉董事長,也一直長期在這個議題上面耕耘。

也因為這樣,今天我特別想跟大家談一下這個問題。這一段時間,我談了很多政策議題,其中很大的一部分,是關於要照顧好我們國家未來的主人翁,也是我們的小朋友,給他們安心成長的環境、良好的教育、足夠的經濟支持,特別是針對弱勢的小朋友,國家對他們有很大的責任。

我要談一個小故事,我在智庫討論政策的時候,我們智庫的執行長林全,他最有名的一句話就是:要錢沒有,要命一條。所以民進黨執政的八年,財政是最好,我們最後的幾年,其實每一年的預算都是打平的,沒有赤字的。所以,就是要有一個人,這樣的擔當,把錢控制住,不會亂花錢,國家的財政才不會崩壞。但是林全有一次跟我講,他說極度快速老化的社會,有一天如果你再看到街上有一個小朋友,你會感動地連眼淚都會掉下來。我們的小孩子越來越少,年輕人越來越不肯生,在這個時候,你就會覺得說,看到每一個小朋友,都會覺得這好像是我們共同的寶貝的感覺。所以這個社會,對這種願意生、願意養的年輕人,我們社會大家都有一種責任,不能替他生,但至少要替他養。所以這個是我們下個世代的這些小朋友,其實是社會共同的資產,也是我們大家共同的責任。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那我們的公共政策,應該從這個角度來切入。

這段時間,我提出一個計畫,叫做「五大社會安定計畫」,我們希望把社會的安全網絡全部做起來,在前面事業打拼的時候,當你掉下來的時候、需要幫忙的時候,各位已經當老闆的就接起來,這個在先進的國家叫做「社會安全網」,這個到現在,這個網在台灣還不夠強,也不夠完整,所以我們下一次執政的時候,就要把這個社會安全網做起來。

在這當中,我們希望打造一個完善的、社區化的托育服務體系,就是希望能幫助年輕父母,照顧好自己的孩子。還有安心住宅方案,希望給年輕、弱勢家庭,提供良好的、平價的居住選擇,讓這些年輕的夫妻們,或者朋友們,不需要因為錢不夠而住到很遠的地方,他有權利住在都市裡,且國家有義務提供平價的房屋他們住,我相信如果把房子的問題替他們解決,對這些年輕的夫妻或朋友,對他們的負擔是一個很大的減輕,他們也會比較願意生、願意養我們的下一代。

「五大社會安定計畫」當中的「治安維護」,特別提到了兒童安全的保障。我認為保障兒童的人身安全,是最重要的事情。無論在家庭、學校或者任何地方,我們要讓孩子的成長,可以免於暴力的威脅,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

所以,我希望未來,要完善學校的輔導和通報系統,盡量在前端,也就是預防暴力發生,而不是事後的補救。特別是在一些弱勢的、高風險的家庭,容易有家暴的情況出現,因此社工的人數,質與量都必須增加,加強對這些家庭的照顧跟關心,協助這些弱勢家庭的孩子們。

對於這些孩子,教育是除了家庭之外,對孩子一生影響最大的因素。特別對弱勢家庭的孩子而言,教育是脫離貧窮最重要途徑。所以國家必須要提供多元的教育環境,為這些小孩奠定好的基礎。

十二年國教實施以後,我們的教育已經不能再像過去,只著重背誦與考試。現在的學生,更應該盡早去接觸、培養各種多元的能力,從國小教育,就應該積極融入對多元職涯的認識。讓每個學生從小就開始摸索自己的興趣,也就會有更多的時間,好好地發展自己未來的方向。

我在發表身心障礙福利政策的時候,也特別提到,要對身心障礙的孩子,提供特別教育的支持。

有一些孩子,在肢體或是智能發展方面有障礙,但是,我們要記住一句話,「只有障礙的環境,沒有障礙的人」,把孩子無障礙的環境做好,身心有障礙的人,他能夠通行無阻,他能夠跟一般人一樣正常的生活,他就不是一個有障礙的人。只要給這些孩子適當的資源跟支持,他們一樣可以有很好的發展機會。

針對身心障礙的學生,國家要在每個教育階段,為他們提供必要的資源跟支持。尤其是升學的部分,要針對身心障礙學生規劃多元入學的管道,提供多元的安置機會,讓這些學生也可以發揮他們最大的潛能。

今年六月我到美國芝加哥,跟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家赫克曼(James Heckman)會面,他是諾貝爾經濟獎的得主,可是他講的都是教育問題。在他的研究裡面發現,用政府的資源投入弱勢兒童的學前教育,可以讓他們將來有更好的發展機會,也可以減少將來的社會福利支出。

我知道扶輪社的朋友們,對弱勢兒童特別的關心。我也真心的認為,讓弱勢兒童擺脫弱勢的命運,的確是一個國家最重要的課題。

出身貧窮家庭的學生,經常因為缺乏資源,而無法擺脫貧窮的循環。所以,究竟要怎麼樣讓弱勢家庭的小孩,不會因為家庭經濟困難,而得不到公平的發展機會?為了這個問題,民進黨的智庫,有一組專家,為了這個議題想了很久、討論了很久。他們參考了其他國家成功的經驗,想出了一個辦法。

這個政策構想,就是要針對經濟弱勢家庭的小孩,成立個人的「教育儲蓄發展帳戶」,每年存入一筆定額的錢,這筆錢,我們初步的大概一年要存一萬五進去。這筆經費,一部份來自於家長或善心人士,另一部份來自於中央政府的預算,再加上提供優惠的利息,這樣一直到孩子滿18歲的時候,就可以累積成為一筆教育基金。若政府給一萬五,家長或社會幫助他另外一萬五,一年就可以存3萬,先把時間因素等排除的話,18年就有54萬。

這筆基金的意義,就是讓弱勢學生有更多的選擇跟機會,可以完成最基本的高等教育,讓更好的教育,幫助他們找到一個更好的工作,擺脫貧窮的環境。

我們現在看到一個現象,就是很多小朋友,他就是一個弱勢家庭,他能夠上大學已經不錯,但是沒學費,只好去做貸款,身上背著負債,出了社會之後,薪水還是很低,他沒有辦法還負債,更何況叫他去租房子、買房子,安家立業的可能性不大。若這個方案做得好的話,其實這些小孩在上學之前,他的學費已經都準備好了,他畢業的時候不需要背著這麼大的學貸。

教育是讓弱勢孩子翻轉命運,最重要的工具。但大學的學費,特別是私立大學,對很多弱勢家庭來說都是沉重的負擔。我們不希望弱勢家庭的學生,因為負擔不起,而失去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或者背負著學貸來求學,還沒出社會,就有債務綁在身上,這不是一個社會要看到年輕的小孩,在還沒跨出第一步的時候,身上已經背滿了一大筆債務。

這個做法,在其他國家已經有成功的經驗。有了政府的鼓勵跟協助,也讓很多經濟弱勢的家長們有了動力,為孩子的未來累積一份希望。

就是這樣,把政府、社會、家庭的力量串聯起來,就可以點亮孩子的未來。

所以我也希望,將來如果這些小孩子們的父母有困難,沒有辦法存入相對的經費的時候,社會的整體也可以來補足這個不足。讓小孩在他成長的過程中,可以去感覺到社會上有一組人,包括政府,大家都在跟他一起成長,在他成長的每一個時刻,都有一份資金的投入,來保障他將來在學習、成長的過程,沒有後顧之憂。

我相信應該還有很多的辦法,但是這是我們社會集體的責任,我們來想一想我們怎麼樣讓我們的小孩可以在一個安心的環境裡成長,在一個沒有負擔的環境裡成長,長大了以後,可以作為這個社會上非常有用的人,這是我們大家共同的責任。

今天,我非常感謝劉昭惠董事長,PDG Music,舉辦了這個非常棒的音樂會。我也從剛才的演唱裡面的情感與精神,感受到我們對這個土地的一份感情,更重要的,我們對這個土地、下個世代,都有很深的一份責任感。

明年,會是對台灣來說非常關鍵也非常重要的一年,改革,我們希望從明年就開始啟動。我希望有這個機會,可以為台灣的孩子盡一份力,讓他們長大之後,記得我們這一代人,也曾經幫助過他們思考未來,也曾經幫助他們完成理想與夢想。也希望大家可以一起來支持,讓我來推動這些政策。讓我們下個世代有一個好的未來,一個好的希望,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