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主席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今(6)日晚間出席台僑在東京舉辦的歡迎晚會,現場湧入近兩百位台僑,場面熱烈。

蔡英文主席致詞全文如下:

謝謝大家。謝謝。

特別感謝自民黨眾議員秋元司(Tsukasa Akimoto)、民主黨眾議員長島昭久(Akihisa Nagajima)以及民主黨眾議員鷲尾英一朗(Eiichiro Washio)的出席。國家基本問題研究所櫻井理事長、前交流協會駐台代表池田維(Tadashi IKEDA),還有前國策顧問金美齢 (Bilin KIM元総統府顧問)

再來到東京,我實在足歡喜,再看到咱這濟濟的好朋友!上次跟大家見面,已經是四年前了。上一次選後,一直沒有機會來跟大家說一聲謝謝。今天,在演講的一開始,我要利用這個機會,先感謝四年前大家對我的相挺。多謝大家,雖然我人沒有來,可是大家對我的疼惜跟照顧,我一直放在心肝頂。

以前我的父親曾經找老師教我講日文,雖然沒有學的很完整,後來也忘得差不多了,但是這一句,我還是會講: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hontoni arigatougozaimasu!

我真的要感謝各位,長年以來,對臺灣的付出。在日本的臺灣人,一直攏跟臺灣同心,為著臺灣,犧牲跟奉獻。臺灣有今天的民主與自由,大家都有出很多力。這一點,我特別感恩,特別感動,感謝大家!明年,臺灣擱需要大家擱拚一遍。

這一次,我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因為這一次,站在各位面前的,已經是一個不一樣的蔡英文了。

這四年來,我跟我們的團隊,用雙腳走遍了臺灣,走遍山間海邊。我們在雲林麥寮,聽養豬戶的心聲;我們到臺東的原住民部落,跟孩子一起在玉米堆上打滾;我們真正了解臺灣人的辛苦,體會臺灣人的努力;臺灣人在乎的事情,我們一起承擔。

這四年,我們也參訪了每一個類型的產業,請教過每一個領域的專家。我對政策團隊的要求是,我們所提出的政見,不能只是政策方向的構想,而是要同時規劃出執行的計畫。這樣不但能夠確保政策是務實、周延的,如果我們重返執政,才能夠立刻上手。

我們甚至有一個小組,在為台灣做全盤的財政規劃,希望能將有限的預算發揮最大的效益。我們是真的從頭到尾把這個國家的問題,以及相對應的解決方案,徹徹底底想了一遍。

四年前,我還不敢說,大家都是英派,那個時候,我們還在摸索前進。不過這一次,我敢大聲地這樣講。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英派。我們已經做好準備,要改變這個國家的命運。

這四年來,我要求幕僚,不能只在辦公室規劃政策,不能關起門來寫政策。一定要接觸第一線,即使上山下海,也要到現場。我們不只看見問題,也看到台灣社會的強韌,台灣社會的希望,更看到解決台灣問題的方法。這就是蔡英文跟我的團隊過去這四年來的改變。

除了我個人之外,和四年前相比,民進黨也有很大的改變。四年前,我們只有六個執政縣市。雖然執政成績都能夠名列前茅,但是力量和資源,還是很有限。

現在我們有十三個執政縣市,其中有四個是直轄市。今年黨慶的時候,我們的縣市首長一個接著一個出場,他們站在舞台上一字排開。菊姐站在中間,文燦、佳龍,我們十三位縣市長一字排開。

那一幕,真的讓我很感動。這個黨真的站起來了,2008年那種失敗及失望的挫折感,已經離我們遠去。我們是一個團隊,而且是一個能夠傳承經驗、能夠團結合作的團隊。

從2008年,我第一次擔任這個黨的主席開始,我就知道,我不是一個人,只要團結在一起,這個黨就會站起來。我們每一個人都跌倒過,但是跌倒沒關係,灰塵拍一拍,我們都會繼續拼。這就是民進黨的精神,這就是台灣的精神。

我記得2009年,鄭文燦第一次選的時候,他當時是我的文宣部主任,只剩下58天,我派他去選,結果他只選輸了四萬多票。2012年選立委的時候,他又輸。去年他再出來選桃園市長,我真的很怕他再輸,他會沒有信心。

但是,他自己很有信心他會贏,即使沒人相信他會贏,他的意志也很堅定,結果最後,他真的贏了。他是第一個打給我的人,很興奮的和我講了二、三十分鐘的電話。他話真的很多,我就靜靜聽著他講。我只是沒告訴他,其實他選贏了,我比他還要高興。

林右昌也是一樣。他第一次去基隆選的時候,也沒有幾個人認識他。但他相信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他說自己去基隆選,是在「翻土」、「耕耘」,他相信只要肯努力,就會有收獲;選到了第三次,機會果然是留給準備好的人,他真的選上了。

還有我們的台中市長林佳龍。他剛到台中的時候,人生地不熟,並沒有得到台中人的認同。但是經過十年的在地耕耘,台中人不僅僅認同他,更選擇讓他領導這個城市轉型、改變。佳龍的努力,大家讚嘆說他是「十年磨一劍」,這就是民進黨的精神。

這一次,蕭美琴要到花蓮去選立法委員。從2010年我拜託她去花蓮到現在,她已經足足耕耘了五年最近幾年他是以不分區的身份去照顧花蓮人。我去花蓮,問大家花蓮的區域立委是誰,好多人都跟我說是蕭美琴。我覺得她這次很有機會,可以像文燦、像右昌、像佳龍那樣,辛苦耕耘終於有收穫,終於會得到在地人的認同。在座有花蓮人嗎?這一票一定要回去投,大家說好不好?

四年前,我們面臨的是一場五五波的選舉。今年的情況,我想大家都知道,比上一次好一點。但是,我自己很清楚,票還沒有開出來之前,我們絕對不能掉以輕心。我們每一天都要戰戰兢兢。

而且,我常常要求我的團隊,要有清楚地體認,人民不但期待我們贏;大家現在更在意的是,選贏之後,我們要為台灣做什麼?

如果在座的各位最近回到台灣,大家一定會發現,台灣社會對民進黨的期待,比四年前,還要多更多。各位的故鄉,已經民心思變。因為,每一個人都知道,現在,台灣正面臨改革和倒退的十字路口,如果不改革,台灣的未來不堪設想。

為了改革政治,我提出了實踐世代正義、改革政府效能、啟動國會改革、落實轉型正義及終結政治惡鬥這五大政治改革。

為了改革社會,我提出了安心住宅、食品安全、社區照顧、年金永續以及治安維護五大社會安定計畫。

為了改革經濟,我提出了綠能科技、智慧應用、生技、精密機械、國防產業等五大創新研發計畫。

要推動這些改革工作,所牽涉的法律修訂將會非常多,都必須在國會中完成。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強調,這一次,我們一定要讓進步力量在國會中過半。否則,改革就會被拖延、就會被打折。只有一個支持改革的國會,才能支持台灣繼續向前走。

所以,這一次選舉,民進黨的態度很清楚,我們要結合所有力量,不分黨派,改革優先。我們在九合一選舉的時候已經證明,民進黨是一個懂得合作,也善於溝通的政黨。所以,我也向大家保證,就算民進黨單獨過半,我們也不會「整碗捧去」。我們會團結所有支持改革的人,用大的力量來做社會溝通,讓改革能夠務實、穩健地往前進。

這一次的台日友好之旅,也是經濟文化之旅。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要借鏡日本產業創新的經驗,並且尋找台灣與日本在產業、經濟上攜手合作的機會。

其實不只是我,前幾天,民進黨智庫的幾位專家,也來到了日本。他們的目的,是要了解氫能技術的應用,以及拜會相關的產官學界,考察日本能源產業的發展。

過去,台灣產業賺錢的方式之一,就是降低成本,因此大量的工廠外移,結果產業賺了錢,對國內的就業、分配卻沒有幫助。民間的消費,整體看來也在衰退。不過,各位有沒有發現,日本製造的商品在台灣仍然很受歡迎。臺灣人還是願意花多一點錢來買,因為大家相信日本製造,就是品質保證。

這證明了一件事,產業的創新,品質的保證,比降低成本更加重要。我認為,這樣的市場需求,就是台灣產業提升競爭力的機會。

為了落實產業復興計劃,我們要推動五個產業創新聚落,來做產業復興的火車頭。在桃園,我們要推動智慧應用的亞洲矽谷計畫。在台南,我們要推動綠能研發中心,來帶領台灣能源政策的轉型。在台中,我們要讓精密機械升級,推動智慧機械。除此之外,還有生醫生技和國防,都會列為重點發展產業。

我們要做的,就是讓台灣的產業可以鎖定方向,連結國內外更多的創新能量,真正走向升級和轉型。

不只是這五個產業要創新,這一趟我來到日本,也是為了要了解日本政府對於農業的技術創新與行銷能力。台灣與日本同樣面臨了全球貿易的挑戰,日本政府決定要推動「攻擊型農業」,與我先前提到過的「強勢農業」,都是透過農產技術與行銷能力的提升,強化本地農業的競爭力。這些做法,我們還有一段學習的路程要走。

這次我來日本,不只為了台日友誼的深化,更是為了兩地產業的連結。台灣與日本,有良性的競爭,也有更多的互補,尤其是在光學、汽車、消費性電子以及數位內容,都已經有深厚的合作基礎。我也期待,未來,台日聯手,投入物聯網、新能源以及智慧城市等等新的項目,相輔相成,可以發展成更緊密的台日產業同盟,在全球市場之中,發揮更深遠的影響力。

相信大家都知道,臺日之間的友誼,比以往更加密切了。這幾年來,臺日都經歷過不幸的災難,像是311地震,以及臺灣高雄的氣爆。

但是在不幸之中,我們也看見臺灣與日本之間,彼此相互幫助、扶持,在患難中顯現的真情。311地震的時候,臺灣民眾非常自發性的,非常踴躍的捐款,台灣這麼小,居然是全世界捐款最多的國家。

去年,高雄氣爆的事件發生,很多日本的民眾,也很熱心的想要幫助高雄,高雄的姊妹市,八王子市,還有一個北海道的小鎮,東川町,都有人主動發起募款。

有些日本民眾住在很遠的郊外,還特地開車到設置募款箱的鎮公所,跟當地的職員說,「雖然金額不多,但是為了感謝臺灣在2011年日本大地震的幫忙,再遠也要親自前來報恩。

這些故事,都令大家深受感動。臺日雙邊關係正邁向一個重要的時刻,在這個重要時刻中,我要特別拜託在座的各位,要做台灣的國民外交官。要把台灣人追求民主,追求自由,熱愛和平的信念,讓每一個日本朋友了解。

除了分享民主價值,我們也必須致力於區域的和平發展。東亞的和平穩定,攸關區域當中每一個國家的利益,也是每一個國家共同的責任。而台灣與日本是東亞的重要成員,也都責無旁貸,必須為區域的穩定及和平,做出積極的貢獻。

明天,我要去拜訪山口縣,在座的日本通一定都知道,山口縣就是「長州」。十九世紀的幕府末期,薩摩與長州兩個藩國本來因為想法的不同而敵對,甚至打仗,但是為了新日本的誕生,為了讓日本走進世界,薩、長雙方放下恩怨,一起努力,開創了明治維新的起點,推動「開國」,讓國家的心態與精神,徹底改變。

這一次訪問日本的行程,原本是明天才要出發,星期六回到台灣;後來我們把行程提前了一天,讓很多在中間協助安排的朋友費盡心思處理,我心裡有些過意不去。

而我必須調整行程的原因,是因為我決定要出席這個星期六,在總統府前舉辦的國慶典禮。

我這個決定,是想要用行動來說明一個道理。這次選舉,我一直在強調,包容才能和解,和解才能團結。這就是我們的價值,這也就是我們這一次在選戰中所要推動的改變。為了讓台灣變得更好,為了團結社會,來完成國家必要的改革,我們必須終結無謂的政治對立。

一個團結的新台灣,不會從天而降,我相信,新台灣要從我們這一群人的手裡打造出來。這個過程會有雜音,會有挑戰,但是,只要我們有信心,往團結的方向走去,這種作法將會獲得台灣人民的肯定。

我們現在的所作所為,將會決定臺灣未來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命運。臺灣能不能壯大、迎向世界,現在就是關鍵時刻。關鍵時刻,我們絕對不能缺席,大家說對不對?

各位,明年的大選,我們一定要把台灣贏回來。不過,選舉的勝利,對一個政黨來說,應該是起點,不是終點。贏只是為了改革台灣。改革是為了團結社會,不是為了分裂社會。這個國家未來會經歷很多困難,所以需要團結這個社會,共同來面對。

我也向各位保證,我會做一個團結國家的領導人,我會讓台灣在安定的現狀中,邁出改革的步伐。所以明年一月,讓我們大家相約在臺灣,為臺灣,再拼一次。

我有信心,帶領民進黨明年贏回政權。

我有信心,帶領這個國家,走向穩健改革的道路,找回自信,重新在國際舞台上發光發熱。明年的一月十六日,蔡英文需要你們,民進黨需要你們,台灣需要你們。我們一起用手上的選票,把台灣推向下一個年代。我們一起來點亮台灣。再一次拜託大家。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