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台灣經濟發展非常成功,在亞洲地區扮演經濟成長發動引擎的重要。

1960年代以出口為導向的經濟發展模式,創造舉世矚目的經濟奇蹟;1990年代後,又建立以ICT產業為核心的代工出口產銷模式,在全球供應鏈上佔有重要地位,扮演跨境經濟資源整合者、製造及經營管理技術提供者等重要角色。

現在,台灣經濟發展面臨極為嚴峻的挑戰。在金融海嘯後,受到全球經濟結構的劇烈調整,以及內外環境快速變化的衝擊影響,我們遭遇到兩方面的問題:一是在生產面,二是在分配面。

從生產面來看,台灣經濟成長期過度依賴出口,尤其偏重在「台灣接單,海外生產」、重視成本降低、規模量產等所謂「效率驅動」的代工出口模式,因為全球市場需求減緩、競爭加劇,再加上近年中國大陸業者快速崛起,也就是所謂「紅色供應鏈」的衝擊,造成台灣出口動能衰退及長期競爭力的削弱,影響經濟成長表現,也動搖台灣在區域經濟扮演的重要角色。

在分配面,多年來因為過度重視GDP的成長,忽略所得分配、區域失衡及世代正義問題,也忽略生活品質、安全及環境永續等問題,再加上代工出口模式和台灣本土經濟發展日益脫節,導致就業機會不足、薪資成長停滞及所得差距擴大等問題,尤其是年輕人經濟壓力及經濟負擔日益沈重,也是去年太陽花學運爆發的導火線。

此外,國際間自由貿易的各種協定不斷增加,簽約的國與國之間,互惠互利、創造利益。當大家都在這條路上努力時,台灣卻只有靠邊站的命運。無法參與自由貿易組織,使我們無法與貿易競爭對手站在同一立足點。無法平等競爭的這一個事實,讓台灣的經濟發展困難重重。

所以,台灣經濟的未來,取決於三大課題:「如何再創經濟成長發展動能?」,「如何再度融入全球經貿體系」,和「怎樣平衡國內的財富分配?」

經濟發展新模式的目標和「三支箭」

如果明年,民進黨有幸能夠重返執政,我們的首要任務,就是致力推動台灣經濟發展新模式,重塑台灣在全球經濟角色,強化經濟動能,並增進人民幸福。

我們希望至少能夠達到以下目標:

第一個目標,是將「效率驅動」轉換為「創新驅動」的經濟模式,藉以重塑台灣經濟的競爭力。

第二個目標,是推動經濟和社會的均衡發展。經濟發展成果必須由全民共享,也必須和所得公平分配、永續發展等社會發展目標能夠相容。

第三個目標,是確保台灣經濟的自主性,不能過於依賴單一市場。

在新經濟模式下,我們提出再創經濟動能的「三支箭」:

第一支箭,是以創新來強化全球競爭力。未來我們將全力推動下一世代的產業創新,包括物聯網、雲端、大數據,以及以進化版的資通訊產業,並以此為基礎推動工業4.0,也就是所謂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同時,也將重視石化業更新及機械等傳統產業升級。

第二支箭,是強化內需產業,增強經濟動能。我們要適度修正過度依賴出口的思維,強化攸關民生的內需部門,大力投資可以提升生活品質和因應社會高齡化、少子化趨勢的基礎建設及相關產業,如長照、托育、社會住宅的投資興建。同時,也要致力發展新能源,同步提升經濟安全及生活品質。

第三支箭,是重視在地經濟發展。要促進在地產業發展,提供優質的地方型創業及就業機會。同時,要加強扶植各地方生機盎然的新農業、中小企業及青年創業,為在地和全球連結奠定基礎。

而重新啟動經濟成長的引擎,確實是一個浩大的轉型工程,需要工商業和金融業的支持,希望工商業挹注資金,加入創新創業的新經濟。也希望金融業能透融通資金,促進工商投資,對於有意創新的業者,提供更多的協助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