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新的挑戰

今年四月十五日民主進步黨提名本人為2016年總統選舉候選人。我感到非常光榮能夠與民進黨,一個曾經和威權奮戰、將台灣轉變成像今天這樣崇尚自由與人權的民主社會之政黨,站在一起。民進黨也很驕傲能夠在締造台灣重大的改變上扮演重要角色。

作為總統候選人,面對日益升高的國內外挑戰,從自由民主受到侵蝕,到維持台灣經濟自主的不確定性與日俱增,都必須要作好應對的準備。

當我們對各項挑戰作出回應時,實際上是在打造一個亞洲新價值的典範,主要內涵就是參與式民主、公平分配與社會正義、以創新為基礎的經濟,以及積極和平的外交作為。

回應民主的挑戰

過去幾年來,正如同某些著名國際機構所指出,台灣在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或人權紀錄上,都出現下滑的狀況。去年三月,一項兩岸貿易協議因立法審查過程違反民主原則,引爆了強大的社會力,試圖去改變政府的做法。現在部分的社會力,也正透過公共審議或投入選舉等方式,熱衷參與政治過程。

面對新興的政治社會力,倘若沒有準備好以透明化或開放參與應對,政府的腳步勢必被延緩。然而,如果政府以民主方式來處理,讓這些強大的動能進入決策程序,並且隨時接受公眾監督,政府就會更有效率且更能回應民意。這就是我將要努力推動的事,讓台灣的民主更加深化。

經濟遲緩與社會問題

近年來台灣經濟的停滯及失去成長動能,是多數民眾最感到痛苦之事。中國崛起並成為世界工廠,讓台灣「效率驅動」的經濟成長模式受到衝擊,進而導致日形嚴重的貧富差距、工作機會外移及薪資成長停滯。

經濟趨緩對年輕世代的衝擊特別嚴重,其所面對的經濟環境遠較他們的父母嚴峻甚多。此外,政府各大退休基金潛藏鉅額負債並危及其永續運作。再者,原來以家庭為基礎的傳統社會安全網絡,也已不再適合高度都市化之後的台灣。在此等情況下,可以想像台灣年輕世代身上的壓力有多麼的沉重。

經濟措施

未來民進黨執政最優先的任務,就是提出一個能讓經濟向前推進的新路徑,我已經作好準備推動以「創新、就業、分配」為核心理念的新經濟發展模式。

新模式的主要目標,是將「效率驅動」轉換為「創新驅動」的模式,藉以重塑台灣經濟的競爭力。新模式也將在經濟成長和社會需求之間取得平衡。此外,我們希望新模式能夠有助於降低對單一市場的依賴,確保台灣經濟自主。去年六月,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蕊就很善意的提醒我們,如果台灣失去經濟獨立性,將會變得脆弱易受傷害。

我也非常希望和美國建立經濟戰略伙伴關係,民進黨願意推動下一世代基礎建設方面的交流與合作,包括物聯網、雲端、大數據,以及以資通訊技術為基礎的新產業,也就是所謂的第四次工業革命或工業4.0。我會促進台灣與美國企業加強合作,以重振台灣的資通產業。

在國際貿易方面,台灣對於參加跨太平洋夥伴協定有迫切需求,希望至少能參與第二輪協商。為此,我已經設立了一個TPP特別小組,探討加入TPP涉及貿易自由化的各重要層面問題。所討論的內容包括:結構調整與改革的需求、遵守國際標準的範疇、法規與行政程序的合理簡化,以及對特定產業的投資。我們希望確保台灣能有效的面對全球化挑戰。

在此,我要感謝美國政府對台灣有意願參與TPP表示歡迎之意;也要重申,我有決心讓台灣做好加入TPP的各項準備工作。

社會安全網

經濟成長可以讓台灣政府有更多的資源進行社會基礎建設投資。民進黨已楬櫫一個以社區為基礎的社會安全網計劃,並已在部分執政縣市開始實施。我也計劃進行社會住宅及長照體系的投資。這些都是台灣走向高齡社會的迫切需求。

在此特別強調,對社會安全網的投資並不只是福利支出;也可以在經濟上符合在地需求並創造在地就業機會。

為讓台灣經濟更有競爭力,同時強化民主,我們必須建立能夠捍衛國家、維持和平的國軍,我們也應該藉由對國際事務有意義的貢獻,來協助塑造一個友善的區域環境。當然,能夠維持和中國之間的和平穩定關係是其中關鍵的一環。

國防

在國防事務上,我堅信,台灣要成為在區域安全中的可信頼的伙伴,適度投資於有效嚇阻是重要關鍵。面對日益增加的軍事安全威脅,台灣發展不對稱作戰能力,是嚇阻戰略的重要原素,具體做法包括和友好國家強化軍事合作關係,現代化軍隊的精良人員訓練,以及採購必要的防衛裝備。

過渡到募兵制是一項挑戰,我有決心為現役及後備部隊提供必要的訓練和教育,不僅將使軍隊高度專業化,也讓服役和退役後的就業能夠良好銜接。

基於台灣關係法和在區域安全的共同利益,持續強化台美軍事合作十分重要的。台灣應該繼續成為美國可信賴的夥伴,以確保區域的和平穩定,並共同因應如網路安全等其他非傳統性的安全威脅。

除了對外採購武器系統及取得平台之外,我有決心在本土國防計劃上進行更多投資,包括研發的投入,以符合長期的國防需求。這些國防投資最終會對台灣經濟產生實際利益,長遠來說,這是同時對國防和經濟的投資。

對美關係與國際參與

基於共同價值與共同利益,台灣及台灣人民和美國之間在政治、安全、經濟與文化上一直存在特殊的的情誼。然而,台灣不能將這樣的關係視為理所當然。我將確保台灣與美國緊密合作,俾増進雙方的共同利益。台灣要在國際上獲得支持,就要讓自己成為可信賴的伙伴,並推動積極和平外交。

在我的督導之下,只要不受到歧視,台灣將在國際事務上作出有意義的參與和貢獻,包括人道援助、災害救援、醫療協助,以及在經濟援助上的共同努力;台灣活躍的非政府組織可以作為後援力量。台灣中部有一個相當現代化的災害防救訓練中心,我將推動該中心擴大運作,作為國際的訓練中心。我也會以貨櫃安全倡議及大港倡議為模式,推動和美國的反恐合作,和區域中的所有國家分享經驗。

過去民進黨執政時,成立了台灣民主基金會,也在外交部中設立NGO委員會,推動民主價值與在國際事務上的有意義參與。如果民進黨再度執政,將重啟這兩單位的工作動力。

民進黨再度執政後,在國際參與上所追求的精神,就是作出貢獻,並成為可信賴伙伴。

兩岸關係

我承諾建立具一致性、可預測且可持續的兩岸關係。

兩岸關係發展應有長遠的考量。民主化後的台灣,歷經三位民選總統的執政,以及多次民主運動所焠鍊出的強大社會意志,自由與民主的價值已深植台灣人民心中。由人民直選產生的總統,對外代表全體台灣人民。因此,推動兩岸政策必須超越政黨的主張,並包容不同的意見。領導人在決策時,必須考量社會的共識,而台灣內部已有了廣泛的共識,就是維持現狀。

近月來,我已表達並多次重申對維持現狀的的立場,我堅信,這符合各方的最佳利益。

因此,在當選總統之後,我將在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下,依循普遍民意,持續推動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發展。

兩岸之間應該珍惜並維護二十多年來協商和交流互動所累積的成果。我將在這個堅實基礎上,持續推動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發展。

我將推動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為兩岸持續交流協商,建立周全規範。仍在進行協商或審議的兩岸協議,也將依監督條例逐案檢視,繼續協商。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我將會強化民主機制,確保人民的未來選擇權。在推動兩岸建設性的交流與對話的同時,我會堅持過程須充分的民主與透明化,且利益由社會公平共享。

結論:建立中的亞洲新價值

台灣正站在歷史與文化的交會點。當還有許多亞洲國家人民仍在忍受威權統治,台灣已經為建立民主而感到相當自豪,我們珍惜努力爭取而來的社會政治權利及個人自由,以及隨之興起的公民社會和自由選擇權。

當亞洲面臨民族主義、擴張主義、以及軍事衝突的日増威脅時,我們將會致力推動積極和平外交,以奉獻及分享的精神來締造區域的和平與穩定。

當全球化導致各地經濟混亂,造成資源的不可持續和違背公平正義的現象,尤其是對年輕世代,民進黨已經準備推動台灣經濟發展新模式,邁向以創新、就業及公平分配為基礎的新經濟,同時積極構建以社區為基礎的社會安全網,以補救傳統式家庭為主的照顧體系,作為創新、永續、分配與社會正義的重要基礎、。

總結而言,在打造亞洲新價值模式的過程中,台灣可以做為一個典範和鼓舞力量。我們將以此亞洲新價值,照亮台灣,照亮亞洲。

(本文為蔡英文於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之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