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更加穩定一致的對中關係,需要透過與中國領導階層以及與台灣人民,都建立開放的溝通管道。」

三十多年來,美台關係一直都扮演著亞太地區和平及穩定的基石。毋庸置疑的,美國是我們最重要的戰略夥伴;而台灣對於區域的未來,也必須做出進一步的貢獻。

作為一個極富活力的民主國家,台灣身處於極活躍也極複雜的區域,而這個區域的安全及經濟環境正持續變動中。為了要成功的在這個大環境中前進,台灣將需要對未來提出一個開放並具前瞻性的戰略。而這項工作,基本上,是建立在與美國擁有健全的經濟、國防、以及人民與人民的關係上,同時與中國保持全面且有原則的互動。

我認為台灣未來需要一個四管齊下的的對外政策:(1)擴大與美國多面向的合作;(2)找出台灣可以參與其中並有利於國際社會的國際性計畫;(3)透過貿易多元化,保護台灣的經濟自主性;(4)增進與中國有原則性的互動。

此政策的整體成效不僅取決于個別實現這四個支柱,也取決於我們如何將這四個面向做相互連結,讓台灣的國際角色呈現一個全方位的典範。如同我一再強調的,一個與美國穩固的、全面性且持續的夥伴關係,是台灣整體國家安全的基礎。在這方面,我會致力於透過聯合訓練、演習及國防工業合作來強化合作關係。

除了加強我們已經在傳統安全領域的深厚關係,同樣重要的是,台灣要如何支援這個區域對非傳統安全威脅的應變能力,面對包括日趨嚴重的氣候變遷,以及亞太地區日益頻繁的天然災害等挑戰。在這方面,我會致力於與美國、中國、韓國、日本以及其它志同道合的國家,展開開放性的對話,討論我們如何全面強化這個區域的人道及天然災害救援架構及能力。

在安全合作之外,我確信將我們經貿關係多元化,與美台關係的未來發展同樣重要。光是去年台美雙邊貿易就達到六百三十億美元,而台灣至今也是美國第十大貿易夥伴。在下一個經濟發展階段,台灣致力於多元化經濟成長動力來源的同時,我們必須與世界各地建立強固的經濟關係,吸引長期的外國投資並培養我們的人力資源。

台灣邁向這個目標的第一步,必須提出一個更強而有力的貿易政策,並改變一些我們與企業的互動方式以及建立更健全的架構,以增進投資者信心。在不久的將來,確保台灣已準備好成為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以及其它區域經貿協議的候選國家,這將是我的經濟政策的重要基石。遵從國際規範、減少官僚作業以及簡化我們的投資程序都是此一政策不可或缺的要素。這些措施將會使台灣更為有彈性、更具國際競爭力而且更具有投資吸引力。

台灣整合成區域貿易伙伴及加入投資協定,將會激發更廣泛的國際活動參與。身為國際社會中負責任的一員,台灣已經致力於遵守無數的國際規範及框架,這也包括台灣無法成為會員或只是觀察員的組織。

而當台灣尋求更有意義的國際參與時,也已經發展出許多的能力及技能,讓台灣能夠對國際社會更廣泛的知識基礎提供貢獻。例如,身為高科技產業的數一數二的樞紐,台灣擁有很好的利基,可以協助發展二十一世紀貿易問題所需的先進國際貿易標準及規範,包括數據流通及智慧財產權的標準。

為了達成這些目標,一個更穩定一致且可持續的對中關係將是我的施政重點。這需要跟中國領導階層以及跟台灣人民,都建立開放的溝通管道。去年三月的太陽花運動,社運人士佔領立法院抗議對中貿易協定的黑箱作業,這已經顯示出當台灣人民認為自己被排除在討論過程外的時候,會有怎樣的結果。

我的首要工作將是建立透明的機制,以強化兩岸的互信與合作。透過有原則的交流、合作及對話,我會確保合作的精神繼續指引兩岸關係的改善。

三十六年前,美國國會頒布了台灣關係法,凸顯我們與美國伙伴關係的本質。經歷了六任共和黨及民主黨的美國總統,透過廣泛的經濟與安全合作,我們持續維持這個歷史性的友誼。我確信,這個區域的和平與繁榮是我們雙方共同的利益,我們會強化這個關係且確保長遠的延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