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主席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今(27)日由產業小組召集人龔明鑫、經濟群顧問施俊吉、醫療小組召集人陳時中、蔡英文競選辦公室政策執行長張景森、台灣大學醫學院名譽教授鄧哲明陪同,出席「五大創新研發計劃之三:亞太生技醫藥研發產業中心」政策發佈記者會,蔡英文於致詞時表示,有關生物科技的發展,她自己也有親身的經驗,之前在政府服務時,她也做了一些努力,可惜這些努力,後來成為政治鬥爭的素材,而這件事不但讓臺灣生技產業的發展,遇到很大的挫折,也讓很多專業人才,對於台灣的發展環境感到無法信賴。

蔡英文致詞全文如下:

龔明鑫召集人、鄧哲明教授、施俊吉顧問、陳時中召集人、張景森執行長,各位媒體朋友,大家好!
感謝龔召集人專業的政策說明。

這段時間以來,我們提出了驅動台灣下一個世代產業成長的「五大創新研發計畫」。除了已經公布的「綠能科技」、「亞洲矽谷」之外,還有「智慧機械」、「國防科技產業」,以及今天發佈的「亞太生技醫藥研發產業中心」計畫。

發展生技醫療:重要性、前瞻性

生物科技,是人類科技當中,發展得最迅速、應用也最多的領域。我們選擇生技醫藥,作為台灣未來的策略性產業,第一個原因是它的「重要性」。生物科技的發展,可以促進台灣醫療保健技術的進步,提升人類的健康,減輕病人及家屬的痛苦。

第二個原因,則是它的「前瞻性」。生物科技蘊含著無窮的可能性,從產業的角度來看,是充滿機會的潛力產業。

我們有優秀的人才,特別是臨床醫學和華人特有疾病的研究,在國際已經是名列前茅。我們也更早投入生醫研發設施的建置,研發能量相當充沛。

台灣更具有世界級的優質醫療體系,有充足的專業醫療人員與完善醫療設施,足以從事新藥及新醫材之臨床試驗;同時,我們的新醫藥品研發成本,也比新加坡、日本、澳洲來的低。

但是台灣的生醫產業,也面臨諸多的挑戰。因為它是一個資金密集、技術密集、專業密集的產業,所以我們才要結合政府學術研究的單位及產業界的力量,繼續強化人才、資金、智財、法規、環境、選題的布局,希望在這幾個重要領域裡,持續強化我們的能量,全力打造台灣成為「亞太生技醫藥研發產業中心」。

三大連結:連結未來、連結國際、連結在地

和其他的創新研發計畫一樣,「亞太生技醫藥研發產業中心」,也是以「連結未來、連結國際、連結在地」這三大連結為主軸。

首先,是「連結未來」。

我們要掌握未來的健康趨勢和需求,並且依據台灣產業的條件和優勢,來強化我們在全球生醫價值鏈裡的地位,創造出附加價值。

剛剛龔召集人提到,人口老化、醫療科技進步、新興傳染病層出不窮、以及個人化精確醫療的發展,這些因素將在十年內,讓全球健康生技產業的產值,達到5至6兆美元的規模。生技醫藥產業將會成為全球最熱門的產業,這也是我們應該充分掌握的契機!

具體做法上,我們將整合核心設施與資源中心、支援產業的創新研發、建構台灣健康巨量資料庫,並且增進臨床前試驗的效率和效能。

我們也要積極培育創新研發人才、和產業經營高階領導人,鼓勵學研人才參與新創公司。

在這裡我必須要再強調一下,在整個生技產業的發展,研發人才很重要,但是經營管理人才也一樣重要。

第二個連結,是「連結國際」。

我們要加強國際合作,和先進國家的生技醫藥核心區域接軌。合作的對象,包括美國三大生技醫藥研發重鎮-波士頓、加州灣區、聖地牙哥,以及歐洲新藥研發國家-瑞士、比利時、瑞典、荷蘭等等。

具體的做法,是針對生技新藥、設備、材料等領域,啟動跨國研發合作及臨床試驗計畫。同時也要建立人才交流及延攬機制,推動企業相互投資、以及創投及私募基金的合作。

我們還要推動國際法規標準的協合,並落實兩岸醫藥衛生合作協議。

第三個連結,是「連結在地」。

相較於生醫產業的先進國家,台灣的優勢是,我們充分掌握了東方人特定的遺傳基因、生活習慣及地理環境,所以台灣有充分條件,可以做為亞太生技醫藥產業的先期市場和試驗基地,先因應在地需求,再進一步推到國際市場。

我們更要掌握既有的產業優勢及資源,串聯分散的聚落,整合生產與需求兩端,成為一個完整不斷鏈的產業聚落。

剛才龔副院長也跟各位報告,從南港生技園區一直到台南科學園區,這一個線狀的聚落分佈,其實是台灣的優勢,也是我們可以進一步把整個線狀聚落作為在亞洲地區最大生醫聚落的地方。

未來的生技醫藥產業聚落,應該擁有卓越的醫學研究機構、及關鍵技術研發能量;有更多優秀的醫學中心和醫院,能執行臨床研究與試驗;有更多智慧財產技術移轉的新創公司;也必須擁有便捷的交通網絡與舒適的生活機能,這是一個創新產業裡面,最重要的兩個公共設施元素,也就是交通便利與生活品質。

四聚落成一線,打造亞太生技醫藥重鎮

未來的聚落基地,我們選定台北南港、新竹竹北、中科及南科,沿著高鐵一日生活圈,形成帶狀的「生技醫藥研發產業聚落」。

台北以中研院所在的南港為軸心,涵蓋國家生技研究園區、南港生技園區、內湖科技園區與新北產業園區。重點設定在強化生技研發活動、扶植新藥新創公司,提升台灣在新藥、新疫苗、新試劑領域的創新能量。

新竹的竹北醫材研究園區,則是結合工研院、國衛院、台大醫學院、及研究大學,整合ICT產業資源、及上下游產業供應鏈,著重於高階醫材的創新研發以及生物製劑的製造。

中部科學園區,則是結合大台中地區既有的精密智慧機械的技術支援、能量支援,以研發醫學精密儀器及檢驗醫材為重點。

涵蓋台南、高雄地區的南部科學園區,則是可以整合成大、高醫、義大等醫療資源,成為實質研發平台,聚焦在骨科與牙科的精密醫材領域的研發。

這些產業聚落,是一個網狀的概念,跟過去的科學園區或工業區不同,並不是要引進大規模的製造活動,也不是要有非常多的土地。我們要做的,是讓產業、學術與研究單位,能夠彼此支援和交流,同時引進國際人才、技術、資金,形成一個有助於創新的產業生態環境。

我相信,唯有透過創新,產業才能順利升級轉型,才能找到成長動能,並且活絡在地的採購與供給,也能吸引人才移住,帶動區域的活力。

有關生物科技的發展,我自己也有親身的經驗。之前在政府服務時,我也做了一些努力,可惜這些努力,後來成為政治鬥爭的素材;這件事不但讓臺灣生技產業的發展,遇到很大的挫折,也讓很多專業人才,對於台灣的發展環境感到無法信賴。

但是,我們還是要秉持無私的心,繼續為臺灣在未來產業中,打出一條出路。我也希望在未來,我們的國家,在面對重大政策的時候,能夠把政治企圖放到一邊,以專業為優先考量,這才是全民之福,這也是臺灣再創經濟奇蹟的必要條件。

我要再一次強調,民進黨發展產業的決心,是要在既有的產業基礎上,鎖定新的目標,找出一個拉力,把產業拉上來,創造更多高品質的就業機會。我們會讓台灣的生技醫藥產業,成為台灣經濟發展的一顆新引擎,不僅可以帶動台灣經濟的成長,更可以提高國人、甚至是全人類健康跟照護的品質。

我們非常盼望有機會大家可以攜手努力,讓台灣的生技產業,有一個更有力的發展,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