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主席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今(27)日由產業小組召集人龔明鑫、經濟群顧問施俊吉、醫療小組召集人陳時中、競選辦公室政策執行長張景森、台灣大學醫學院名譽教授鄧哲明陪同出席「五大創新研發計劃之三:亞太生技醫藥研發產業中心」政策發表記者會並接受媒體提問,針對媒體詢及若按照規劃預計可增加多少產值,龔明鑫召集人表示目前全世界醫材產值約三千多億,而台灣現在的醫材產值才五百多億台幣,所佔比例相對非常低。他強調,未來十年全世界生醫產值將可達到五、六兆美元,但是台灣僅二千八百多億台幣,他認為,只要蔡英文與其團隊落實這些計畫,比例至少可以增加一、二個百分點,創造的附加價值相當程度就會提高。

對媒體詢問據統計台灣每人每年平均浪費健保藥約二萬一千元,今天的生技醫藥產業和長照醫療政策的優先推動順序為何?而台灣的醫藥是否供大於求?蔡英文則表示,她不認為這幾個政策推行順序具關聯性,這些本來就是她上任後必定持續推行的政策,尤其是長照產業。她說,生技產業是既相關但又不完全相關的產業,因為生技著眼於新藥、醫療器材及醫療材料的研發,這些有部分是台灣本地的市場需求,另一部分是以全球為市場的研發跟創新計畫,而且是牽涉到國家產業的重要計畫。

蔡英文指出,在長照產業裡面,希望下一階段把台灣既有的ICT產業優勢做最好的運用。譬如遠距照護、醫療系統的建立,讓距離醫院較遠、偏鄉及行動不便的人,不需要長途跋涉便能獲得完善照顧,希望在建立長照體系過程中,同時創造出完備的產業。蔡英文強調,長距照護與長距醫療本來就屬於醫療產業和生技產業,尤其醫療器材跟醫療技術的研發是極為重要的項目。因此,未來將讓在地需求成為支撐生技醫藥研發的基礎,以台灣在地的需求做支撐點,再將研發成品擴展到其他的市場。

至於媒體提到政策發表中提到要與美國波士頓等生技重鎮及歐洲等國家連結,似乎沒有提到要和癌症研發先進的日本進行合作,詢問未來是否有合作規劃或政策? 蔡英文表示,對台灣來說,歐美市場是非常重要的市場,而日本醫療或是新器材、新藥的研發,也有很多可以尋求技術合作的,尤其過去台灣和日本在疫苗方面已經有合作的經驗,確實是一個可以尋求合作研發的對象。

施俊吉教授也表示,一顆新藥要在全球上市,最好是要有美國FDA或者是歐洲EMC的認證。而日本在生物醫藥新藥的部分是非常前進的,所以未來的新藥研究方面也會跟日本做很好的合作,但在整個市場上是要連結到歐美市場上,這是目前政策的方向與策略。 另外,針對政策中提到科技基本法跟生計條例的適用都要擴大以及獎勵辦法要有技術入股的部分,將如何操作?鄧哲明教授表示,現在存在的問題是上游的研發,很多教授都不願意再成立公司,原因就是還沒有賺到錢,他的技術就要先被扣稅,這對學者來講,他會寧願選擇留在學校,而不願意自己去開公司,他們認為投資者會講說:「自己發明的,自己都沒有信心」,因此未來必須要解決這個問題。

至於有媒體關心未來兩岸的生技合作,龔明鑫則表示,兩岸有幾個合作方向,例如醫藥的協調,台灣的產品到中國大陸去時,醫療院所的協商是可以持續的。另外,例如新藥開發,如果是屬於亞洲人或是華人特有的部分,在開發完之後,可以一起臨床實驗,他表示,二期臨床實驗在台灣都沒有問題,但若要到華人市場,這個部分是有一些空間可以合作。

有媒體問到今天公佈生技政策,恰巧宇昌案民事也一審宣判,蔡英文則表示,時間點確實巧合,但這項政策的發表是本來就排好的行程,而她是這一兩天前才知道法院今天要判決。蔡英文說,她從2011年發生的宇昌案學到一件事情,那就是選舉歸選舉,政策歸政策,她認為,不要用產業發展作為政治競爭的工具,台灣的產業發展是需要大家共同來努力的,如果大家都能秉持愛護產業的心,一起成就台灣的產業,台灣的產業才會有好的發展。

對於有關宋主席的批評,蔡英文說,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飛機形式,熟悉開老飛機的不一定能開年輕飛機,她尊重宋主席的講法。至於媒體追問兩黨合作是否生變,蔡英文認為選舉總有一些競爭,但是只要大家的目標不變,希望在國會能夠集結最大的改革力量,願意一起對改革這件事有共識,並盡一份心力,我們還是願意和大家一起替這個國家做些事情。

有關國民黨朱立倫主席一再對蔡主席提出批評,蔡英文表示,朱主席罵在野黨已經罵了一段時間,或許他要批評在野黨,但是希望他的批評可以更實質、更有建設性一點,如果老是重複這些調,對他的選舉並不是一件好事。蔡英文說,希望在這個選舉當中,朱主席可以拿出好的政見、說出好的政績,讓人民認為他是一個可以被考慮的候選人。 針對朱立倫將回到桃園拜訪農漁牧一事,蔡英文表示,這些事情媒體想要試圖把它變的戲劇化一點,或許新聞會好看一點,但很多問題若回歸本質,它就是選舉。蔡英文說,她在桃園時就說過,在台灣沒有哪一個機構是屬於哪個政黨,也說過民進黨不等於台灣,國民黨也不等於中華民國。同樣的道理,不是農會或是漁會就是國民黨,這些都是老的時代的觀念。她認為,今天已經進入到民主的社會,要尊重每一個人自己的判斷和在選舉上選擇的權利。蔡英文說,作為候選人,每個團體都要去接觸並且試圖去說服,所以只要有人願意接待,她都很樂意拜訪。她希望在互動過程中,可以傾聽人民的聲音,關心人民在意的議題,這些都是選舉要去做的事情,所以沒有哪個地方是誰的,或是哪個地方一定是誰的基本盤,民主社會中的選舉,就是大家用最大的力量去說服最多人。

針對有關馬總統對她出席國慶並開口唱國歌感到很感動,但也提出兩個質疑,就是對維持現狀說不清楚,以及訪美日期間見誰或談什麼都沒有說明,是黑箱作業,蔡英文表示,很感謝總統的感動,但是感動之餘為何又回到選舉的口水,真的令人不解。她說,總統自己要知道,他一直要把別人的立場、政策想法往自己的方向拉,但他卻不知道過去七八年的執政有很多失敗,人民也有很多失望。她認為,總統應該要好好地坐下來想一想他過去七八年執政失敗的原因在哪裡,總統如果感動的話,應該要用更包容的態度去面對台灣種種的問題。

蔡英文重申,10月25日她已強調作為一個政治領導人,面對社會的分歧,應該要領導這個社會跨越、超脫分歧的狀態,而不是去加深它的分歧。現在台灣所有的政策,包括兩岸政策,大家共同的目標就是要維持台灣民主生活的方式,以及台灣未來的選擇權。如果總統仍要堅持己見,認為別人講的都是不對的,這種態度是不好的。

最後,針對記者詢及台北市長柯文哲擬邀三黨總統參選人討論松山機場存廢的問題,蔡英文表示,很多市長或是在選舉過程中的市長候選人都有提到松山機場的問題,這是長久以來一直被討論的問題。但是這個問題的時機和條件是不是成熟,必須考慮到幾件事情:第一,桃園機場能量的擴充,是不是可以支撐台灣北部整個航空的需求;第二,台北與桃園機場的捷運是不是可以適時的運轉;第三,國安的需求。蔡英文認為,柯市長的市政規劃想達成的事情有討論的空間,但是必須要同時考慮桃機運輸能量、機場捷運、國安配套,以及台北市都市發展的需求等。她強調,明年民進黨若有機會重新執政,將邀台北市政府及相關主管機關來討論,這不是一個立即性的事件,而是一件中長期的事情,應該還有時間來好好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