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一個符合人民期待的政府,這就是我的使命。

這一次來美國,報紙寫說我是要來面試的,我不是來面試的人,是來傳達重要的訊息給一向支持台灣的國際友人,傳達兩個堅定的訊息。

第一個訊息是,台灣人永遠堅持民主的生活方式。

長期以來,台灣跟美國之間有共同的語言,那個語言,不要多說,就是「民主,民主,與民主」。美國支持民主、自由、人權的價值和理念,從來都不曾改變。

台灣也是一樣。我相信2300萬人民,絕對不會容許,我們現有的民主體制,有任何一點的倒退。台灣人有權利,選自己的總統,台灣人有權力決定自己的未來,這樣的權利,這樣的民主現狀,絕對不能改變!

第二個訊息是,民進黨如果明年有機會執政的話,會盡一切的力量,確保台海局勢的穩定。

區域的和平,是所有國家共同的責任。我們會和周邊的國家,包括中國,保持順暢的溝通,盡最大的努力增進了解、消弭歧見。

所以當我說,兩岸政策的重點是「維持現狀」的時候,我要強調的是,維持台海和平與兩岸的穩定發展,將是民進黨執政後的重要目標。

同時,我也是在跟台灣的國際盟友們說,我們雖然不是個大國,但願意扛起國際社會的責任。台灣將成為亞太安定的力量,而不是隱憂。

我把「穩定台海局勢」,看做是未來施政很要緊的一件事。因為一個穩定的局面,才能夠讓我們在未來的4年、8年當中,有足夠的能量和時間,去壯大台灣。

為了壯大台灣,我所要做的事情,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充實民主」,讓我們的民主更優質。第二,「創新經濟」,讓我們的經濟建立在創新跟智慧之上。第三,「建立公義」,讓我們的國家、社會更有公義。

充實民主,是讓民主更深化、更鞏固。我們要打造一個政府,不但有效率,並且更加透明開放,願意和公民社會對話;人民除了投票以外,更能夠平等地參與政府的決策,不會被政府關在門外。

我們要讓台灣在民主化的道路上,不斷前進、深化,永遠不走威權的回頭路。台灣必須成為華人社會、甚至全亞洲,最傲人的民主國家。要讓民主,成為台灣的象徵、台灣人的驕傲、以及我們最強而有力的保障。

我們的經濟,創新經濟,是讓經濟發展更有活力、更自主。我們要建立新的經濟模式、重啟產業的動能,要擺脫過去的價格取向的產業模式,建立一個以技術、創意為取向的產業型態,我們要在世界上做獨門生意,我們不做殺價的生意。

只要新產業的規模建立起來,我們就可以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就業機會,直接去解決台灣的所得成長停滯、以及財富分配問題。這就是這幾年來,我們不斷提到的「新經濟發展模式」。

我們也要積極參與國際組織,避免過度依賴單一市場。我相信,只要建立台灣經濟的自主性,政治的自主性就會強化。只要台灣的經濟重新找回活力,台灣人的自信心就會重新找回來。

建立公義,就是打造一個更公平正義的社會。我們要重整國家的財政,改革年金體系,讓它能夠永續,並且讓政商關係不再複雜、黑暗。

我們也要建立更公平的租稅制度,減輕薪資所得者的負擔。用政府的力量,解決年輕人買不起房子、住不起都市的問題。同時,打造一個普及、平價的長期照顧體系,讓照顧父母,不會成為沉重的壓力。

只有當人民覺得,生活在台灣是幸福的,而且是被公平對待的,台灣社會才會真正的團結。而團結這個社會,對我們很重要,因為台灣不大,我們沒有分裂的本錢。

我將用我所有的力量,來確保這個國家是更民主的、更富裕的、更公平的,更有希望的。只有這樣,我們才盡到我們這一代人的責任。

當我們把國家交給下一代年輕人的時候,才不會覺得對不起他們,我們真的不能留下一個爛攤子給他們,我們要留下一個公平、富裕的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