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負責的政府,不能讓家庭單獨承擔照顧的責任,所以政府的第一個角色是要分攤家庭的照顧責任。除了投入適當的預算與人力,也必須要能提供普及的、高品質的、可負擔的照顧服務。

而政府的第二個角色,就是要因應人口結構的改變,提出國家長期發展的策略,這包括人口的質與量的提升,這涉及到我們的教育政策、就業政策以及照顧政策。北歐先進國家及鄰近的日本,如何在制度設計上迎接高齡化社會,是我們要密切觀察的。

長照和托育的社會投資,需要地方政府、第三部門及社區的共同參與。我們並不排除市場的力量,但服務量的擴大及服務品質的提升,不能單靠市場的力量來完成。

在托育方面,我們需要拓展社區保母、社區幼兒園、學童課後照顧的服務。現有的機制下,還有許多孩子得不到好的照顧及教育,讓年輕人不敢生孩子,父母親不安心,少子女化的趨勢沒有能夠減緩。

在長照部分,我們要建立社區整體照顧系統,提供充足的「預防性照顧」,減少重度失能的發生,以及降低進入機構的需要。

我們智庫提出「小規模多機能」的服務模式,包括居家服務、日間托老、短期住宿,就是需要社區的共同參與。

而社區參與照顧服務的設計,就不能沒有地方政府的積極整合,無論是在照顧人力的培育或是服務設施的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