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民進黨重返執政,我們會將南北均衡發展,作為國土發展的首要政策;而且也將重新定位南台灣在國際分工的積極角色。

南臺灣未來的發展,有賴各位貢獻智慧。但我認為至少有三個具體策略,可以用來發展南部的經濟。

第一,我們將要求國公營事業,成為領導南部新創產業的火車頭。

我們的國公營及泛公股事業,像中鋼、中油、中船、台糖,甚至軍方的國營企業,內部都有許多高素質的管理和技術人才、國際經驗。

政府應該制定政策,引導國企,結合國內外企業,投入未來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例如數位智慧產業、綠能產業及海洋產業。以國營企業做為引擎、火車頭、領頭羊,結合民間企業,推動新世紀新事業的投資潮,帶動南部地區的經濟發展。

第二、國家和國公營企業,在南部佔有很多土地,應該與地方政府共同承擔,南部地區建設發展的任務。

目前許多國公有土地都位在都會區內,不僅生產活動影響到居民的生活品質,也限制了城市的發展。但這些管理單位既無開發能力,也沒有開發方向。所以土地只能長期閒置。因此明年我們執政之後,一定要推動「公地整合開發」。

所有非公用、非營業用的國公有土地、國公營企業土地,全部要整合在一個「南方經濟開發」機構之下,結合區域計畫、都市計畫和都市更新,與地方政府合作,推動整體規劃與開發,並到國內外去招商,以促進南部地區的經濟發展,提高土地的利用價值,並改善都市環境,促進城鄉發展。

第三、 我們要開始思考,讓國家學術及研發人才,有計劃的南進。

目前國家級的大學、研發機構多數集中在北部。我們明年如果有機會執政,我們未來應在南台灣規畫大規模的學研基地,容納中研院、工研院,以及各部會、各大學的研發機構,從而吸引國內外學術研發型的產業投資,透過教育、研究、產業的升級,把好的人才留在南部,推動南部的經濟發展。

真要落實我這三個政策主張,需要非常大的決心和投入。但我認為,再辛苦也是應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