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主席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今(7)日由蔡英文政策辦公室執行長張景森、台中市副市長林陵三、前台中縣長廖永來、台中市政府觀光旅遊局長陳盛山、台中市工商策進會總幹事黃望修等人陪同,出席國立中興大學與台北市海運承攬運送商會同業公會共同舉辦的「重返全球運籌中心的機會與策略高峰會」,台灣物流、海空運業者們在會中探討有關產業困境、空運物流供應鏈與報關產業的發展,及自由貿易港區等問題。蔡英文致詞表示,她提出的五大創新研發計畫,主要規劃綠能、智慧機械、生物科技、亞洲矽谷和國防產業等五個不同的產業聚落,每個聚落都是一個Hub,連結各地不同的廠商和研究機構,也連結國際的資源,Hub要運作就需要依賴運籌產業的發展。蔡英文強調,未來政府的效能一定會改善,並暢通溝通管道,讓政策制定和政府的施政可以更符合產業的需求。

蔡英文主席致詞全文如下:

今天很高興能跟各位先進在這裡交換意見,剛才我們聽到幾個工會理事長還有林光教授,以及張天欽律師的講話,最讓我感動的一件事情是聽到,今天在場講話的是業界最有經驗的人,這些聲音真的是在平常聽不到的,所以我們非常感謝有這個機會可以來跟各位請教,首先還是要先謝謝我們的地主薛富盛校長,我也要感謝戴治中理事長、魏慶利理事長、范建武理事長、秦玉玲理事長,以及林光教授,剛剛給我們很多指教,還有各位物流界的先進、各位理事長,大家午安,大家好。

台灣現在的問題其實非常多,從政治、社會到產業,各方面都面臨許多問題。我曾經說過,政治必須要強力的回應國家當前的處境。當前的臺灣面對許多問題,都需要政府扮演更積極的角色,強力回應社會需求。我們剛才聽到幾位先進非常寶貴的建言,從產業困境、空運、物流供應鏈、報關業的發展等等,甚至自由貿易港區,這些問題都環環相扣,各位剛才的建議與批評都非常寶貴,我相信在今天之前,我們的政策部門也有好幾次、好幾輪的交換意見,今天的建言也會持續帶回去繼續討論,將來若是執政,這些都是我們執政以後最重要的參考。今天的場面,對我們來說很難能可貴,有機會和大家見面,聽大家的聲音,正視大家,將來就可以更有機會坐在一起,把所有的問題一次又一次的討論,找出解決問題的辦法,

在我們與產業界接觸的過程中,可以發現,企業界最詬病的是政府效能的問題。建立一個效能政府,這也是我這次參選總統,最主要的訴求之一。在我提出的五項政治改革的其中一項就有說到要改善政府的效能。政府效能問題出在哪裡?我覺得最重要的事政府溝通得問題,政府願不願意去跟人民溝通,這就我們看到這個政府現在效率溝通上最大的問題,我希望將來一定要建立起溝通的平台,溝通的橋樑絕對不會是在選舉期間建立,競選結束溝通的管道就沒有了,我在很多場合都跟很多支持者、產業界或是一般民眾講得很清楚,也就是說現在用什麼方法,未來也就是用什麼方法溝通,如果執政的團隊若不能建立起溝通的管道,那就是執政失敗的開始。我們希望以後,溝通的管道是暢通的,讓政策制定、政府的施政,可以更精確符合產業的需求。

在產業全球化的趨勢中,剛剛張天欽律師也有提到,從2000年起,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就有在台灣發展「全球運籌中心」的政策構想。將來,我們仍然希望以海運運輸為重心,跨領域合作,結合空運、陸運、倉儲、資通訊產業以及物聯網技術,進一步發展智慧物流,這個部分已經包含在我們的亞洲矽谷計畫裡面。

今天物流業界的重要人士聚在這裡,目的也就是為了讓物流政策更加完善,讓台灣真正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全球運籌中心。但是,打造全球運籌中心,並不是只有物流而已,還包括組織整合、金流、資訊流等條件。

第一,組織整合方面。現行跟全球運籌有關的特區或計畫,相關執行機關可以說是疊床架屋;我們必須借重產業界的實務經驗,要重新整合這些單位成為單一窗口;讓政府成為企業界的後盾,政府不應該成為企業的拖油瓶。

第二,是金流和人流。金流要進來,人流也要絡繹不絕,才可以和世界競爭;要跟世界接軌,才有辦法全球運籌。但是,這兩項,剛好也是限制比較多的部份。企業要做區域佈局,台灣要全方位和國際接軌,就必須全面檢視金流與人流到底遇到哪些障礙,把這些障礙清理出來,沒必要的限制,或者重複的限制,就要把它拿掉。

例如在我們的亞洲矽谷計畫裡面,針對創新企業IPO的過程,以及外籍人才的簽證等問題,盡可能朝鬆綁的方向去推動。另外,為了產業發展,未來我們計畫成立國家型基金,配合法規的整修,以及專業經營人才的投入,讓錢可以流進產業,讓這個基金到每一個產業裡面去點火,而且讓最好的人才參與進來,並且透過國際的合作,取得台灣難以突破的技術。

這個基金也可以支持全球運籌中心的發展,把軟硬體的基礎工程做好,也提供物流人才更大的舞台。希望這個運籌中心的理想,在我任內可以打下好的基礎。我也非常清楚,打造世界級的運籌中心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來努力,至少在我的任期會推動進行,大概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讓台灣運籌能量能夠增加。

第三,是資訊流的部分。資訊流包括貨物移動的管理,例如結合台灣資通訊產業的優勢,透過RFID技術,可以隨時知道貨物在哪,也包括通關可以採用線上無紙化的方式來審核。而且,貨物的源頭與目的地不一定在臺灣,運送過程也不一定進入臺灣,要強化這個區段的資訊管理能力,就一定要本土的資通訊廠商以及物聯網新創公司一起參與,這剛好也是台灣的優勢,也是下一個階段的產業重心之一。簡單的說,要發展全球運籌中心,就必須做好金流、人流以及資訊流的整備工作。民進黨有意識到這些問題,我們的五大創新研發計畫,也會直接處理這個問題。

除了這些問題之外,我們目前有個特殊小組,一個基礎整備小組,他們是要確保水、電、土地與人才,是由專家學者和業界人士組成,要來建構一個適合產業發展的環境,這些都是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

我會把民進黨政府,定調成一個產業導向的政府,透過創新、未來型產業的發展,真正來解決現在經濟成長缺乏動能、低薪、工作機會流失以及產業空洞化的困境。台灣經濟規模不大、資源有限,因此在全球化的產業競爭上必須要集中火力、鎖定目標,政府也應該搭造一個聚集人才和技術的舞台,擴大廠商、研究機構與高階人才相互連結的規模與深度,來推動產業的升級和轉型。

換句話說,我們在資源相對有限、人口結構不是最大的情況下,要擴大就需要做出這樣的調整。這樣的全球連結一定要讓我們的人才、科技,還有最重要也是最需要突破的法規結構,我們的法規結構就是工業製造時代留下來的法規結構,這並不適合下個世代的產業發展,台灣的法規結構確實面臨到需要完整、重新的檢討,讓法規結構可以適合下個世代的產業。這個法規結構的建立也影響政府的效率,所以要將法規的限制解開,他們所需要的東西也必須要給他,讓他可以很快地做出決策,讓政府效能可以快速呈現。

我在這裡也提一下我們五大創新研發計畫的目的,我們已經規劃五個相關的產業,目的就是要集中國家的資源和人才,能夠充份被利用,所以把它整合成五個主要計畫,第一個我們提出綠能產業,希望可以放在台南;第二個是智慧機械,就是放在台中,因為這裡是精密機械製造最好的地方,在加上產業能量,還有智慧機器產業,在台中應該有非常好的發展。還有就是生物科技、亞洲矽谷,這部分的產業分佈在桃園和新竹最均勻,很多重要的產業也在桃園,而重要的機器公司是在新竹,所以這個地帶是台灣矽谷最適合的地帶。另外一個是國防產業,國防產業包含資訊安全、航太和船艦分別分佈在台北、台中與高雄。每一個聚落都是一個Hub,連結各地的不同的廠商和研究機構,也連結國際的資源。而Hub要運作,就需要依賴運籌產業的發展,我很期待能有機會跟各位先進一起來努力。

至於產業界最關心的區域經貿易協定或FTA問題,民進黨的政策很清楚,未來會積極推動包括TPP、RCEP等區域協定,也會把握任何簽訂雙邊FTA的機會,為台灣的企業開拓更公平的競爭機會。這部份我們一直在努力。以 TPP為例,民進黨的新境界智庫早就成立了TPP特別小組,現在已經徹底盤點TPP的談判議題,包括台灣如果要加入需要哪些內外準備,也在著手規劃加入TPP的路徑圖(roadmap),我們也跟很多主要國家在談這些事。要做的事情很多,也有很多挑戰,但是我們希望在已經做好執政準備的情況下,可以得到支持,希望大家給民進黨一個執政的機會,我們一定跟大家一起努力,台灣的產業能做到更好,是台灣經濟最重要的關鍵。台灣的經濟不好或是沒有成長,台灣的安全本身就會出現問題,我們將會把民進黨下一個執政的政府,變成是一個產業導向的政府,經濟是這個國家安全最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