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我們募集了14萬隻小豬,小額捐款佔了我們全部捐款筆數的86.9%,在當年寫下台灣民主選舉史的傳奇。2016年,我們更要再造奇蹟。

三隻小豬的起點

2011年10月9日,來自台南的黃姓三胞胎,在我們台一線活動造勢晚會的舞台上,一人一隻小豬的捐出了他們的積蓄,但是,三胞胎孫女的小小心願,卻受到來自監察院「年紀太小不能捐政治獻金」的「提醒」。

「三隻小豬」風潮,也因此興起,向全國擴散漫涎。人民無法理解,監察院能接受雙方資源不對等的不公平選舉,卻不讓資源不足的政黨,接受民眾的捐助。

「對不起,留一些錢吃飯,只存了這些,沒辦法」,一位生活困苦的支持者,連吃飯都有問題,卻留了這樣的紙條在小豬肚子裡;也曾有位唐寶寶把自己做清潔工所獲得的獎勵,都捐給我們,他在紙條上說「我要用我的獎勵金跟選票來支持蔡英文,祝您高票當選。」在剖開來的小豬肚子裡,總是有一張張這樣的紙條,滿滿暖暖的懷著人民的心意。

我們也會在掃街從事競選活動的過程中,突然收到民眾塞來的捐款,有時候,皺皺的紙鈔上沾著魚鱗,有時候,紙鈔是裝在紅白塑膠袋裡面…...民眾把艱苦打拚的所得,送到我們手上,不求回報的希望家鄉能有美好的未來。

三隻小豬代表著人民聚沙成塔、涓滴匯聚的力量,也是人民集結起來,用自己的方式對抗巨額黨產的實際行動。

每一枚硬幣、每一張紙鈔,都是人民的心意,也是2011年「三隻小豬運動」的起點。當年的結果雖然未必盡如人意,但透過一隻隻小豬傳達的心意,讓我們在實踐政治的過程中,可以無愧於心、堅持為民,讓我們在人民的有力支持之下,能擺脫對財團的依賴,能把台灣民主再往前推進一步。

小額募款與公民參與

2008年,當民進黨陷入了谷底,當企業財團都對民進黨避之為恐不及,是小額募款,是人民點點滴滴的灌注,幫助民進黨償還了欠債,讓民進黨能夠東山再起。

當年,曾經有朋友邊把紙鈔投入民進黨的捐款箱,邊說「我從來沒有投票給民進黨過,但我知道,台灣需要民進黨,台灣不能再走一黨獨大的回頭路。」我們知道,即使沒有把票投給我們,許多朋友仍然懷著對民進黨的期待,那也是一份對台灣民主的期待。

民進黨便是在這些期待之下,一步一履慢慢努力的站了起來。透過捐款的這個舉動,民眾投入的,不只是對政黨運作的關注,更投入了一份對公共事務的參與,投入了一份對政黨的支持,以及監督。

這是我們堅持小額募款的意義,「取之於民的,用之於民」。不必依賴財團捐助,我們思考政策時,便能以全民利益為最主要的考量,我們採取行動時,便能真正和弱勢人民站在一起,我們,才有機會真正成為一個為人民發聲、為人民爭取最大利益的政黨。

也因此,這一路上我們都堅信,小額募款能把民進黨救回來,更能讓台灣走向民主運作更成熟,政治運作更清明的道路。

在2012流落的那六萬隻小豬

2012年選後,我們找了一個機會,親自去台南向阿公和黃姓三胞胎問好。雖然才一年,三胞胎都長大了,那時,阿公說:「你們一定要加油,我還養著小豬呢!」

除了阿公之外,在各地走訪的過程中,我也聽到許多同樣的期待。每天投入一點積蓄,像是跟未來的自己許願,也像是把2012未完成的夢想再一直懷抱下去。

選後盤點,也發現我們在2012雖發出20萬隻小豬,但最後回收的數量,卻只有14萬隻,短差的六萬隻豬,就像阿公的那隻一樣,在許多朋友的懷裡被默默養著吧!

2012年10月,我們出版了一本攝影集《一直同在》。最後一章,我們便開放募集這些還流落在外的小豬們,請大家把小豬們的近況照相給我們,結果有陪著孩子熟睡的小豬,有跑到日本的小豬,有陪著新人們一同拍婚紗照的小豬,也有在許多朋友客廳裡、書桌前、床頭上、魚缸旁…...的小豬。

小豬們沒有離開,我們的夢想沒有被遺忘,對抗社會不公不義的力量以及對台灣民主的期待也一直都在。

而每一隻還流落在外的小豬,每一隻還被默默養著的小豬,都是點亮台灣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