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議題分析

教育是一種結構形式的社會化制度,藉此將知識、技能、價值、信念代代相傳。除了學校教育之外,教育也透過家庭、職場、社團、社區、教會、媒體等方式多元進行。不論何種形式的教育,教育都是有目的、有意圖的過程,其目的在於傳遞文化、社會整合、培育人才,以及個人發展。

教育作為一種傳承文化的機制,將社會共同接受的價值、信念、語言,以及知識傳遞給下一代。然而,教育的文化傳承功能也不是要將學生訓練成唯命是從、毫無反思、缺乏獨立思考的順民。而是要培育有獨立思考、反省、創新的公民。

教育作為社會整合的機制,是要把分歧、差異的社會,經由語言、認同而結合在一起。然而,教育的社會整合功能也不是要把社會中存在的多樣性語言、文化、生活習慣視為問題而加以限制、懲罰、壓迫,甚至消滅。而是在社會整合的同時尊重多元文化、語言、生活方式。

教育作為培育人才的機制,是透過教育的過程發現學生的才能,鼓勵學生追求適合其性向與志趣的學科。然而,教育的選才過程也可能造成學生才能發揮的障礙,例如,利用有利於特定社會經濟地位(SES)家庭或高智能的甄試、考試、評量制度,來選擇學生。因此,建立公平的選才機制、多元的評量指標,以保障具差異學習經驗與非傳統學習路徑的學生均能獲得公平受教育的機會。

教育作為實現個人發展的功能,在於教導人民參與現代社會所需具備的能力,除了最基本的讀、寫、算之外。進一步要教導學生具有表達、欣賞、分析、解決問題的能力。立基在這樣的基礎上,讓學生依其能力、意願與志向,學習各種就業職場所需的知能,以利參與社會的進步與文明的累積過程。

在人民受教育的過程中,無疑地,國民教育是最基本的,也是國家教育責任中不可推託的部分。回顧上一波(1994-1996年)的教育改革,到現在已近二十年。當時亟待積極改革的教育事項,包括:袪除教育之僵化與惰性、彌補學校教育與社會需求之脫節、建立終身學習社會、增進教育機會均等、導正偏重智育的考試文化、改進課程教材與評量方式、改善多元師資培育體系、提高教育資源運用效率等。有些已改革有成,例如,從過去的國家高度控制的教育中鬆脫出來,教育體系已趨於民主化與多元化;人民學習機會增加,升學管道也更加寬廣;師資培育邁向多元,教師專業自主也相對提升。

然而,社會各界所詬病的「填鴨式教育」、「考試領導教學」,以及「升學選填志願排名」等並未消除。其所造成的學生升學壓力與城鄉教育的差距,是這一代中壯年人口童年的共同記憶。在威權統治時期與工業化下的人力需求,教育成為統治階級為培養順民與代工產業的勞動力,而非為培養具備獨立思考、自主意識的現代公民。填鴨教育、升學排名因吻合該時代的政治與經濟背景而未被察覺其問題所在。直到上一波教育改革,臺灣已進入民主社會;同時,由工業社會進入服務業社會,製造業轉變成知識經濟,偏重智育的考試文化與配合考試的填鴨式教育已無法因應時代所需。不管是個人的職業技能、創新的產業發展,都已不再是填鴨教育、升學競爭下的傳統教育學習所能滿足。教育改革者深知以往強調背誦、片斷式的教學模式,不僅不利於培養創意與獨立思考能力,不敷職場與產業發展所需,更無助於臺灣邁向成熟公民社會所需的公民素養與思辯能力。面對快速變遷的時代,教育已不能停留在既有知識的傳授,而是要引導學生學習面對未來、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

據此,早在1983年,教育部便在教育團體的建議下開始推動「延長以職業教育為主的國民教育」計畫,開辦延教班。經歷了十餘年的討論、規劃,到了1999年國民黨政府規劃3年內開始實施十二年國教。民進黨執政後延續這樣的政策主張,努力推動,包括於2001年8月起全面補助就讀私立高中職學生學費每年一萬元,以縮短公私立高中職學費差距;2003年推出高中職社區化方案;2006年推出大學繁星計畫、優質高中輔助計畫等配套,並成立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專案小組,於2007年正式宣布推動十二年國教,計畫於2009年全面實施。希望舒緩國中升學壓力、縮短城鄉差距之外,也要提升教育品質、提升國家競爭力。

然而, 2008年馬英九先生在競選總統時誤以為十二年國教是民進黨的政策,不僅沒有提出推動十二年國教的政見;上台後,教育部即暫緩推動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並將實施計畫名稱修正為「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先導計畫」。家長團體才會在2009年7月12日炎炎夏日發動「我要免試的十二年國教遊行」施壓。馬總統從而在2011年元旦祝詞宣示:「今年開始啟動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分階段實施,先從高職做起。預訂民國103年高中職學生全面免學費、大部分免試入學。」

2014年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正式上路,這項原先被充滿期待的教育變革,卻引發社會嚴重的反彈。首先,政府沒有依先前的規劃好好準備就倉促上路,導致實施第一年即紛爭不斷。其次,所謂的「免試入學、超額比序」,訂定了繁複的比序項目,例如:「學生志願序」、「就近入學」、「扶助弱勢」、「學生畢(結)業資格」、「均衡學習」、「適性輔導」、「多元學習表現」等比較項目。但是,這些項目鑑別度極低,最終還是以「國中教育會考表現」的成績定高下,升學競爭壓力並未減輕。第三,國中教師仍然以制式的應試教育來引導學生僵化的學習。第四,名之為各校均優,政府卻未投注足夠的資源,讓各地方的高中職學校、課程、師資與設備均同步提升。第五,更沒有以學區重新劃分來積極促成各地國中學生就近就讀社區高中職。以致學生家長所期待的透過十二年國教能降低升學壓力、縮短教育資源差距、高中職社區化、均優質化的理想一一落空。

回首過去,導正偏重智育的考試文化、改進課程教材與評量方式的前一波教改目標仍未實現。如今國中學生仍忙於加課補習、為分數戰戰兢兢;家長為年年改變的入學考試成績計算方式無所適從、為選填志願備受煎熬。而教育部寧願奉承上意,從事不必要的課程綱要微調;也無意傾聽民意,改善當前民心盡失的十二年國民教育。展望未來,民進黨再次執政,必以改革十二年國民教育為教育之首要。

貳、政策目標

一、降低升學壓力,還給學生快樂學習的童年。


二、以國民學習權取代國家教育權,實現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教育。


三、縮短城鄉教育資源分配差距,實現國民教育機會均等。


四、改善教學評量與實施分組教學,幫助受教者提升學習品質。


五、簡化課綱,鼓勵公民參與,釋放多元與創意的教育潛力。

參、具體主張

一、推動全面免試入學的十二年國教

(一)揚棄假均優,走向真正的均優質教育

推動將學生成績評量與校務評鑑作為教育資源分配的依據脱勾。配合國土規劃與區域發展政策,推動各地區學校師資、設備、課程與同儕的均優質化。

(二)推動由大學區走向社區化的學區入學規劃

建置兩層的適性就學區,第一層是一般的普通與綜合高中,從現行15個大學區走向社區化,調整成包含幾所高中職學校的中型學區,讓學生盡可能就近入學。第二層則是技術類或單科的高中職,這類型的學校為招收符合性向的學生,而採較大的學區入學。

(三)以學區入學為基礎邁向全面免試入學

透過重新規劃學區,高級中等學校應全面免試入學;同時,實施學校混合編班、部分科目分組教學,如此,既可培養具同理心、友善、合作的國民,又不壓抑資優學生的潛力發揮。特色招生以學區為單位,以數理、美術、音樂、體育資優等為對象,於免試入學後辦理。

(四)推動部分學科分組教學,提升學生基本能力

推動自國小高年級起英語與數學分組教學、引進多元教學方式、增加教師在職進修、調整資源分配等方式,提升學生學習意願與學習效果,緩解英文與數學成績雙峰化現象。

(五)支持另類教育,創造多元學習機會

同時為促進學生適性發展,各級政府應支持包括實驗教育、在家教育、網路學習或其他新型態等另類教育途徑,創造多元的學習機會與教育模式,以適合不同學習需求學生的學習路徑,並保障國民受教權。

二、培育尊重多元差異與專業自主的教師

(一)落實以學生學習為中心的教學,調整教師角色與編制

國民教育應調整以學習者責任模型(learner-responsible model)取代教師責任模型(teacher-responsible model),重視以學生為中心的個別化教學與學習模式。據此,必須培養教師具備制定個別化教育計畫(individualized education plan, IEP)的能力,能鼓勵學生自主學習,參與課程治理;實施學生分組主題研究,教師由講授轉型為學生的自主學習的教練;並增加多元選修的空間,深化職涯教育。

當前中小學教師編制係以班級為基準,搭配統一教材與統一進度,雖然教師人力逐步擴充,但仍難以因應城鄉教育資源分配差距與學生多元差異學習所需。為此教師編制宜適度彈性化,於國小高年級起酌量增加師資編制人力,以符合教學需求;同時,提供誘因穩定偏遠地區學校的專任師資;且以專任教師擔負補救教學之責。

(二)改善教師研習,支持教師專業自主發展

改革教師資格檢定考試和教育實習,先檢定,後實習,落實教學及導師實習。教師甄試則應以課程教學實作能力為重。鼓勵以專業自主、教學實務相關或學習社群導向的專業發展活動取代學位進修,不以追求研習時數的堆疊、強制推行規格化的教師專業發展為目的。同時鼓勵地方政府、中小學、師資培育機構、民間教育組織或機構建立教師專業夥伴關係,在地深耕教師專業發展和教學實務。以專業自主自律取代行政管制。引進外語師資與補助本國教師前往外國接受語言教育訓練,豐富多國語言學習環境,提升外語教學效能。

三、簡化課綱內容,尊重專業治理

(一)以堅守程序正義、尊重專家治理原則處理課程綱要

國民教育課程綱要的發展與審議應充分尊重專業,政府針對課程綱要發展與審議的主要職責在於建構公正透明平臺,以尊重專家治理與公民參與,並落實課程鬆綁。

(二)成立課程審議會,開放民間課程綱要提案

課程審議會為一常態性的組織,組成多元、遴選程序公開透明、運作獨立超然,取代過去由教育部獨攬治理的控制。同時開放課綱提案權,讓民間教育團體與教師得提案備審。

(三)簡化部定課程綱要內容

減少課程綱要中教育部規範的時數與教材內容,推動學校教師、地方政府、公民社會與家長共同參與,發展學校特色課程,啟動由下而上的課程改革。

四、建立「不只為今日而教育,要為明日而學習」的前瞻教育

(一)培養學生六大前瞻能力

應強化學生問題解決、生活美學、知識累積、跨科整合、多元創新與團隊合作六大前瞻能力,以因應未來挑戰。

(二)建立第三管道學習,協助高中職生試探性向

補助社區大學、高職、科技大學開設暑期進修職業試探課程,例如:三D列印、網路設計、語文、烹飪、調酒、自然農耕、休閒農業、觀光旅遊、木工、飾品設計、古蹟維護、汽車修護、老人照顧、……等實用與前瞻課程,以利高中職生選讀,試探性向。

(三)鼓勵高中職畢業生多樣生涯發展

建置誘因與銜接配套,鼓勵高中職畢業生先社會歷練而後大學就讀,包括:鼓勵學徒養成的相對薪資儲蓄帳、社會住宅優先承租、回流大學入學優惠、入學資格保留等。同時舉辦千人青年海外和平工作團,每年補助高中職、大學畢業生前往亞、非、拉美國家進行志願工作,提升外語能力、開展國際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