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主席今(4)日在智庫社會群顧問林萬億、智庫教育小組召集人陳東升、蔡英文競選辦公室政策執行長張景森陪同下,召開2016蔡英文教育政策公佈記者會。會後針對媒體詢問上任後如何處理課綱微調的議題,蔡英文表示,課綱微調的問題在於如何凝聚社會共識,特別是有關於台灣過去的歷史要如何教育我們的下一代,這不僅是課綱微調的事情,而是社會集體認知與共識的形成過程,其他國家也有類似的情況,譬如德國就採取包容的態度來面對這類爭議。蔡英文強調,課綱微調必須遵照透明、公開的原則,並且有社會代表性的人共同參與討論,相信課綱爭議不會讓台灣社會產生對立。

記者也詢問政策中提及設立專法與成立基金來處理大學退場的問題,具體希望達成整併或退場的數字是多少?林萬億表示,過剩大學的處理方式,包括整併、轉型與退場,退場只是其中一項,有些大學也已經逐步自己退場。前陣子教育部也提到可能會有35所大學會受到波及,林萬億認為最後真正合併或留下幾間大學還是一個預估值,並沒有辦法立刻說明具體數字。林萬億表示,未來希望能設有處理大學退場的條例與專法,包括保障學生的受教權、教職員工的工作權,同時讓大學整併過程中不要造成資源浪費,他說,就目前的資源來看,若能有50至100億基金,應該能把30、40幾所的學校做平順地處理。他強調,基金具有循環性,將過剩大學適度轉型不是浪費國家資源,也可藉此積極改善現在的大學教育。

媒體詢問針對重新檢討大學入學方式,有無具體的方向,林萬億表示,大學與12年國教基本上還是有差異的,現在大學有比較多元的入學方式,我們希望更擴大這種多元,特別是大家爭議中的所得偏低、藍領階級家庭,他們的子女就讀公立大學的比例偏低,低所得的家庭讀大學的比例也和他們原來所佔的人口群不成比例,造成所謂世代複製階級的問題,因此,我們希望除了獎學金方式外,再增加更多的入學機會,讓所得偏低或所謂藍領階級的子女有機會讀大學,當然他們讀大學後所需要的協助,也要有配套來協助。

媒體詢及台灣有一派家長認為應該恢復聯考制度,林萬億表示,現階段不應該再回到過去的聯考制度,此刻要解決的是十二年國教之下的會考制度及均優質化、教學現場等問題。他說,如果現有制度有問題就走回頭路,台灣會永遠陷在這個輪迴中,這不是未來執政者應該做的。林萬億表示,回到傳統聯考方式的這個想法並沒有得到社會廣泛的接受,走回頭路也不是現代社會應該做的,我們想要改革12年國教達到全面免試,是以提升學校內的教學品質取代考試引導教學。至於大學的部分,現在多元、廣泛的入學管道其實就可以解決問題,大學也不應該回到當年以聯考方式來篩選。

教育小組召集人則陳東升則表示,目前大學入學方式雖是已經多元,但比較好的大學或公立大學,就讀的學生仍以中上階級為主,我們希望能夠擴大藍領或弱勢家庭的子弟,在公立或辦得比較好的私立大學有入學的機會。更重要的是,如果他們入學後在部分學科表現不如預期,可以有一年的銜接期來強化他們在這些基礎學科的能力。另外,除了入學方式多元,同時也要提升學習的品質,對於畢業的標準應逐漸提高。

而針對媒體詢及藍綠對於「18歲公民權」憲改無法達成共識該如何解決,蔡英文表示,「18歲公民權」是社會普遍認為的趨勢,也應該朝這個方向來努力。民進黨的立場是希望能夠修憲將公民權下調到18歲,其他政黨對這個議題也沒有特別反對,只是在憲改議題處理的過程中,它被拿來先作為兩階段憲改中間的前階段處理、還是要放在整體憲改的議程一起來處理,這是民進黨與國民黨最主要的差別。她強調,民進黨與公民團體的立場是希望兩階段修憲,就比較沒有爭議的部分先行修憲,譬如18歲公民權,但是國民黨的想法顯然不是這樣。她說,對於問題的處理先後順序及方式,政黨之間有不同的意見,但是就「18歲公民權」有相當程度的共識,所以在此前提下,以18歲作為公民權的重要指標,希望國民教育過程中,就要學習必要的生活能力與職業技能,讓我們的小孩到18歲是一個成熟的公民,可以承擔起社會的責任,也可以獨立自主。而獨立自主非常重要,因為這是一個公民權行使的要件。

另針對媒體詢問未來如果執政,陸生來台數量會增加還是減少?蔡英文表示,陸生人數不會減少,會依照實際情況做檢討。陸生來台灣接受教育,與台灣學生一起接受教育訓練,這是一個值得繼續執行的政策,當然這個過程中還是有細節必須更細緻處理,不過民進黨對陸生議題仍會採取開放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