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主席今(15)日由台北市立委候選人姚文智、吳思瑤陪同出席「台灣製藥界聯合茶會」,蔡英文到場時受到現場近三百位製藥界人士熱烈歡迎,蔡英文致詞表示,將來的藥品政策,應該要以藥品的品質,作為整個管理的核心,也因為藥品的自產、自製、自用,關係到國家安全,所以厚植國內製藥產業的實力,是國家重要的政策方向,在她的「五大創新研發計畫」裡面,「亞太生技醫藥研發產業中心」是一個很重要的計畫。蔡英文說,除了研發新藥以外,繼續發展學名藥,也是生技產業相當重要的一環。她也認為政府機關要負起更多責任,不只要把藥品相關的法規都作一個檢討,也要主動輔導廠商落實相關規範。蔡英文並期待將來政府部門可以跟公會有更好的合作,一起來監督會員,加強品質的監控,確保民眾用藥的安全,同時讓本土製藥產業全面的提升,一起為打開國際化市場努力。

蔡英文致詞全文如下:

臺灣製藥工業同業公會陳威仁理事長、黃柏熊前理事長、中華民國製藥發展協會王玉杯理事長、中華民國學名藥協會王舜睦理事長,在座各位製藥界的先進,大家午安、大家好。

其實對製藥產業跟學名藥,我是很有感覺的,因為除了我擔任副院長時期,有一個這樣的處理經驗,在那個之前,其實在對外談判的時候,藥,一直都是我們在對外談判重要的項目,所以牽涉到的產業的問題,跟相關的貿易的問題,對我來講都是不陌生的議題。

今天非常榮幸,臺灣的三大製藥公會都一起聚在這裡,我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也很高興,有這個機會來跟大家交換意見。

首先要謝謝大家對我跟民進黨長期的支持,今天來到這裡,也是要跟大家保證,現在各位在選舉的時候可以找得到我,看得到我,選舉之後,大家也一定看得倒我,找得到我,我們一定有機會坐下來,對國家的很多政策交換意見。國家的治理,是非常複雜的事情,各位在業界的技術與知識,都將提供我們未來作決策時,重要的參考。生技產業,昨天我們到晶華去發表,我們對生技產業的六個行動方案,也沒錯,昨天講的最主要是以西要跟醫療器材為主,但也不是有那個意思要來忽視我們學名藥跟製藥產業的重要性,事實上在我的想像裡面是一樣重要,也就是說昨天我去那裡,今天就來這裡,意義差不多也是一樣的。

所以生技產業,也包括我們的製藥產業,一直都是21世紀以來最重要,也最具有發展潛力的一個產業。這幾年以來,在台灣的整體產值也一直在上升。

2013年,台灣整體製藥業的產值就有將近830億元,是台灣非常重要的一個產業,而這麼多年來,也因為有大家不斷的努力,台灣的製藥產業才能創造這麼出色的成績。

我們台灣本土的藥廠,一直都非常努力,不斷在各方面力求進步,來穩定的提供優質的藥物,對台灣的健保制度有很大的助益,剛才我聽到我們75%使用的學名藥,但是只付了23%健保藥價在裡面,也對維護我們國人的健康,有相當重要的貢獻。

現在,我們的製藥產業,也進入一個全球化的年代,雖然有越來越多的國外藥物進口,但是我們台灣的藥品也要有更多的機會,來打入全球市場。

我們的製藥標準,一直都走得非常前面,我們領先日本跟韓國,率先成為「國際醫藥品稽查協約組織(PIC/S GMP」的一員,這代表台灣的製藥標準已經獲得國際組織的認同。

我們也從今年初開始,全面來落實PIC/S GMP的國際標準,這是臺灣製藥產業上一個非常重要,也非常關鍵的里程碑。

為了要符合這個國際標準,以後臺灣的藥品,如果能夠以符合這個國際標準,台灣的藥品可以更容易打進國際市場,國內的藥廠,也更有機會接到國際大廠的訂單,所以我相信臺灣的藥品市場,將會朝國際化的方向前進。

●回應製藥公會的政策建議

在這裡,也要謝謝公會的陳理事長。我看過各位的政策建議,我也想利用這個機會,跟大家做一些討論。

第一,就是我們將來的藥品政策,應該要以藥品的品質,作為整個管理的核心。

今年初,台灣已經開始全面實施PIC/S GMP國際標準,這可能會為我們帶來很多不同層面的衝擊與影響。有一些規模比較小的中小型藥廠,因為資金跟人力的限制,比較沒有辦法來更新設備跟流程,可能會受到比較大的衝擊。但我們也可以把它當作是一個產業升級的契機。

將來,政府要投入更多資源,跟我們的公會一起來合作,努力輔導所有廠商來通過這個標準,讓製藥產業的競爭力可以全面提升,也能夠保障國民的用藥品質。

但是,提升品質的同時,我們也應該要保障藥廠有合理的利潤,政府不應該只要求提升品質,卻對藥價不聞不問。

藥價調查造成等距式的下調藥價,很可能會形成血汗藥價的現象,我們在看到報章雜誌跟媒體報導裡面有發生過。甚至發生「點滴液」比礦泉水還便宜的事情。

所以,特別是針對學名藥,要有一個特別的思考,我們也希望將來也應該要有個下限價格,不要讓價格像無限落地一直往下掉,也要來檢討藥價調查,甚至於藥界所關切的「三同」政策,我們會併入到整體的討論,但我在這裡必須要誠實的面對各位,這個藥價的政策,尤其是學名藥的藥價政策,包括我們所提的「三同」政策,是涉及到對外談判,相較之下是比較複雜的,那我們會把它納入整體藥價考量,具體的目標就是要讓藥廠可以有合理的利潤,這些都是我們將來要努力的方向,也就是說健保藥價的整體,我們要一起跟健保財務、藥廠合理的利潤跟涉外的談判,三個一起來做,我會確保我們國內藥廠的利益不會受到太大的衝擊,也讓我們的藥價維持在一個合理的水準之上。

第二,藥品的自產自製自用,關係到國家安全,所以厚植國內製藥產業的實力,是國家重要的政策方向。

我們的「五大創新研發計畫」裡面,「亞太生技醫藥研發產業中心」是一個很重要的計畫。但是,除了研發新藥以外,繼續來發展學名藥,也是生技產業相當重要的一環。

尤其是我們的製藥產業,有很大部分是以學名藥為主,我們將來一定會繼續投入資源來輔導、加強學名藥的發展,不會只獨厚新藥的研發。這一點,請大家放心。

另外,我們還要加強產學合作,培育更多製藥的人才,一起來投入這個很有發展潛力的產業。我們現在的製藥品質越來越好,也有更多機會來打入國際市場,政府也應該要投入更多資源,協助我們台灣的製藥產業擴大規模,讓我們的藥品,在國際上有競爭力。

另一方面,我再重複得講一遍,我們在引進國外藥品的時候,各種涉外協商,也一定會充分考量國內業者的利益,在談判當中,我們一定會找大家來商量,不會再沒有商量的情況下,去做不必要的退讓,我想這部分,將來可以跟公會有更多討論,各位可以提出具體的建議,讓我們共同來努力。

第三,我認為政府機關要負起更多責任,不只要把藥品相關的法規都作一個檢討,也要主動來輔導廠商落實相關的規範。

之前我有聽過一些關於「變更處方」的爭議,政府本來有訂定一個輔導期,但是因為媒體有些報導甚至有一點被誇大,變成是要勒令立即下架,造成很多困擾跟損失,也讓大家覺得無所適從。

我想,用藥安全當然是全民期待,所以政府更要主動負起責任來檢討相關規範,而且要主動輔導廠商符合、落實我們的規範跟標準。現在的政府,平常疏於管理,出了事情又讓廠商自己承擔風險跟損失,這都不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應該做的事情。

將來,我們要讓所有規範的程序跟標準,更清楚、更具體,不但可以保障民眾的藥品安全,也可以讓所有廠商,都有清楚的規則可以遵循,才不會無所適從。

最後,我要強調,任何管理措施,首重公平。所以國內外製藥廠同等查廠,依然是必要的措施。但是,我想我們政府單位,應該要來協助食藥署寬列國外查廠的經費,同時也要來落實國內外PIC/S GMP查核,盡量讓大多數良心的廠商,都受到保障。這個也回應剛才查核的事情跟國內外藥廠公平的對待問題。

再一次的感謝大家,可以跟我們台灣三大製藥公會的理事長,與各位製藥業的先進,能有這很好的機會來交換意見,剛才王理事長要求說,如果我當選,我們還可以坐下來好好談嗎?當然是可以,我向各位的意見都很重要,非常的有意義,將來我們在藥品方面的政策會持續來跟大家請益,對外談判的時候,我會請大家一起來商量的,最後,我希望將來政府部門可以跟公會有更好的合作,一起來監督會員,加強品質的監控,確保民眾用藥的安全,同時讓本土製藥產業全面的提升,一起來為打開國際化市場來努力,感謝大家的支持,明年的選舉要拜託大家,我們一起來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