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傷害健康,衝擊家庭和校園,更帶來犯罪,負面效應擴及整個社會,不容我們輕忽。所以今天,我們也要呼籲社會大眾,正視反毒議題,也共同來關心毒品成癮的患者。

反毒,將是民進黨執政後的治安優先項目。我也要請民進黨13個執政縣市,從現在起就開始這樣做,尤其是遏止校園毒品的氾濫;也應該善用區域聯合治理機制,分享資訊,共同打擊販毒集團。

我們這樣呼籲,是基於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毒品與犯罪的高關聯性。前一陣子的「無差別殺人」、「兒虐致死」等案件的犯罪者,許多都與毒品相關;監獄中也有四成以上的受刑人,來自毒品犯罪。所以做好毒品防制,不只減少毒品犯罪,其他衍生的暴力、竊盜等犯罪也會降低,更能紓解監獄人滿為患的現象。

第二個原因,是毒品人口的低齡化。毒品在校園與夜店等年輕人出入場所中散佈,情況已經逐漸失控,這已經成為許多家長的憂慮。我們必須致力避免年輕世代,單純因為好奇、或因為太容易接觸毒品,就淪為毒癮的奴隸。除了要把藥癮者從黑洞中拉出來,更要積極防止新的毒品人口產生。

所以未來我們的「反毒作戰」,將有幾個重點:

一、 設置毒物及化學物質管理機構,建立源頭到末端的完整流向管控,阻斷製造毒品的原料來源。

二、 為了防堵毒品及製毒原料輸入國境,未來將在既有跨國打擊犯罪機制的基礎上,與其他國家合作,強化邊境管理與毒品走私的查緝。

三、 強化整合「跨部會、跨縣市及跨領域」的合作資源,建立全國性的毒品犯罪資料庫、及跨區域的毒品聯防機制,壓制毒品犯罪的生存空間。

四、 在警察、教育、醫療等領域,增加中央與地方政府毒品防制的專責人力。

五、 推動第三部門與社區警政,結合NGO、企業、保全、志工等民間資源,與教育機關綿密的聯繫與合作機制,即時交換情資,輔導高危險群對象,在校園內深入宣導反毒,在校園外強力掃蕩,減少青少年接觸毒品的機會。

最後,反毒工作除了「預防」和「掃蕩」外,「治療」、「教育」和「輔導」也是很重要的工作。染上毒癮的人,一輩子都要和毒癮對抗,所以我們應該把藥癮者看成病人,而不是罪犯。

尤其毒品犯罪的再犯率高達九成,單純的刑罰,沒有辦法將他們帶離毒品的惡性循環。社會與政府必須提供更多的矯正與醫療資源,甚至必須以政府預算支持戒治過程中昂貴的醫療費用,協助他們重返社會。

在監所的受刑人當中,有相當比例是不涉及製售運輸的毒品施用者;針對這樣受刑人,在獄政上應該有新的思維,除了給予矯正治療外,更必須傳授專業知識與技能教育,使藥癮者能夠獲得一技之長,成為回復正常生活的支撐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