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議題分析

15歲至40歲之間的青年,理當是這個社會最有活力、熱情、創意的一群人。但是在臺灣,青年卻常自嘲為魯蛇(loser)。

從校園到社會,從學習到工作,從成家到立業,過去那種線性的、正軌的、可預期的生命週期早已被不規則、非典型的生命歷程所取代。努力的學生、煩悶的勞工、辛苦的爸媽、憤怒的公民、熱血的創業家,青年可能同時具有多重身分,也可能同時面對多重身分衍生的多重問題。

如果你是技職生,你將面臨技職教育與勞動市場的嚴重脫節。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發表的「103 年事業人力僱用狀況調查結果綜合分析」,從學歷的缺工率來看,以高中職的缺工率最高(36.4%);從職業類別的缺工率來看,以技藝相關工作人員、機械設備操作及組裝人員空缺人數最多(34.2%),技術員及助理專業人員居次(21.2%)。由此可見,技職教育顯然沒有發揮本來應有的功能。

如果你是基層學術工,你要小心高等教育的打工環境正在快速崩壞。根據教育部統計,大專校院目前有23萬人擔任兼任助理,從事各種教學、研究、行政的基層工作。然而,這批兼任助理薪資久未調漲,更因未受《勞動基準法》的保障,面臨超時勞動、雇主不合理的要求卻求助無門的困境。連本應為學生所信任的教育體系都成為剝削的來源,令人無言。

如果你是打工族,你會發現臺灣的國民教育,完全沒有告訴你如何在惡劣的勞動現場生存自保。許多剛剛投入職場的學生,因為欠缺勞動權益與勞動法規的基本知識,不懂得團結彼此據理力爭,只好自認倒楣,變相縱容了雇主繼續違法。目前的勞動教育只局限於社會教育的範圍,實務大多由工會代辦,無論是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還是高等教育,校園裡都嚴重缺乏勞動教育的課程。

如果你剛結束學業,等著你的可能不是職場,而是畢業即失業的命運。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的人力資源統計調查,2000年臺灣15歲至24歲的失業率為7.36%,2014年增加至12.63%,遠遠高於平均失業率(約略4%),是世界上青年失業率與平均失業率比值排名第二高的國家。可見臺灣的青年失業問題多麼嚴重。

如果你想「婚」了,居住與托育的重擔會阻止你繼續想下去。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發表的「103年人力運用調查報告」,25歲至29歲的年輕人,超過四成每週工時在45至59小時,平均月收入卻只有31,830元。根據2013年行政院主計總處「婦女婚育、就業調查」結果顯示,育有未滿3歲幼兒平均托育費用為每月16,060元,占兩位年輕人的月平均所得近四分之一。育兒成為年輕夫妻沉重的負擔。

接著如果這對新人不幸落腳臺北市,就算只是7坪的出租套房,每月房租支出就將近9,000元(以2013年第四季為例,每坪平均租金1258.6元)。光是育兒支出與房租支出,就占去月收入的42%。再扣除基本生活費,這對新人真正可支配的所得,幾無幾文錢可儲蓄,甚至可能還負債。無怪乎,臺灣在2014年的總生育率只有1.14人,無法從超低生育率國家翻身。

如果你想開創一番自己的事業,你未必會找政府幫忙,甚至還要提防政府幫倒忙。雖然政府推出了各種青年創業輔導計畫,但這些計畫散落在中央與地方政府各部門,申請身分與限制各異且申辦窗口繁多,投案企劃格式僵硬。與其說它們幫助的是青年,還不如說他們幫助的是專業顧問公司。政府邀集的評審又以學者與官僚為主,大多數輔導計畫仍停留在「貸款」而非「創投」的思維,以至於扼殺了許多創新創意。

如果你剛離開學校或者還在校園讀書,你一定印象深刻地覺得怎麼還會有這麼多不公不義的事情存在。在校園,各大專院校充斥威權統治遺留的陳規舊例。在特別權力關係之下,學生的言論自由、結社自由、集會遊行自由、平等權、自治權、校務參與權處處受限,校園民主化的路途仍然艱辛漫長。

在社會,最直接的限制,莫過於公民權的年齡限制。全世界大多數地區投票年齡大多已下修到18歲,包括英、美、法、德、義、澳大利亞等先進國家。即使是亞洲國家,韓國在2007年降至19歲,日本也於2015年通過修法降至18歲。臺灣,卻仍然停留在20歲。是我們的青年比較慢熟嗎?

正當青年還在懵懂之中,我們的政府又留下一籮筐債務給下一代。截至2015年6月底止,中央政府1年以上債務未償餘額5兆3,129億元,短期債務未償餘額787億元;平均每人負擔債務23.0萬元。雖然,中央政府負債尚未超過公共債務法第4條第1項規定40%的債務上限。但是,如果加上各級政府一年以上債務餘額則已高達6兆2560億7700萬元,早就超過40%了。何況,還有高達17兆多的潛藏債務,那是超高的所得替代率、不足的保險費率與退休金提撥率、以及退休年齡太早領取年金時間長所造成的。這些前人種下的禍因卻要後人承擔苦果,是典型的世代不正義。

要解決問題的第一步,就是承認問題的存在。熱血行動者、學生打工族、社會新鮮人、想婚情侶檔、青年創業家,無論哪一種身分,都有各自的問題。青年,理當是這個社會最有活力、熱情、及創意的一群人。我們能做的,就是為青年撕下魯蛇(Loser)的標籤,把這股活力、熱情、創意還給臺灣青年。

貳、政策目標

我們的三大政策目標是:「充實青年權利」、「保障勞動尊嚴」、「支持成家創業」。

第一、落實青年賦權:在校園裡,我們要保障學生的基本權利;在社會上,我們要降低公民權的年齡限制。賦予青年更多的權利,不只是為了改善青年的劣勢,更是為了讓臺灣的公民社會為向下扎根。

第二、保障青年勞動尊嚴:無論是在校園實習兼差,還是出社會尋職工作,當前青年的勞動條件都相當惡劣,世代不正義的後果卻是由他們承擔。保障青年的勞動尊嚴,就是在保護青年的可塑性與可能性,也就是在保存臺灣永續發展的契機。

第三、支持青年成家創業:要舒緩少子化與高齡化的壓力,就要增加青年成家的誘因;要克服經濟發展停滯的瓶頸,就要減少青年創業的成本。支持青年成家創業,就是支持一個更安定更美好的未來。

參、具體主張

秉持「充實青年權利」、「捍衛勞動尊嚴」、「支持成家創業」三大目標,我們把青年分成五大群組,每一群組都對應特定的身分,每一群組都有對應的具體主張。這五大群組青年分別是:熱血行動者、學生打工族、社會新鮮人、想婚情侶檔、青年創業家。

一、熱血行動者

(一)降低參政門檻

1.修改《憲法》,將公民權的年齡限制下修到18歲。

2.提升青年諮詢委員會的層級,從教育部層級提升為行政院層級。

(二)保障學生權利

1.以青年諮詢委員會作為對話平臺,推動全國學生權利與義務總體檢,通盤檢討學生權利與義務問題。

2.研議各級教育法規增列學生權益保障條款,落實學生言論自由、結社自由、集會遊行自由、平等權、自治權、校務參與權的保障。訂定修法時間表,舉辦分區公聽會,廣邀學生代表出席。

3. 高教評鑑納入學生權利指標,邀請學生自治組織與相關工會團體實質參與。

二、學生打工族

(一)推動友善實習生的產學合作模式

1.清點技專與高職的建教、實習類態,檢討現行法令規範不足部分,修法保障建教、實習、技術生權益。

2.建立跨部會的產學合作媒合平臺,監督學校與企業雙方,確保產學合作真正有助學生就業、提升專業能力。

(二)提升大專院校研教助理的待遇

1.確認大專院校兼任助理的勞工身分,將學生兼任助理納入適用《勞動基準法》。

2.進行大專院校人力需求總體檢,調查大專院校的教學、研究、行政的臨時人力需求及經費支出,要求大專院校依法承擔雇主責任。

三、社會新鮮人

(一)升級勞權教育2.0

1.於國民教育階段推動職場權益教育、鼓勵大專校院開設勞動教育通識課程。

2.由政府補助,協助勞教教材規劃及勞教教員訓練。

(二)協助青年就業

1.提供青年尋職支持

設置「青年初次尋職津貼」,開放畢業初次尋職四個月以上仍未成功就業的青年申請,舒緩青年急需收入的壓力,幫助青年找到合理適性的工作。申請青年需要定期報告求職狀況,並接受專業人員的就業輔導。

2.提升青年就業能力

推動「訓用合一」的就業訓練模式。針對專業人員評估就業能力有待提升的初次尋職青年,推薦其至友善企業學習新技能,由政府審核訓練計畫並部分補貼企業訓練費用,同時於訓練期間提供青年見習津貼。結訓後企業可視青年就業能力的表現,聘僱留用青年;未獲聘僱的結訓青年,再由專業人員提供深度就業諮詢,研擬新的就業訓練方案。

3.強化就業服務機能

建立「青年工作卡」制度,記錄求職狀況,由就業服務專業人員評估,推薦適合青年與雇主雙方需求的面試機會或提供職業訓練。補充就業服務站社工與人力,降低就服體系臨時人員比率,強化就服效能。

四、想婚情侶檔

(一)鋪設在地托育網

1.鼓勵男性申請留職停薪育嬰津貼,降低女性育兒負擔。

2.協助各縣市政府整合生育、幼托照顧、家庭與育兒服務資源體系,建立生育幼托服務資源地圖,提升托育服務的效率與品質。

3.針對0-2歲嬰幼兒,增加平價保母與托育中心。針對2-6歲幼兒,則推廣非營利幼兒園,提升公共與非營利幼兒園普及程度。

(二)打造友善居住環境

1.提供20萬戶只租不賣的社會住宅,其中部分租予青年。

2.檢討租屋法規,明確規範租賃雙方的權利義務關係,強化租屋糾紛處理機制,規範並遏阻租屋歧視,扶植租賃服務產業。

3.擴大協助青年租屋,針對所得偏低的外地租屋學生與就業青年,設計符合其需求的租屋補貼措施。

五、青年創業家

(一)營造開放友善的創業生態

1.整合台灣的育成系統並調整、鬆綁創業相關法規,加強協調各部門與各級政府間資源、資訊,讓各種青年創業輔導計畫發揮最大效益。

2.設置青年創業服務單一窗口,讓創業團隊不必浪費時間在資訊蒐集、公文往返,解決初期募資、發展產品到上市櫃過程所遇到的問題,提供系統性的協助。

(二)建立微型創業導向的創投基金

1.設置以微型創業為導向的常設性創投基金,開宗明義設定其「創投」目的,投資有潛力的微型創業。

2.創業團隊需要進行社會調查,包括市場調查與產業調查時,創投基金應該從寬補助該等社會調查,其調查結果應公開,成為創業創新的公共財。

(三)發展亞洲青年創新IPO中心

1.提供優惠措施,吸引亞洲各國青年來台就學、創業。擴大支持台灣青年赴海外研究、交流,加強青年國際視野並累積創新能量。

2.健全天使基金、創投及IPO機制,發展亞洲青年創新IPO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