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主席今(22)日出席「台灣經濟發展論壇-與未來國家領導人對談」活動。

蔡英文談話全文如下:

非常感謝工業總會的許理事長剛才對我們的提示。今天在場的所有工商業界的先進,尤其是今天舉辦的七大工商團體的理事長。我也了解今天在場也有電視直播,今天在場外也有勞工團體。這證明一件事,如果我是今天是來面試的,我的主考官就是全台灣的人民。現在我要在這裡,把我的經濟政策,再一次清楚的說明。

台灣近來的經濟發展的確面臨很多挑戰,這些挑戰剛才許理事長也提出了很多令企業界憂心的事情。這些挑戰,我相信部分是普世現象,比如:全球化、資訊科技的進步,以及中國大陸擠身國際競爭行列以後,所帶來的衝擊。有些則是我們台灣內部的特殊性問題。但無論挑戰來自哪裡,我們都沒有消極和悲觀的權利,我們有責任將這些新時代的挑戰和問題,通通轉化成台灣的機會。

這幾年台灣經濟陷入貧血式的低度成長,國際大環境轉壞固然是一個原因,也經常被政府當成藉口,但是,必須強調,台灣經濟不好,不只是短期景氣循環的問題,而是長期結構性問題所造成;治標的做法已經不能解決問題,必須推動結構性改革,讓台灣經濟作根本的改變,才能夠脫胎換骨,打開新的出路。

首先,我要再一次指出,台灣經濟的核心問題,就是經濟發展模式出了問題。台灣經濟成長太過依賴出口,出口產業又高度集中在資通訊產業,出口型態又是「台灣接單、海外生產」、以中國大陸為主要工廠的代工出口模式,這個在過去我們習以為常的經濟成長模式,今天已經走到了極限,如果不作根本的調整,將無法支撐下一階段的經濟成長,也無法改變低成長、低薪資、低就業的困局。

台灣的經濟問題必須解決。如果求迅速有效,短期確實有一些政策工具可以救急,例如台幣貶值、補貼與減稅等等,但是這些作法有些是短期措施,有些是「治標不治本」,對於國家的長期發展不見得有利。

因為台灣經濟的根本問題出在缺乏動能,我們的生產力沒有提升。既有的產業沒有轉型升級,新創的產業又沒有足夠的實力去填補產業外移所留下來的空隙。多年來產業結構的虛化,不只重創企業的利潤,也迫使台灣的受薪階級,陷入低薪與過勞的惡劣處境。

因此,未來的產業政策,必須要鎖定兩個主要目標,第一就是改善企業利潤;第二要提高勞工薪資。這兩項目標沒有先後順序,必須同步進行、與時俱進。

所以,民進黨提出以「創新、就業、分配」為核心的經濟發展新模式。我們認為,政府責任在打造一個支持創新的環境,用創新來帶動產業的升級與轉型,再以升級轉型來提高企業的利潤;產業一旦能創新升級,就能創造大量,而且優質的就業機會,也就有能力提高勞工的薪資和待遇。

上個月,我發表勞工政策時,就提出台灣經濟要走向「公平成長」,也就是「經濟要成長,分配要公平」。經濟成長的果實,務必要分配給每一個階層的人們,要讓每一個社會成員,都能在經濟成長的道路上,增進並且發揮個人的能力,進而擁有更多的機會和財富,這樣才能實現分配的正義性。

勞工如果有更好的報酬、有更好的工作環境、每個人都可以在生活和工作之間取得平衡,不但可以提高企業的生產力,也有助於產業的競爭力,更可以為台灣的經濟帶來活力。

除了分配正義之外,經濟成長也不能夠脫離永續發展的核心價值,因為「公平成長」也必須對環境公平。最近的「巴黎氣候協定」,舉世矚目,未來的產業將會「更綠」、對環境需要更友善,所以台灣要設定自己的減碳時程。

今年五月的時候,剛才理事長也提到,我拜訪工總,那時候我就說,企業其實不需要花錢投資政治,應該把這些錢用在照顧員工、回饋消費者、或者在環境保護的工作上。因為支持企業,保障勞工,本來就都是政府的責任。

下一任的台灣總統,必須面對的,不只是GDP要達到幾「趴」的挑戰,而是一個產業要如何發展、就業將如何提升、世代正義應該如何實現,以及人性尊嚴又如何確保等課題。

不論要如何成就上述這些課題,我們都離不開市場經濟。在我的觀念裡面,自由市場機制應該被充分尊重,但絕對不能放任,尊重市場機制這句話,也不應該成為政府沒有效能的託辭,或市場霸凌的護身符。在這個新時代裡,政府不應該在自由市場裡面缺席,對政府而言,該濟弱扶強時,就濟弱扶強,該維護國家利益的時候,就勇往直前,努力維護國家的利益。政府的責任是引導市場,讓市場的運作不至於背離社會福祉與全民福利。

市場必須顧及人民的需要,改善國民的生活品質;市場也應該連結在地,帶動產業的升級與轉型,提供更多、更好的就業機會。

所以,民進黨如果明年執政,我們在執政之後,將會用各種政策工具,來引導市場。我們會確實掌握台灣社會的脈動,以滿足人民需求為目標來創造產業,以產業的實質成績來提升民眾的生活。

我們舉例來說,發展長期照顧這件事,「長照」是要處理高齡化社會所帶來的問題,然而在解決問題的同時也能扶持出一個相當規模的長照產業。我們可以透過政府的力量,把市場上的服務網建立起來,讓台灣的長照產業往高品質的方向發展,既造福老人社會,也創造就業機會。

另外一個例子是,物聯網的發展的最新產業趨勢,發展物聯網需要多元、開放的產業結構,以及活潑的中小企業,所以非常適合台灣來發展。因此,我們積極在民進黨執政的縣市中,選擇了兩個城市,我們鼓勵 台中市與基隆市,作為demo site也就是示範的據點。上個月這兩個城市的市長,已經跟思科簽署MOU,開始規劃智慧城市。透過智慧城市的建置,除了能提供產業發展機會,還能夠便利市民的生活。

我深刻地體認,未來十年關鍵性的公共投資,不脫離下面幾個重大的領域:智慧城市、都市更新、公共住宅、新能源開發,水資源與供電基礎設施的升級、以及照顧設施的建立等幾大目標。

這些目標,就是引導市場的力量。朝著這些目標前進,不但可以擴大本土產業的規模,促進生產力,創造就業機會,同時也能帶來很多年輕人創意的空間。

我想,目前的政府,以及即將前來拜訪各位的其他總統候選人,都會告訴大家,產業要創新,台灣就必須進行轉軌工程,台灣就得從「效率驅動」轉向「創意驅動」,才有發展的機會。

這個說法,絕對正確,只不過,論調喊了幾年,也不見轉骨成功。長年以來「創新驅動」這個引擎,就是使不出力道給台灣開創曙光。一切的作為之所以白費,不外乎就是,政府沒有用系統性的思考來面對問題,部會間各自為政,沒有能力整合,以致投入的資源雖多,卻是瑣碎分散,無法奏效。

我有一個堆柴理論。這個理論說:做為一個政府,手上握有很多木柴,燒柴要有方法,如果一根一根燒,柴燒完了,火還是旺不起來。因此政府應該先把柴架好、堆好,再去點火,這樣的火就燒得旺。

也因為如此,我提出「五大產業創新研發計畫」,作用就是在堆柴,在整合資源。未來我們準備在北中南部,打造綠能、物聯網、生技、智慧機械和國防產業等五個產業創新生態系,讓創新的火苗,能燒能旺;也能讓北中南達到區域平衡。

這些生態系,每一個都是可以推進創新的hub(集線器),每一個hub(集線器),都要連結政府、法人、研究機構、本土產業,尤其是更要連結到國際的前導型企業、研發機構和創投資本,創造向上牽引的力量。

例如,在「亞洲矽谷」計畫裡面,我們會把美國西岸的創新能量,挹注到物聯網和智慧應用產業上。

在「亞太生技醫藥研發產業中心」的規劃裡面,會連結美國的聖地牙哥、波士頓、歐洲的瑞士等生技聚落,投入臨床合作、互相投資等項目,讓台灣成為全球生技產業鏈的重要節點。

在這樣的生態系設計中,政府所該扮演的角色就是有效的協調者的角色。像是在「智慧機械之都」的案子,我們要讓地方政府和中央部會合作,在中部地區組成常態性的專案編組,讓土地的取得、人才的培養、商展的行銷、技術的研發、關鍵技術的國際合作和併購,彙整在單一窗口下,全力來促成產業發展。

之所以我們選定這五個產業為創新研發計畫,有兩個重要考量,一個是這五項產業符合全球市場的未來潮流,另外一方面是符合台灣下個世代的需要。未來的台灣需要面對國家安全、能源自主、智慧城市、高齡化社會等等問題和需求,這些都跟這五項產業密切關連。

除此而外,這些被選入研發計畫的產業,還有一個特色,就是都可以強化台灣本土廠商的體質。我們舉個例子來說:生醫的製品很小,是小到要放入人體的材料;而國防產業的產品很大,大到能在海上航行,能在天空飛翔。但是,不管是大或小,都能提供五金加工的中小企業無限的機會,讓他們參進生醫和國防這兩個產業之中。這就是產業關聯效果的發揮。

此外,要做醫材器材或航太等級的產品,可能不在現在五金加工業的能力範圍之內,所以,這些產業的體質和技術都必須提升,這就是企業升級轉型的誘因之所在。

未來的政府不只為企業開路,也要給全民發展的機會。政府將帶動產業創新,產業就能提供全民研發、生產,以及行銷的機會。而人民有工作、有財富、有尊嚴,才是真正的幸福,而不只是一個「小確幸」而已。

政府要怎樣幫助企業開拓市場?這是我們另外一個要面對的問題。這可以分成「對內」與「對外」兩個部分來說明。

對內,就是內需市場的開拓。如同剛剛提到的,打造本土廠商可以參與的舞台,就能創造內需市場的投資、供給和需求。

又例如民進黨所主張的2025年之前,完成非核家園的政策,就能創造出綠電及節能需求,就可以支持台灣綠能產業的成長。

而台灣的綠能相關廠商先在內需市場練兵,培養實力後,再進軍國際,就有機會爭取全球綠能市場的商機。所以,台灣的內需市場是一個小聯盟,球打得好,技術精進之後,就有實力晉身全球市場這個大聯盟。

至於對外,當前的首要目標,當然就是爭取加入TPP。民進黨的新境界智庫,很早就成立了TPP對策小組,對於加入TPP,台灣面對何種挑戰,產業要如何轉型,法規要如何與國際接軌,都有深刻的研究和認知。將來我們如果有幸執政,我們也會參考日本的經驗,在行政院成立專責小組全力推動。

同樣的,我們也會積極爭取加入RCEP,並且不放過任何雙邊及區域FTA簽署的機會。

總而言之,先有強健的經濟體質,才有面對國際競爭的能耐。提升內需、勇敢轉型,加入國際,這才是適合台灣的發展策略。

另一方面,如果當選總統,我也會致力維繫兩岸關係的穩定和發展。我主張以「維持現狀」作為處理兩岸事務的核心原則,這也是台灣內部的最大共識。

所謂「維持現狀」包括幾個重要成分,第一,維持台灣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和中華民國既有的憲政體制。第二,兩岸之間要維持和平穩定發展的關係,未來會珍惜並且維護二十多年來協商跟交流互動累積的成果,並且在這個堅實的基礎之上,持續推動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發展。

維持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發展,是我對全體人民的承諾,當選總統後,我會信守承諾,堅定不移的維持兩岸和平的現狀。

企業是經濟發展的主角之一,剛才我們的理事長也提到的問題,企業始終關心的是「土地、水、電、人才和勞動力」等「生產要素」所帶來的問題。對於這些問題,我和各位一樣關注,未來政府將會全心全力協助解決,不會坐視。

首先,在土地資源上,民進黨智庫早已成立「基礎建設小組」,這個基礎建設小組,實際上處理的不只是土地,我們所需要的水、電、人力的需求都在我們這個基礎建設小組的作業範圍。這個基礎建設小組已經全面盤點台灣的土地利用與閒置狀況。

短期,我們會全面清查科學園區用地、工業園區用地,讓閒置的土地充分利用。

中期,中央會協助地方政府,開發既有的都市計劃工業區,把更多的土地釋放出來。

長期,會完成國土規劃,就像剛才我們理事長建議的,我們要優先確保農業土地、農業生產區跟保育區的土地,其他的土地我們保留。如果有需要,我們會依照產業規劃跟佈局提供給企業來使用。但我也要在此聲明,也說清楚,我們不會浪費,也不會放任浮濫使用我們珍貴的土地資源。我們更會去確保台灣整體的生態、環境生態的平衡。

第二,就是水的供給問題。事實上,台灣不缺水,台灣缺的是水資源的管理。將來我們會強化各地區水源聯合調度,平衡水的供給。

除了水的管理與調度,我們也要建置地下水的「戰備井網」,在不容許地層下陷的前提之下,「戰備井網」的建置,平常可以配合地面水做聯合運用,旱季的時候,則可作為備援的水源救急。

我們也注意到,應該為沿海的工業區,以及科學園區建立多元性的水源供應系統。所以,海水淡化廠和廢污水回收再利用系統,都是合適的方案。最後,其實也很可能是最重要的,就是節水,以及自來水管的減漏計畫更是當務之急。

第三,在供電方面,依照研究團隊的規劃和作法,即使是在用電需求持續增加的前提下,台灣未來並不會遇到缺電的危機。

首先,將來的政府一定要準時完成現在已經規劃好的「電源開發方案」;包括林口、通霄、大林,還有大潭電廠的興建、更新和擴充,並且積極利用民間閒置的「汽電共生」發電能力。我們的汽電共生其實還有很多的能量可以利用。

其次,我們要以管理手段減輕限電壓力,以後我們會利用「時間電價」來降低「尖峰負載」,鼓勵民間設置儲能和節能設備。

長期來說,台灣必須全力發展「再生能源」。夏天用電的尖峰,剛好是太陽能發電最有效率的時候,太陽能就可以好好地利用。關於電的問題,我相信等一下在座的各位會再提出來,我們還會再進一步的解釋電的供給與電價問題。

第四,關於人才和勞動力的問題,我曾經在許多場合說過,應該針對不同條件的外籍人才,設計相對應的簽證及工作許可證,並且合理化外國人士的所得稅制,打造友善外籍人士永久居留的環境。

針對國內人才,我認為,需要一個能與國際接軌的產業環境,大家才會願意留在台灣,而且工作才會有成就感。我也主張透過員工股票分紅、專利及技術入股、緩課所得稅等作法,把人才留下來。

至於人力的培養這一部分,技職教育應該要重新受到重視。技職教育與產業連結必須強化,學校要增進學生的基本能力,產業資源要直接連結學校,讓技職體制朝向產學雙軌制的方向發展,降低學用之間的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