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原住民族的長輩與朋友們早安,很榮幸在8月1日的早上,能在這邊觀看原運正名運動的紀錄片,與大家一起紀念「原住民族日」。

剛才在影片當中,我們看到了很多民進黨夥伴的身影。民進黨一直以來都和原運站在一起,任何原運的重要時刻,我們都沒有缺席。

原住民族日對民進黨來說,有很特殊的意義。首先,這個日子是為了紀念1994年8月1日,族人們經過十年努力以後,終於在第三次修憲,把憲法增修條文裡的「山胞」正名為「原住民」,不僅去除了長期以來帶有歧視意涵的稱呼,更突顯了族人是台灣「原來的主人」的地位。

到了1997年的第四次修憲,再把「原住民」改成「原住民族」,進一步肯認了民族的集體權利。如同大家在紀錄片中看見的,民進黨國民大會黨團曾經密切和原運夥伴合作,提案促成了這些深具歷史意義的修憲成果。

其次,原住民族日的制定,則是發生在民進黨執政的2005年。同一年,我們也通過了《原住民族基本法》。這些成果,這些都表達了,我們對原住民族地位與權利的重視。

我認為,原運正名運動的歷史,是台灣社會共享的珍貴資產,它不斷提醒我們,多元文化與族群平等是如何得來不易。因此,原住民族日並不只是原住民族的慶祝活動,更是最重要的「國家紀念日」。

我期待所有的台灣人,特別是年輕世代的朋友,都能從這個日子出發,更深入地認識原住民族美好而豐富的文化,進而發展出積極、多樣的交流。

在這個重要的日子裡,我也要以總統參選人的身分,正式公布民進黨在本次選舉中的原住民族政策。

我們的原住民族政策,將會延續民進黨長期以來一貫的理念:以國際的標準,尤其是《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的標準,強烈地重視原住民族權利的保障。

從這個角度出發,未來在民進黨重新執政後,我首先要以總統的身分,代表整個政府,向全體原住民族正式道歉。

為什麼要道歉?回顧台灣歷史,過去四百多年來,原住民族經歷了不同時期的統治者及外來移民,逐漸喪失了土地。一直到今天,我們都必須很遺憾地面對,原住民族人在經濟、教育、健康等統計指標上的劣勢。

要想解決長期存在的問題,我們必須先誠實地面對問題的根源,也就是歷史造成的迫害與不平等。我相信,惟有正視歷史傷痛,才能讓原住民族被壓抑的歷史觀點,有機會成為台灣人民不分族群共享的歷史記憶,然後帶來真正的和解與轉型正義。並且在這樣的基礎上,一起追求台灣的未來。

民進黨執政時期,一直都是最重視原住民族權益的政府。我們通過了原住民族基本法(2005)、原住民族工作權保障法(2001),成立了原住民民族學院,也成立了原住民族電視台。

在我們的任期當中,更推動了邵族、噶瑪蘭族、太魯閣族、撒奇萊雅族、賽德克族,五個原住民族的正名。

我在這裡宣示,民進黨下一個階段的目標,就是在重新執政以後,立刻逐步來推動穩健、而且實質的原住民族自治。

從1986年創黨黨綱主張「原住民族自治權」以來,如何實現原住民族自治,一直是民進黨念茲在茲的目標。2000年執政以後,我們除了通過《原住民族基本法》外,也曾經規劃過相當明確的自治法草案,並且三度送進立法院審議。

可惜過去幾年以來,雖然目前的政府也提出自治法案,但在內容上卻有不少瑕疵,缺乏空間範圍、土地權利、穩定財源的方案,不僅矮化了自治的地位,更壓縮了自治的權限,讓許多原住民朋友無法接受。我們認為,立法院不應該草率通過這種「鳥籠自治」法案。

我們認為原住民族自治,應該要有幾個重要元素:

第一,必須享有明確的空間範圍、土地權利,以及固定財源;

第二,自治政府的架構,要與原住民族對等、充分協商後才產生;

第三,賦予部落「公法人」的地位,讓部落成為法律上的實體,持續累積、強化自治的經驗與能力。

當原住民自治法完成立法,部落就可以組成自治籌備團體,和政府展開協商,依照法定程序逐步推動自治。我們可以選擇比較具備自治條件的部落,率先來進行,創造一、兩個成功的個案,成為自治的示範和起點。

這當然是一條充滿挑戰的路,但是它沒有那麼遙不可及,而且在我的總統任內,一定要踏出第一步!

藉此,我們希望原住民族人可以從四百年來「被決定」的客體,重新恢復成為「自己做決定」的主體。有了基本的自治團體、自治權限以後,其他幾項原住民族政策主張,一定都能更有效地落實。

除了自治的推動,制定完善的原住民族經濟政策,更是政府有必要關注的重點。

我們一方面會負起保障族人就業的責任,將修正《原住民族工作權保障法》,與公私部門合作,創造更多原住民朋友的在地就業。另一方面,我們會努力開創新的經濟模式,支持具有原住民族特色的部落自主產業,譬如地方文創、生態旅遊、友善農業,或是符合傳統互助精神的托育和照顧工作。

我們有一個更具體的目標,就是要提供超過一萬個工作機會。

要促進就業或鼓勵創新,背後需要金融政策的支持,因此,我們也計畫活化原住民族綜合發展基金,以「原住民族互助銀行」的模式,建構符合族人需求的融資、微型保險及創新育成機制,協助發展各項原住民族產業。如此,永續、自主的經濟發展,將有可能在原住民族社群裡實現。

在文化教育方面,我們要全面修正「原住民族教育法」,在各教育階段都納入原住民族的文化、歷史和語言。我們要編列充足的預算,維護原民台運作的自主與獨立性。

醫療照護的部分,我們要發展以原住民族文化、地理為特色的長期照顧體系,要符合原住民族長者的照顧需求。而且,要建構在地化的、社區化的福利服務。最重要的,我們要縮小原住民族和其他族群之間醫療資源的差距。

有關原住民族政策的各個面向,我們都擬定了具體的規劃方案。

同時,我要特別強調,原住民族政策不能只把焦點放在原鄉部落,因為有超過百分之45的族人,都設籍在都市,如何創造都市族人公平發展的機會,是當代原住民族的重要課題。

對此,民進黨將致力於加強都市原住民族與原鄉之間的支持網絡,鼓勵都市族人成為原鄉部落在外的發聲管道,原鄉部落則是永續滋養都市族人的基地。

我們具體的做法包括:擴大都市族人的政治參與機會、建立城鄉之間的產業連結、保障都市族人的居住權,以及維護都市族人接受民族語言、文化教育的權利。

最後,民進黨也並沒有忘記,平埔族群同樣是原住民族的一份子,應該要在恢復身分以後,得到相同的權利保障。今天在現場,有幾位平埔族的民族代表,是不是請你們站起來,也請全場的朋友們一起鼓掌,向他們致意,我們一定會為平埔族正名而努力!

我們要肯認平埔族的身分認同權利,制定相關的政策跟法律,積極搶救平埔族的語言跟文化。當然,配合原住民族人口因此而成長的比例,我們要同步增加原住民族的相關預算,促進各族群間的共生共榮。

各位來賓,各位原住民族的朋友,四年前,民進黨在《十年政綱》的族群篇裡提及,族群政策應該要「多元而對話」,讓不同族群文化彼此成為相互支持和發展的力量,才能建構在文化上健康、而且創新的公民社會。

四年後的今天,我們進一步提出了上述具體、而且與時俱進的政策方案。我要告訴大家,就如同剛才紀錄片中所呈現的,民進黨與原住民族,始終是對等的、共同前進的夥伴;未來,我們也一定會繼續秉持著原運的精神,追求深化原住民族權利的保障。

期待大家一起攜手努力,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