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持人劉主委、還有我們在場的張監察人、朱主席、宋主席、各位媒體朋友,電視機前面的國人同胞,大家好(國語、台語、客語、排灣族)。

一個人跌倒了,要爬起來不難。一個政黨跌倒了,要爬起來,可能也不難。不過,當一個國家跌倒了,要再爬起來,那是個非常痛苦的過程。

1980年代,我在英國唸書的時候,我親眼目睹了那個老牌的民主國家,如何從經濟蕭條、社會對立,一步一步地重新站起來的過程。當時,台灣的經濟發展快速、舉世矚目,我沒有想過,30年後的今天,我會站在這裡,向台灣人民報告,我要如何讓我們所熱愛的國家,再度爬起來。

台灣怎麼了?該怎麼辦?又該往哪裡走?這是過去這幾年來,每一個人民心中的疑問。

在這一場政見發表會中,我會把台灣人民的心聲說出來。我會告訴大家,台灣整體的經濟發展的方向。同時,我也會針對兩岸關係的主張,做出說明。未來,在後面的兩場政見發表會,我會陸續向國人說明,我對「居住正義」、對「能源規劃」、「年金改革」、「長期照顧」這些重大問題的看法。

我說過,政治應該由政策所組成。所以我也很期待今天跟將來兩次的政策發表會,我們有足夠的時間來向全國的人民來報告。從我擔任民進黨主席以來,我一直堅持用我的方式,來改變台灣的政治。今天這個重要而神聖的場合,當然也不會例外。

我想先從一個真實的故事開始。我認識一個三十歲出頭的年輕人,他的父母親,在中部經營一家小型五金加工廠。工廠雖然只有不到十名的員工,但是在業界也有些名氣。這個年輕人退伍之後,決定回家繼承家業。

可是幾年下來,他發現生意沒有起色。年輕人想衝,但是不知道要衝向什麼方向。他的父母親想守,但其實也守不了多少年。

訂單一天一天的在流失,來自中國大陸的競爭越來越大。要投資設備,他看不到未來;要升級技術,也後繼無力。這個年輕人,跟他的父母親的衝突越來越大。後來,他決定先離開家裡一陣子,因緣際會,他變為我的幕僚。

他對自己無法繼承父親的工廠,有一份愧疚感。他想到那些員工的未來,也想到半夜還在做樣品的父親,他的眼淚就掉下來了。

各位,這個年輕人的故事不是個案,也不是特例。我在虎尾的毛巾工廠,就看到另外一個中小企業的第二代,同樣的流下了眼淚。這些人都很努力,不過,他們都有著同樣的焦慮。家族的事業,想接,卻接不下來;想走,卻捨不得離開。

中小企業曾經是台灣經濟成長的引擎,但是,現在陷入困境。全球經濟不景氣是事實,紅色供應鏈的衝擊也是事實,但是我相信,他們有能力度過難關,他們只是在等待政府告訴他們,台灣的經濟,到底要往什麼方向去。

不過,很不幸的,我們現在的執政黨,好像不太明白這個道理。每一任閣揆都說要拚經濟,但是,都只有口號。說要開放、要創新、要推升經濟動能、要改善經濟體質,卻一直拿不出具體的辦法,來幫助我們的產業轉型升級,幫助我們的產業開拓市場;台灣甚至在創新跟創業的環境愈來愈差,企業人才不斷外移,甚至被中國企業大量挖角,經濟愈拚是愈倒退。很多在國外的年輕人找不到回家的路。

政府沒有領導大方向的能力,只好搞一些對經濟低迷的時候起不了多少作用的「小確幸」。

今年台灣的景氣,已經連續好幾個月,亮起藍燈,但是,我們看到,最近馬政府推出的對策,只是鼓勵民眾換手機、買冰箱、買冷氣。這個方案美其名叫「短期」刺激消費方案,但實質上,只是撒錢希望民眾覺得政府有在做事。

在這裡,我也想請教朱主席,國民黨對台灣經濟的長期規畫到底在哪裡?人民可以追求小確幸,不過,當一個政府,每天想著「小確幸」,人民只會陷入不幸。

台灣所需要的,是讓國家脫離泥沼,讓經濟重新「開機」的根本方法。這就是我站在這裡的目的。我要幫這個年輕人,以及千千萬萬個中小企業,解決他們生活跟事業上的問題。

所以,重新找回台灣經濟發展的大方向,就是未來政府最重要的責任。我們跨出的第一步,就是提出五大創新研發計畫,要以「綠能科技」、「智慧機械」、「物聯網」、「生技醫藥」以及「國防產業」,點燃創新的火苗與動能,來帶動產業結構的全面調整。

這五個產業,都是下個階段全球最有潛力的產業,世界上已經有很多一流的公司。未來,如果我當選總統,我的政府,會全力把這些國際的資源帶進台灣,協助企業升級技術。

我們會連結美國、日本的人才、技術和資金,一起來推動台灣物聯網的「亞洲矽谷」。

我們會和瑞士、和美國的一流生技聚落,一起來合作、來推動「亞太生技醫藥產業研發中心」,讓台灣成為全球生技產業的重鎮。

在這些計畫中,我們還會整合產、官、學的資源,作為本土產業投入創新的後援,讓大家順利走向升級轉型。

更重要的,創新研發不只是大公司的事,很多本土的中小企業,擁有最好的技術和最有創意的腦袋,我會支持中小企業參與創新計畫,讓中小企業找到發展的方向,再一次成為台灣經濟前進的引擎。

除此之外,我會去創造內需市場。未來,政府的公共投資,應該引導台灣內需市場的發展重心,走向「智慧城市」、「城鄉更新」、「綠色能源開發」、「供水系統與智慧電網的升級」、以及「社會住宅、照顧設施的建立」上面。

這些,都是台灣人民最需要的服務,也是本土廠商的商機。內需市場要成為台灣企業的小聯盟,等到技術鍛鍊成熟之後,再前進外銷市場打大聯盟。

我認為,外銷和內需並重,台灣的經濟體質才會更健康。

我的五大創新研發計畫,加上,政府對於內需市場的策略應用,將會創造出優質的就業機會。如果企業透過創新,做出毛利更高的產品,我們就可以支付给員工更好的薪水,我要讓台灣人可以靠自己的技術和專業,賺取有尊嚴的報酬,擺脫低薪與過勞,擁有更好的生活品質。

這就是我所提出的,「創新、就業、分配」為核心的經濟發展新模式。

我們不只要小確幸,我們更要有大方向。各位親愛的台灣人民,這就是蔡英文要帶領台灣前進的方向。這個國家,已經很久沒有領導人願意去做那些,短期間不會有掌聲的事情。但是,我願意。而且,我會把它看成是對這塊土地上,最嚴肅的使命。

要救台灣的經濟,就必須從現在開始,下定決心,徹底調整台灣的產業結構和經濟體質。

我希望,幾年之後,那一個年輕人已經回到家鄉,接下他父親的工廠。我會找時間去看他,我也希望跟他坐在工廠裡,一起看見台灣的改變。我也期待在台灣千千萬萬個年輕人,從2016年開始,我們一起把台灣帶到改變的方向,千萬不要放棄,我們永遠會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