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持人。首先我要先簡單回應一下朱主席剛剛的指教,朱主席說還有很多年輕人在中小企業成功的案例。不錯。確實很多。在我的「英派」那本書就寫到很多,也看了很多,但是我要告訴朱主席還是有很多人在掙扎當中,他們的數字可能比成功的人還要多。他們很可能不在新北市,也不在桃園,他們是在全台灣每一個地方。所以我也要呼應宋主席的說法。是不是請朱主席到台灣很多的地方,都去看看真實的情況,319個鄉鎮我都走過了,我要跟宋主席報告。

在經濟成長的部分,朱主席剛剛說他在擔任副院長的時候經濟成長率是最高的,不過您不要忘了,您的前一年剛好是金融危機,那是一個負成長的時候。第二年當然會比較高一點,我要跟朱主席報告的,我做行政院副院長的時候,連續好幾年的經濟成長率逼近六個百分點的成長率,是這段時間以來,經濟成長可以維持在那種程度唯一的一段時期。自經區其實是一個過時的觀念,是一個出口加工的觀念,對我們現代的創新產業其實是落伍的。

我提出的五大創新產業,就是要帶著台灣的產業,走向下一個世代的產業結構,創新產業結構不會跟傳統產業脫節,事實上我們講的國防產業,生技醫藥產業也好,他們有很多的元件,都是用五金加工業者,也就是傳產的幫忙,所以這些是帶動台灣整體產業發展,不是幾個在高科技的項目,下面我想用一段時間,向大家報告我的兩岸政策。

我從很早以前,就開始接觸與參與兩岸談判。1998年,我和辜振甫先生一起到北京,重新啟動已經中斷五年多的「辜汪會談」。這場會談是全球媒體矚目的焦點,我們密集沙盤推演,目標是要促成一場成功的兩岸交流,更重要的,我們要維持「對等」,把台灣的民主和主權的意涵,在對岸及國際上完整呈現。辜老在談判桌上的成熟穩健,以及臨場反應的風采,讓我印象深刻。

2000年,台灣首度政黨輪替,我擔任陸委會主委。我們的團隊與對岸,進行了很多的雙向互動和溝通,最後我們成功的推動小三通,以及春節包機直航。接下來,我們也完成了台港航權談判、台澳航權的談判。

我可以很驕傲的說,當時我們的團隊,在面對中國大陸時,都是以沉著穩健、不卑不亢的態度,來面對每一個挑戰。

這些年來,辜老在兩岸談判留下的身影,就是我的典範。它提醒著我,越是困難的時候,談判者更應該有沉著的態度,和穩健的決策。在兩岸交流的過程中,不能有私人利益,不能有黨派之見,越是爭議的議題,就越要以凝聚國民共識為優先,絕對不能為了虛幻的歷史定位,而犧牲了台灣人的尊嚴,與台灣珍貴的民主自由。

如果辜老地下有知,看到國民黨的高層坐在中共的閱兵台上,看到馬習會的時候馬總統的表現,不知做何感想?

兩岸關係,攸關兩千三百萬人民的利益和長遠福祉。我如果當選總統,我會超越政黨,包容不同意見,建構一個有堅實民意基礎、可受信賴的兩岸關係互動架構。

也就是:我將會以「維持現狀」的「台灣共識」為核心,遵循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並在過去二十多年,兩岸協商和交流互動的成果基礎上,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的發展。

我也承諾,未來將依據三大原則,來處理兩岸問題:第一原則是溝通;我的決策會遵循民主機制,公開透明。我主張訂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讓兩岸政策接受人民的監督。

第二個原則是誠信,我會說到做到,不輕易承諾,但必定信守承諾,我相信這樣的政府,才會得到台灣人民,與國際社會的尊重。

第三個原則是,兩岸關係不應該被當作選舉的操作。我認為,任何政黨都不應該因為選舉,而將高度敏感的兩岸關係作為工具,藉機謀取利益。

我再一次強調,兩岸問題處理,必須有國內的最大共識、兩岸的相互諒解,及國際社會的充分支持。所以,面對國內、國際和兩岸,必須做到溝通、再溝通,並且藉由周全有效的民主程序,讓人民能夠參與其中。

同時,也必須要有誠信,說得到,就要做得到,讓政策保持一致性、穩定性與可預測性。

更重要的是,我絶不會把個人或政黨利益,擺在國家利益之前,更不會拿台灣人民的前途做賭注。我一定會堅持這樣的承諾,讓兩岸關係,互利雙贏,波平浪靜。

民進黨不會閃躲兩岸的議題,一直以來,我們的態度都很清楚。我們不會逢中必反。所以,在這裡,我要主動利用這個機會,向全國人民,再一次清楚說明,民進黨在兩岸關係的立場。

我知道,國民黨最喜歡問我,我所說的「維持現狀」,和馬總統的有什麼不同?

我的答案是,當然不一樣。我的「維持現狀」,是民主透明、人民參與,不是黑箱作業,更不是民主倒退。我的「維持現狀」,是維持公平正義、是全民共享,不是少數人寡占,也不是權貴壟斷。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是要確保台灣人民的選擇權,而馬總統的兩岸政策,將會限縮人民的選擇空間。在我身旁的朱主席,也曾經批評馬總統的兩岸政策,造成分配的扭曲,與特權的疑慮。

其次,國民黨經常恐嚇台灣人民,要大家接受他們所謂的「九二共識」;他們的「九二共識」,不斷質疑沒有「九二共識」,如何「維持現狀」?對此,我要特別強調,民進黨沒有否認一九九二年兩岸會談的歷史事實,也認同當年雙方都秉持相互諒解精神,求同存異,希望兩岸關係往前推進的這一段協商溝通的經過和事實。這也是兩岸交流累積成果的一部分。

二〇〇〇年之後國民黨創造出來「九二共識」,但是,「九二共識」的內容,不僅在兩岸之間有極為不同的認知,即使在國民黨內部也有許多不同版本,而且變來變去。洪秀柱副院長說「一中同表」,朱主席講「兩岸同屬一中」,馬總統則在「馬習會」公開致詞說,「九二共識」是「針對一個中國原則達成的共識」。

這些說法越來越傾向北京對兩岸關係的主張,也讓越來越多的台灣人民,尤其是年輕世代擔憂:

我們自己決定台灣未來的選擇權,是不是能守得住。

朱主席日前說,不接受九二共識,就是挑釁,這是一種危險的二分法,突顯出朱主席對兩岸問題缺乏嚴肅的思考,對人民所擔心的事情,缺乏同理心。只想在選舉中做政治攻防,反而限縮了台灣自主的空間。

這幾年來,國民黨在「九二共識」議題上的混亂,造成台灣內部長期爭議不斷,馬總統的支持度及信任度不斷下滑。

這個嚴酷的事實,是國民黨自己必須認清,並且嚴肅面對的。所以,我認為,不需要為這個議題上繼續內耗,應回歸到九二兩岸會談的基本事實和「求同存異」精神。

如果我當選總統,我會根據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並且基於民主原則,在最大的民意基礎上,來推動兩岸政策。

對於許多的主張,我們都願意討論,也願意盡最大的努力,來尋求台灣與中國大陸之間,有一個彼此都能接受的互動之道。我們不會挑釁,但希望兩岸能平心靜氣,坐下來理性地談問題。

各位親愛的台灣人民,包容,和解與團結,是我從政以來,始終堅持的事情。

這個國家真的應該要團結在一起了。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中華民國也是台灣人的中華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