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持人。

首先,我還是要回應一下剛才朱主席的幾點,朱主席剛才自己覺得他在新北市的表現非常地好。事實上,我跟他講的是說新北市或許有一些成功的案例,但整個台灣,還是整個新北市,還有很多的中小企業,還是陷入在困難當中。如果朱主席真的覺得自己做得很好的話,為什麼新北市市民的感受是不一樣的?為什麼歷來的調查你都屬於後段班呢?

至於兩國論,在這裡我倒是要講一下,兩國論提出來的時候,是國民黨的總統所提出來的,當時所有的國民黨的從政人員都是同意的,朱主席那個時候是立法委員,同時簽署了,也去贊成了兩國論,今天朱主席在質問我這個兩國論,但是不要忘了,這個是在國民黨執政時期的國民黨的總統提出來,而且是國民黨上下都是同意的事情。那我倒要反問朱主席,現在的中國國民黨的主席,你打算要怎麼樣回答這個問題?

另外,我也講到台灣共識沒有錯,現在的台灣共識就是維持現狀,我提出來的維持現狀,台灣人民是非常非常高的比例都同意我的維持現狀。剛才在上一輪的發言,我也講過,我的維持現狀跟馬總統的維持現狀是不一樣的,顯然朱主席也沒有仔細聽,居然回來問我說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我倒是要請教朱主席,剛才宋主席也說過,你說同屬一中,這個是媒體扭曲你的說法,但是我也想請教,就是洪秀柱副院長也說過你去拜訪了他,你也同意了他的講法,叫做一中同表的這個講法,這個你也從來沒有否認過。所以,我也想請朱主席是不是利用這個機會,可以把他說明一下。

另外,民進黨執政的時候,其實我們開拓了很多了可能性。你剛才講的台紐、台新的自由貿易協定,事實上都是在民進黨開始,就已經開始在談的自由貿易協定。大家都知道,自由貿易協定的簽訂跟談判最困難的就是開始。如果在我們執政的時候就可以開始台紐跟台新的自由貿易協定的話,後面就是技術問題的處理

在民進黨執政的時候,我們打通了小三通,我們讓包機直航上路,我們讓規劃的大陸觀光客都開始,我們也大幅去修改了兩岸關係條例,把國民黨執政的時代,全面禁止兩岸交流的這個法規結構,改變成符合WTO要求的這種交流的經貿的法規結構。

這些都是民進黨打下來的基礎,在國民黨執政的時候初期,2008年執政初期的時候,不僅是當時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先生,那時的馬總統都公開的去肯定民進黨執政時期打下來的基礎。

今天,我們所做的、所看到的兩岸交流,其實很多都是從民進黨從2000~2008年這段時間去把它累積出來、去把它做出來的事情。2004年,我做滿了陸委會主委以後,我退下來的時候,我還記得,有一家媒體,中國時報做了民調,我那時候的民調滿意度是將近59~60%,是所有內閣閣員裡面前一兩名。

我想請問朱主席,現在的國民黨的內閣裡面,有哪一個首長有這麼高的滿意度?那表示說,在那個時期,其實人民對陸委會的表現是肯定的。

我也必須要在這裡說,我們執政的時候,在處理兩岸關係,或許因為我們首次執政,有一些經驗尚不足的地方,我們也去學習、也去檢討、也去反省。我們也提出非常穩健兩岸關係主張,我們也希望在這個穩健的兩岸關係,可以縮小跟中國大陸的差距,也能保住台灣人民的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台灣人的民意是存在的,台灣是一個民主的社會,台灣人最重要的就是說,在這個最關鍵的問題上不想缺席,他們也希望能夠在未來最關切的議題上他們也能夠參與決策的過程。

所以,黑箱不是選項,我們必須要尊重台灣人的民意,讓台灣人有參與機會,民意是希望有兩岸和平,民意更擔心的是,以國民黨現在黑箱的處理兩岸關係,而且不讓民意有表達的情況下,在不知不覺中會喪失對未來的選擇權,這是民意最擔心的事情,也是任何的台灣政治人物,也是任何台灣領導人、任何總統必須要去做的事。

所以,我在這裡再一次的呼籲朱主席也好,國民黨也好,你看的是中國大陸,希望跟中國大陸保持好的關係時,也回頭看看,台灣人民對兩岸的期待在哪裡,台灣人是擔心,擔心我們的產業是不是會因為中國的企業挾著國家的資金進入台灣,去打破台灣整體產業的結構,台灣人能有個比較自主地產業結構受到侵蝕,或是控制將來要接軌全球的困難,這些我都要請朱主席好好想一想。

在這裡我要跟所有的國人同胞報告一件事情,如果明年我當選了總統,我一定會立刻啟動四個機制,來做台灣的改革,因為台灣已經到了一個非改不可的時候。

首先,我會啟動朝野共商國是的機制,這個機制必須是經常性的,這是深化民主的重要步驟。我會讓朝野之間可以分享資訊、相互諮詢、建立共識。

第二、我會啟動產業體質的調整機制,積極推動經濟發展新模式。我會邀集各界的朋友,加入我們規劃好的方案,有系統、有步驟,一步一步找回台灣產業的動能。

第三、我會重啟年金改革的機制。我會在就職的第一天,就開始籌備,年金改革的國是會議。我會在團結社會的基礎上,凝聚不同的年齡、不同職業的共識。我會確保台灣的財政在穩定中改革,也會確保每一個國民在老年的時候,都能得到國家應有的照顧。

第四、我會啟動全面對外關係的溝通機制。政權交接,新政局開始,國際間跟中國大陸,對台灣未來的情勢都會很關心。我會透過這個溝通的機制,去傳達台灣的立場,確保新的政權與新的民意的穩定。

親愛的台灣人民,在過去這幾年,大家的生活都不好過。但是,這個國家的美麗就是在於,即使日子不好過,但是大家都沒有放棄。從南到北,從西到東,從平原到高山,不管在任何地方,我們都看到台灣人民堅韌無比的意志。

今天,我能夠再一次站在這裡,競選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的總統,就是各位給我的動力。就是因為,這幾年來,我看到的台灣民間社會的精神與活力,讓我反省,讓我堅強,讓我知道,我身上還有一個責無旁貸的使命。謝謝你們把台灣撐起來。

台灣的精神一直都在,我在台灣各地都看到了台灣,台灣人在每一個角落都繼續的打拼,都繼續的在奮鬥,他們從來都沒有放棄。當政府沒有辦法幫他們的時候,當政府放棄他們的時候,他們從來沒有放棄過。那麼他們剩下所需要的是什麼?就是我講的,他們知道他們一定可以渡過難關,但是他們要的是政府的領導,政府的決心,給他們一個方向。所以台灣人等的是一個有方向、有決心、也知道人民的需要跟人民所要走的那一條路在哪裡的一個政府。

所以在這裡,我要再向我們全國的人民報告,我從來不會隱瞞我所領導的政黨曾經失敗過,如果不是民進黨已經改變,我也不敢奢望,台灣人民再給我們一次機會。

我懇請大家,好好地看著這個黨,然後,用最嚴格的標準來檢驗我這個人。

四年前,我們在民主的選舉中失敗,這四年來,我們選擇用更民主的方式來說服台灣人民,我們已經反省,我們已經成長,我們已經蛻變。

我看到了台灣社會的美,這個活力而堅韌的社會,應該是由一個有決心、有能力的政府來跟他們一起努力。請給我們一個機會,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