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問一、90年代開始的「反雛妓運動」,歷經5年,立法院才通過醫「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我們主張立法院每年局部改選1/4,讓新民意定期匯入立法院,請問您同意嗎?

●答:

國會是民意的最前線,但是國民黨長期佔大多數的立法院,卻成了改革的絆腳石,不但沒有推動改革法案,問政品質不佳,討論法案時往往都草草了事,難怪在網路上,會票選出這樣的題目。

但是我們都知道每年局部改選1/4的立法委員,牽涉到「修憲」層次,其困難度稍高,不過,我們民進黨一向歡迎多元意見能夠納入未來修憲的討論。例如,民進黨就主張降低政黨分配不分區席次的得票門檻從5%降到3%,藉此讓社會各界多元代表性,得以進入國會。

即使在現在的制度底下,我們已經做了很多努力,希望能夠加強議事的效率。這一屆我們的不分區立委名單,就有好幾位是社會福利領域的專家,包括吳玉琴、王榮璋、陳曼麗等,而且地區的委員包括吳思瑤、蘇巧慧、鄭運鵬、張廖萬堅也都是民進黨對於兒少福利很重視的委員,未來我們的團隊一定會在立法院對於兒童、青年權益的保障,提供最好的幫助,這也代表民進黨是讓各種不同的族群能夠進入新的國會,在國會當中能夠反應新的民意,讓國家改革可以推動得更好,推動得更符合理想。

所以,即使局部改選得部分沒有辦法解決,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這個政黨能夠提出最好的人選,不只限於該政黨,像民進黨推出來的不分區立委,就有很多不是民進黨的,明年1月16號以後,請大家讓國會政黨輪替,以打造新國會、新政治、新台灣,謝謝大家。

●提問二、非洲將出現一個新國家--東非聯邦,是世界第16大國。請問對於東非聯邦,您是否有具體的外交計畫?請問,我國的軟實力要如何展現在國際外交上?

●答:

創造一個穩定而友善的國際環境是不分藍綠、超越政治的全民共識。也是未來民進黨政府的首要任務之一。

因此,我們絕對不會放棄與任何國家或組織建立友好關係的機會。我們知道,東非聯邦尚未正式形成一個國家,目前仍是一個區域性的組織,未來也可能會有不同的遭遇。尤其是當地人民,仍處在戰亂當中,很需要國際援助。我們會密切觀察這個組織的最新發展。

蔡主席和我已經多次強調,民進黨政府會推動一個新時代的外交,充份發揮台灣在醫療衛生、人道救援、精緻農業、技職教育、科技合作和經貿投資等軟實力的優勢。透過台灣的NGO、青年參與以及地方政府對城市外交的推動,我們會以務實參與為原則,發展台灣的國際關係,做出有意義的貢獻。

我當年擔任衛生署長防疫SARS工作中,就已公開 透明的方式,與世界各國分享SARS的疫情,並且與美國加拿大歐盟就與新加坡以及世界衛生組織,進行了密切的防治經驗交流,台灣的醫療與防疫成績,給世界各國留下深刻的印象。也促了台灣能被以觀察員身分參加世界衛生大會。這就是我國軟實力的例子。另外,我在國科會主委任內,也與歐洲、美洲、亞洲研究機構,簽訂五十多項科技合作協議,達成五百多項合作專案,強化科技人員的互訪交流。可見我國在科技合作上,也有深厚的軟實力。蔡主席和我都有豐富的經驗。

●提問三、從文化部補助立委事件不難看出,文化部已淪為民代選民服務的提款機,文創扶植措施更是怨聲載道,請問候選人,是否贊同國家採行改良式半總統制,讓經高度民意檢驗下的文化部長,來主導國家文化發展?

●答:

過去七年多來,文化部的確有一些負面的評價。國民黨的文化施政,依舊停留在「由上而下」的治理模式;文化部門,也經常淪為政治的化妝師;文化資源的分配,更有讓很多人詬病的政治考量,因此,不斷發生像夢想家活動等等濫用文化資源、政治介入文化的亂象,實在讓國人痛心。

政治可能有藍綠,但是文化不應該有顏色,民進黨執政,會讓專業歸專業,文化歸文化,政治歸政治,一定會讓文化施政能夠真正回應民意、符合期待。

蔡英文主席和我若當選,我們會要求文化部必須與產、官、學各界充分溝通跟密切合作,文化部長必須定期跟不同領域的藝文工作者交換意見,聆聽他們的建議和需要,這方面的努力也會予以制度化。

我們會落實行政中立跟責任政治。文化預算不可以像現在一樣,變成一黨之私的政治酬庸工具;也不可以浮濫編列預算、好大喜功。

我們認為,文化是促進國家進步的關鍵,也是國家最重要的軟實力。因此我們強調文化施政是政府的核心工作,絕對不是裝飾品。

民進黨已經發表了完整的文化政策,包括訂定「文化基本法」、確保文化多樣性、支持創新的表現形式,以及數位科技等新媒介、並且善用文化軟實力重返國際社會等等。所以我們要將台灣有特色的文化和國際接軌,用文化外交,讓全世界的人都能夠認識台灣。

●提問四、請問候選人,歷來重大交通建設,如期完工寥寥可數,一再追加預算更是常態,卻不曾有相關究責,請問您如何改善?您是否認同所有公職人員不因退職、退休而免除其保證責任?

●答:

民眾對交通等重大公共工程常有效能不佳等負面印象,有部分是因為遭遇了環境上不易克服的問題;有部分是相關制度不夠完善,但是,說實在話,大部分都是因為領導者執行力不足所致。

在執政力的部分,民進黨執政的期間完成了的「中二高」、「雪山隧道工程」、「員山子分洪道」、「12條東西向道路」等多項工程,沒有工期一再延宕的問題。至於在經費的部分,

➢ 中二高(後續計畫)預算編列原規劃5000多億元, 我們只用了2000多億。

➢ 基隆河整治(91-94年基隆河整體治理前期計畫) 的預算原規劃1千多億元,我們只用約320億元。

➢ 桃園大潭電廠(主設備和天然氣採購部分)預算原編列4000多億元,節省了1000多億元。

不僅沒有大量追加預算、而且施工品質良好,這其實是許多公務人員他們群策群力的成果展現。反觀,我們來看,新北市的三環三線到現在為止遙遙無期;新北市本來說要提供18萬4千戶青年住宅和出租的國宅,但是在第一任市長任內也只完成了11戶。至於機場捷運原定在2010年完工,馬政府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延宕,到現在為止還無法通車,同樣是公務員,很奇怪,在綠色執政時,工程效率高又能夠省錢,但是在國民黨執政的時候,工程延宕又浪費錢,我想,執政者的決心和領導力,是工程能夠如期完成的最重要關鍵。當然我也同意所有公職人員不應該退職退休而免除其保證的責任,但是我覺得更最重要的是,所有的基層公務人員,他們都是盡心盡力在做他的工作,我們應該鼓勵他們,最重要的還是執行力,還是領導者的能力,謝謝大家。

●提問五、台灣國防、外交、政策、經濟等重大問題,該由誰來定奪?誰可以決定台灣未來?您同意依據我國通過的聯合國公約,讓2,300萬台灣人民行使自決權?

●答:

公民自決權本來就是人民的基本權利,全台灣2300萬人民都應該擁有自主權、自決權,這是理所當然的。

經過人民長期的共同努力,台灣現在已經是民主國家。可以選出行政首長以及國會的代表,但是遇到有爭議,或者涉及人民重大權利的變革時,代議政治是可能有其不足。因此公投法就是彌補代議制度不足的一種救濟。

然而在國民黨長期佔大多數的國會,過去阻擋了上百次的公投法的提案,現在好不容易通過了【公民投票法】,但是其所規範的「聯署門檻」和「通過門檻」都太高了。

甚至還設置了違憲的公投審議委員會,可以隨意否決民眾經由一張張聯署書所提出來的公民投票案,導致我們的公民投票法被稱為「鳥籠公投法」。因此,我們在實踐公民自決的過程當中,確確實實未來還有努力的空間。

民進黨的立法委員,呼應了社會的期待,在今年4月經過一番努力以後,在委員會通過了初審的修法版本,內容包括了「公投提案門檻降為萬分之一」、「連署門檻降為四分之一」,投票通過門檻改為「簡單多數決」;並且刪除了違憲的公投審議委員會。所以明年二月新國會誕生的時候,我們也希望,民進黨還有所有的改革力量能夠結合起來,讓我們「進步大聯盟」,大家一起來努力,來推動這個立法。讓我們未來的公投法能更符合人民的需要,讓人民更能夠來行使他的自決權,謝謝大家。

●提問六、請問候選人,您是否同意要求立委應為專職,不論直接或間接,均不得再有經營、投資、兼職行為,連續3個月出席率未達2/3者,其職權自動終止,以要求立委全心專注於議事?

●答:

對我而言,我一直認為,也一直相信,政治應該是服務的志業,而不是營利的事業。不管是立委、公職或是政黨都應該有這樣的自我認知和標準,所以我們民進黨相當贊成立法委員應該專職化,在2007年推動單一選區改革之後,立法委員即使沒有兼職,如果要滿足選民的服務案件以及立法院法案和預算案的審查,其實就已經忙碌不過來了。

民進黨所提出的國會改革主張當中,「立委專職化」便是最主要的環節,要落實利益衝突迴避的精神,主要就在於修正【立法委員行為法】內容,包括:立法委員不得兼任其它公職或營利事業之職務、具專門執照者(如律師、會計師),於任期中不得執行職務。

而為了讓國會議員有更足夠的資訊進行監督和問政,民進黨也主張立法院應該能夠提供專業協助、加強立法院幕僚機構的質與量,特別是法制局及預算中心的功能。這樣才能提升立法院的問政品質,才能對行政部門才能夠有所監督制衡。

以往,民進黨立委審查法案都十分的用心,國民黨卻在國會有許多無法落實而成為絆腳石,有許多草案匆匆審查就了事,像是半分鐘事件,就因此引發太陽花學運,顯示了立委如果不專心做工作,就無法很公正的主持委員會的議事討論,因此也造成國會的失能,所以我們覺得立委應該要有專職,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