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問一:

在2000年爆發SARS記憶猶新,而台灣在當年致死率全球第二,醫務人員死亡數也是第二,總病例數全球第三,台灣也是最後一個國家從疫區除名的,今年登革熱疫情從台南大爆發,病例累計已經有四萬三千多例,今年已經陸續死亡了211人,一年的感染人數就相當於過去20年總和,在台灣如果發生任何一個事件,死了幾個人或十幾個人,那就會是震驚全台的重大事情,可是到底是什麼原因,讓親愛的鄉親們在過去幾個月中,一個一個寶貴的生命被奪走,卻無法控制疫情還達到200多人,請問陳副院長,您是流行病學專家,也是前衛生署署長,可否告訴我們,中央和地方到底誰的責任,請問王前主委擔任勞委會主委期間實施22K方案,被認為是造成青年低薪的主因之一,面對當前青年人低薪的痛苦,您認為該如何解決青年人低薪的問題?如何能將22K最高拉至到30K?

●答:

在早期的時候,台北市政府和中央沒有很好的協調,舉個例子來說,和平醫院的一個決策,兩邊就做的不一樣,所以當和平醫院爆發院內感染的時候一發不可收拾,後來我當衛生署署長以後,就只花三個星期的時間就把台灣700多家醫院的發燒篩檢站、發燒動線以及整個發燒病房都建立起來,因此在我接了衛生署署長以後,三禮拜的時間SARS就控制很完整,而且我們停在世界衛生組織的旅遊警示區和感染區的時間是世界上最短的時間,我們的努力也得到世界衛生組織的認可。

所以這也是我剛才講過,為什麼我後來在2003年的時候被邀請到世界衛生大會裡面報告我們抗SARS的成功經驗,確實我後來曾經到美國訪問,拜訪他們衛生部的部長,謝謝台灣在SARS的努力,讓美國在CDC的官員都向台灣來學習,美國SARS的SOP都是跟台灣學習,我覺得這真正的成功是2300萬人民的驕傲。

不是我個人的努力、只是疾管局的努力,剛才講到登革熱的問題,登革熱是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那就是病媒蚊在溫度很高的時候就會很活耀,在孳生的情況下,就容易造成了流行,很不幸的,我們今年剛好碰到了暖冬的情況,所以病媒蚊的控制比較不容易。但是很重要的是民眾的觀念,噴灑藥水及藥粉來殺病媒蚊這是沒有用的,重要的是清除孳生傳染源,最近在台南有個很好案例,怎麼樣鼓勵民眾來讓滋生傳染源的這些空瓶子可以洗乾淨,才能夠不傳染,案例最近也很成功,所以最近也被世界衛生組織還有我們亞洲地方來學習,這一次的努力會帶給未來更好的防疫經驗。

●提問二:

陳副院長,我知道您跟中研院前院長李遠哲先生的交情深厚,李遠哲院長不但提攜您,據說還推薦您出任蔡英文主席的副總統候選人,李遠哲院長在1990年代時推動了教育改革,對台灣的教育跟國家發展造成長遠的影響,廣設大學的政策使得現在大學必須嚴肅的面對退場的機制,蔡英文主席說過,要五十到一百億來成立大學的退場基金,這些都是納稅人的血汗錢,如果當初沒有錯誤的政策,根本不需要浪費這筆錢,李院長的教改也讓我非常關切的技職教育受到了威脅,使得我們的技術人才出現嚴重的斷層,現在必須謹慎思考應該要如何精進,這些政策如今看起來好像都非回頭不可。我想請問陳副院長,對李遠哲前院長推動的教育改革,你有什麼看法?當時的教改目標是希望減輕孩子的負擔,增加國家的競爭力,讓國家變得更好,你覺得這個部分的成績如何?孩子的負擔減輕了嗎?國家的競爭力增加了嗎?教育經費的配置真的有效了嗎?

●答:

剛才王女士講得很好。其實教改是在國民黨執政的時候推出來的教育改革,當時教育改革的部分是有很多很多的小組在推動。在教育改革的過程當中,也提了很多寶貴的意見,但是最重要的是,教育改革的這些建議是不是有真正的在教育部落實,才是最重要。如果沒有辦法在教育部落實,當然教育改革出來的這本白皮書也就落空了。在教育的問題上,其實我們大家都知道,現在台灣的大學數目太多,但是民進黨的立場是認為,應該慢慢的跟整個社區融貫在一起,能夠按照地區的特色來發展這些大學,讓每一個年輕人都能夠就近來大學裡面就學,而且跟整個社區的產業能夠結合,所以在大學的階段就能夠培養他未來是產業優秀的人才。

但是在大學的改革的過程當中,我們也要注意到學術研究的重要,所以有一些頂尖的大學就要繼續加強這樣的學術研究,因為沒有好的科技研發,就沒有辦法能夠有突破性的創新;沒有突破性的創新,也沒有很好的產業。所以未來在大學的教育立場上,我們覺得頂尖大學繼續讓他從事研發,然後讓其他的大學提供很好的職場訓練,然後培養博雅的教育訓練,訓練出現代的公民,這是很重要的。

對於12年國教的這個部分,我個人是覺得我們應該要讓所有的高中都能夠均質化,讓所有的高中、高職都能夠均優,我也很同意在高職的部分我們應該加強多元的訓練,讓學生能夠更多跟業師學習的機會、能夠有更多跟產業界見習的機會,這樣一起來的話我們的技職教育才能夠成功。

這一個頂尖大學的部分,有些學生要進去,我們用什麼方式比較好呢?我個人的看法,還有民進黨的看法是,我們會繼續推動繁星的教育,讓學生即使是家境比較貧窮的,或者是在比較偏遠地方的孩子,也有機會進入頂尖大學,讓他們能夠有很好的機會。至於其他學校的考試,我們是覺得其實高中的部分,我們的目標是希望能夠均優各個高中,最後能夠讓學生減少考試的壓力,未來也能夠讓他們有更好的人格發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