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持人,也謝謝兩位可敬的對手的指教。剛才我們談了很多問題,也各自提出了很多寶貴的意見。但是我必須說,臺灣真的不欠缺選舉政見,欠缺的是一個有執行力的政府,和一個好的國家領導人,來回應人民的期待。

我舉一個例子。這幾年來,食安問題層出不窮,政府難辭其咎,對黑心廠商,政府抓不到、管不了,人民每天都在提心吊膽,不曉得今天餐桌上的食物,會不會變成明天的頭條新聞。

從2008年9月爆發三聚氰胺毒奶粉開始,每一次產、官、學、研的食安研討會,我都一再地建議,行政院跨部會的「食安會報」,應該像以前的「H5N1禽流感聯繫會報」一樣,每兩週就要召開一次會議,我也建議要匯集民間所有的查驗機構的能量,迅速把食品查驗的漏洞補起來。

但是我的建議,並沒有被政府採納,食安問題也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真是令人扼腕。

過去幾年我在中研院服務,我們提出了十二本政策建議書,包括了醫療保健、人口政策、食品安全與環境毒物、新興傳染病、高等教育與科技、賦稅改革等等重要議題,但是都沒有得到政府的重視和採行。也讓我覺得非常的感慨。

就是因為政府不夠積極,以至於我們明明有潛力、有優勢,但是卻陷入了經濟和社會的困境當中。國民黨選舉的時候很會喊口號,上台後卻沒有執行力,最後633變成了142,黃金十年變成了藍色八年的憂鬱,他們還把責任推給前朝、推給在野黨。

我可以跟各位保證,這絕不會成為蔡英文團隊的風格。我們的政見,都是為了解決台灣人民的問題,都有很具體可行的策略方案。更重要的,我們的團隊有很好的執行力,可以帶領整個國家勇往邁進。

作為一個天主教徒,我感謝天主賜給我一個服務奉獻的人生旅程。我的學術研究成果,也很榮幸地被世界各國引用,來預防慢性砷中毒和癌症的發生。過去我擔任衛生署的署長、國科會的主委,都是秉持著做為一個公僕的信念來服務人民。

我的一生,都期許自己能夠為臺灣做出貢獻,幫助人民過更好的生活。未來如果我做副總統,我會應用我在公共衛生、醫療健保、生物科技、學術研究、國際合作、緊急應變的專長和經驗,去幫助總統和整個執行的團隊。

我們大家一致的目標,就是希望讓國家能夠變得更好,所以,我們要團結社會、打破藩籬,不分彼此共同來合作。

我的父親做過高雄縣縣長,他是國民黨白派創始人,余登發老先生則是黨外黑派創始人,雖然派系不同,但是他們的私交卻很好。我爸爸過世,在旗山舉行告別式的時候,余老先生親自寫祭文,一邊唸,一邊哭,我聽了不禁熱淚盈眶。

這就是政治的和解。地方選舉的競爭是一時的,但是,讓高雄更好的默契卻是永遠的,同樣的,我們應該終止政治惡鬥,一起使臺灣變得更好。

我的岳父母來自南京,我太太不會講臺語。我們剛結婚的時候,是和爸爸、姊姊、弟弟還有親戚住在一起,我太太適應的很辛苦。

我爸爸也體會到她的孤單無助。我太太很努力用很生澀的臺語和我爸爸交談時,我爸爸就會很努力地用很不流利的臺灣國語跟她對話,常常是雞同鴨講。

但是他們為對方所做的努力,實在令我感動又感激,這就是族群的融合。只要多包容、多體諒,不論來自何方,我們一定可以團結在一起。

只要團結,儘管臺灣充滿了挑戰,我相信沒有衝不破的難關。就像2003年SARS爆發的時候,整個社會陷入恐慌,但在這個時候,很多學者專家和醫事人員挺身而出,政府也以最積極有效的行動,帶領大家抗SARS成功。

剛才徐女士問到的,人數最多,如果我們用發生率來看,台灣SARS的發生率在世界上是第二低的國家。我認為,那一年,真正的抗SARS英雄,是臺灣的2300萬人民!現在,我們的國家面對更多的挑戰,所以我們更需要團結起來,每一個人再當一次英雄,讓國家重新亮起來。

明年一月十六號,我要請所有期待臺灣改變的朋友們,高高興興、含笑含愛投票給蔡英文、陳建仁,以及民主進步黨的所有立委候選人。使我們的臺灣能夠變得更幸福、更美好,也讓全世界看到臺灣的驕傲。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