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主席今(27)日由副總統候選人陳建仁、全國競選總部主委陳菊、競選總部總幹事蘇嘉全、黨秘書長吳釗燮、政策辦公室召集人林全、政策辦公室諮詢委員劉錦添、陳文政、林曼麗、許志雄、江耀宗等人陪同,出席首場總統電視辯論會。

蔡英文第一階段申論全文如下:

謝謝主持人施董事長、宋主席、朱主席、還有現場的來賓、電視機前的鄉親父老、年輕朋友們,大家好(國語、台語、客語、阿美族、排灣族)

前兩天的政見發表會,跟剛剛我聽了朱主席跟宋主席的申論,尤其是我們朱主席的申論,證明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情,就是說一個執政黨,或者是一個政治人物,不管他們做得再怎麼差,只要自我感覺良好,都可以編織出美麗的謊言,開出美麗的空頭支票。

第二,朱主席與馬總統一樣,離人民非常遙遠。

前天,當我提到了中小企業第二代的困境時候,朱主席的反應讓我非常訝異。當他聽到人民的掙扎與困境時候,他不僅沒有反省,反而去責怪人民不夠努力,自我放棄。

一個執政黨,對於人民的痛苦,無動於衷到這種程度,真是台灣的悲哀。在這裡,我要清楚地告訴朱主席,台灣人民從來都沒有放棄,是你們放棄了台灣人民。

2012年的5月20日,馬總統在就職演說時候,曾經跟人民承諾,他「絕對不會把燙手山芋跟沉重包袱留給下一代」。

但是,這幾年來,執政的國民黨留給台灣卻是一個正在衰退的經濟環境,和一個瀕臨破產的年金體制。馬總統說,他要讓台灣「逆風高飛」,現在的台灣還在逆風,卻沒有高飛。

2008年開始,有史以來第一次,台灣的社會與經濟,出現了「悶」、「壞」、「崩」等流行的形容詞。朱主席,這就是國民黨八年執政的歷史定位。

台灣過去曾經苦過,但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悶過。台灣過去曾經有過危機,但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整個國家的人,眼睜睜地看著希望,在他們的面前逐漸瓦解。

我相信,台灣已經到了非改不可的關鍵時刻了。

對立的政治非改不可。要終結政治上的惡鬥,國家領導人應該負起最大的責任。總統的責任在於團結這個國家,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操弄對立來捍衛政權。

人心不安的社會也應該要來改。我提出「五大社會安定計畫」,把人民食、衣、住、行,當成是政府最嚴肅的責任。我會進一步建構一個完整的社會安全網,讓台灣真正邁向先進社會國家的腳步。

台灣的經濟發展,也真的是到了非改不可的關頭。我剛才聆聽到宋主席的講法,其實宋主席的講法跟我們過去幾個月提出來的,面對工總的五缺問題,或者是我們五大創新研發計畫,或者是我們的南向政策,都大致相同。

我也聽了我們朱主席說他的最新的三策,以加薪來帶動成長。朱主席先前也講過三弓四箭,今天又加了一個最新的三策。這些口號可能很新鮮,不過,實際的情況是,幫他規畫的人,與過去這八年來,把台灣經濟搞壞的人,就是同一批人。

三弓四箭的主張就是繼續做代工,繼續降低成本,台灣的經濟繼續與中國大陸的經濟綁在一起。簡單地說,就是馬政府過去政策的延續。

要救台灣的經濟,過去馬政府做不到,現在,朱主席又怎麼可以說服台灣人民說,他也做得到?

在前天的政見發表會,我已經很清楚、完整的說明我的經濟政策。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就不在這裡重複。但是,我要利用這個機會,特別向我們的勞工朋友們說幾句話。我不會忘記,這個國家是誰在受苦。

我能夠體會勞工朋友的心情,各位對現在的執政黨,已經沒有任何地期待。各位向我抗議,向我陳情,我都沒有抱怨。各位的聲音,我也都聽見了。如果我當選總統,我一定會跟大家一起來努力。

民進黨知道大家的辛苦,所以,在加班、工時、薪資、中高齡就業、職業災害,以及派遣等等,各個勞動條件的議題上,我們都已經做好了政策的準備。

民進黨長期以來都是跟弱勢站在一起,過去也是如此,未來我的政府,也是如此。

這個國家需要一個真正能夠帶領著這個國家走出困境的領導人。這個國家也需要一個會解決問題的人。

過去這二十年,我的人生,一直跟這個國家的命運,緊緊地結合在一起。每一個歷史轉折點,我都沒有缺席過。

九零年代,WTO的談判,我在談判桌上,堅守台灣的利益,開啟了台灣進入全球貿易的大門。

2000年,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兩岸關係面臨變局。我擔任陸委會主委,從小三通到包機直航,到兩岸條例大規模的修改,打下了兩岸經貿交流走向正常化的基礎。

2008年,民進黨輸掉了政權,跌到谷底。我義無反顧,出任民進黨的黨主席。在一次又一次的選戰當中,我們跟人民站在一起,獲得人民的信賴。

不管選情多麼地低迷,不管情勢多麼地艱困,不管我們的對手黨產多麼地龐大,我們從來都沒有放棄,更不曾把黨名與黨徽都全部藏起來。

我帶領的政黨失敗過,現在也站起來了。

回顧我的人生,國際貿易的錯綜複雜,我處理過。兩岸關係的敏感議題,我處理過。政黨的衰敗和再起,我也處理過。每一個重要的關鍵時刻,我都扮演那個解決問題的人。

這次我的競選團隊,跟我所有的,將來準備要執政的團隊,現在已經都到位,我們將來還會有更多的人,我們不分黨派,不分我們在過去有沒有任何衝突,我們都會讓所有的人一起加入我們的團隊,讓台灣的力量可以集結起來,得到最多人的支持,因為我們面臨的將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困難的艱困的局面,最需要改革的時刻,這個時刻是需要很多人的共同努力。

所以領導人必須要團結這個國家,必須要包容,包容跟團結就是我一向的態度,解決問題、面對問題、有同理心也是我作一個執政者的態度。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