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問一、爭取美國支持,也是台灣取得TPP入場卷的重要關鍵,但我們都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政府各部會曾經在立法院備詢的時候也有談到,美方可能會以開放美豬作為條件,我在這邊想請問三位候選人是否贊成開放含瘦肉精的美豬進口,請具體回答,並說明原因。改革開放必然會引起反彈,那你們如何證明你們三位在當選總統後,具有抗壓性,而不會對改革有所退縮,謝謝。

●答:

我倒是非常的讚許,朱主席在回答一個非常非常嚴肅的問題,還可以空下時間來罵我。

加入TPP跟RCEP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任何加入國際區域的組織,或者是簽署雙邊或是多邊的貿易協定,無可避免的都牽涉到國內產業的調整,跟我們很多的標準必須要面對跟國際接軌的問題,所以在處理美豬跟美牛的問題上面,其實它是一個多層面處理的過程。

第一個,你必須要讓國內養豬的產業跟畜牧的產業,能夠進行整個產業的重整,從產業的規模,到產業生產的過程,都能夠讓它跟國際間最有競爭力的豬肉可以來競爭,這是我們要做的事情。我們做不做得到,我們做的到,只要政府願意拿出決心的話,我們的產業會有一個跟國際有競爭能力的所在。第二個,我們也必須要讓我們的農業變成一個現代化的農業、在國際間是可以競爭的農業,不要每一次都是一個弱勢的產業,在面臨開放的時候,都是面臨最痛苦的抉擇的時候;只要把我們的農業準備好,其實我們進行國際的談判的空間就很大。

回到了瘦肉精這個問題,這個確實是我們必須要去面對而且要去解決的問題,我去USTR我沒有偷偷摸摸,但是基於跟美方的共識,所以我就沒有公開,但是我打下來的空間就是你去美國的空間了。對於這個瘦肉精的使用,我們會參照飲食習慣跟我們大致相同的日韓,適用這樣的國際標準,但是國內的產品,我們不使用瘦肉精,我們也不同意使用瘦肉精,這樣才會使我們的產品差異化,使我們的產品比外來的更優質。同樣的,進口的產品一定要標示,從源頭到加工到製成,一定一路要標到底,標明來源國,我們會用十倍的查察,去嚴查有沒有嚴格的誠實的標示,這是我應對的辦法,謝謝。

●提問二、藍綠惡鬥,朝野互卡,造成國是空轉,經濟衰退,相信國人都希望改變情況,朝野能合作。加入區域經濟的整合是維持台灣供應鏈、競爭力將來非走不可的路,目前TPP朝野已經有共識,而在兩岸經貿協議上,三位總統候選人是否能宣示選後朝野之間放棄對抗與合作?請問蔡:民進黨黨執政後,對於兩岸監督條例,貨貿,服貿協定,將會採取什麼樣的政策?會通過嗎? 對於朱:如果民進黨黨決定通過兩岸監督條例,再以此來審議服貿貨貿,國民黨會站在相對地什麼立場?宋:夾在兩黨中,會採取什麼態度?

●答:

謝謝主持人,剛才朱主席又再一次的替我回答問題,替我定義我的答案。我說要用日韓的標準是一個國際的標準,因為日韓的飲食習慣跟我們是相同的,跟你講的答案有什麼不一樣呢?你也竟然可以把我的答案變成跟你不一樣的答案,這個讓我覺得非常的敬佩。

另外,我要很針對地回答剛才的問題。我們的立場很明確,我們會把兩岸監督條例,在下一個新的國會列為優先法案,我們覺得這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法案。不論是在兩岸的經貿談判,或著是兩岸的一切的互動過程中,都需要有一個良善的監督機制,所以從以前到現在,我的立場都不變,我們必須要有一套好的監督機制,而這個監督機制,我們應該要把它列作優先的法案。那麼在這個監督機制之下,我們來進行貨貿跟服貿已經簽訂的部份的審查,那我們也讓貨貿繼續的來談,在這個談的過程中,不但是要有要有國會的監督,更重要的,還是要對人民、對產業,要溝通,要透明化,要盡到告知的義務,這個是我們很堅持的。

這幾天朱主席一直說我要黑箱,朱主席,談判的策略是可以不對外說的,但是談判的結果,跟談判的先期作用,是要跟人民報告的,是要跟我們的國會來報告的,這就是透明,這就是公開,這就是民主程序。那你把一個談判的策略擴張到所有的談判內容,這個是有一點擴張。我也要說,過去的八年,國民黨在兩岸的問題上,讓步的不夠多嗎?如果你讓的這麼多,你的RCEP、你的TPP,為什麼一點進展都沒有呢?道理很簡單,你沒有做好國內的產業準備,你沒有做好農業的轉型的準備,當你這些都做不好的時候,農民當然懼怕進口產品的競爭,所以它不錯,是一個食安的問題,更是一個產業競爭的問題,這一點才是真正的爭點所在。

●提問三、三位總統候選人好,穩定的兩岸關係不僅是區域安全,更是兩千三百萬人民的福祉,馬習會最近更確立了九二共識,是兩岸交流的政治基礎,不過蔡主席到現在好像還不認同九二共識,請問即使是兩岸倒退也在所不惜嗎?同時,請問三位總統候選人,未來四年的兩岸政策是如何?兩岸的和平紅利如何才能全民共享?另外一個,剛剛蔡主席也提到,台灣的經濟不應該跟大陸繼續綁在一起,但是我們要問的是做得到嗎?台積電最近宣布要登陸,大陸的紫光,宣布要參與矽品,一出一進都另國人擔心,我們又不能放棄大陸的市場,怕流失台灣的競爭力,請問面對襲捲全球的紅色供應鏈,台灣除了關門趕人,沒有贏的策略。

●答:

謝謝主持人,也謝謝剛才的提問人,這個兩岸關係,也就是這個九二共識的立場,在過去我都講得非常清楚,我說過1992年兩岸是在香港有個會談,但是會談中大家有不同的意見,但是大家至少同意的意見是秉於相互諒解,求同存異,讓兩岸關係繼續往前推動,這段歷史事實我們沒有否認,我們是接受的,只是歷史的事實該如何去詮釋,用什麼名稱去講,這個大家有不同的意見,所以我的立場很簡單,對於這件事情,我們就繼續求同存異,好好坐下來談,什麼事情都可以談,這是一個非常理性的態度,我也相信中國大陸方面,會秉持理性的態度和民進黨來互動,台灣畢竟是一個民主社會,民主一定會有政黨輪替,一定有不同主張的政黨輪流在執政,所以,我相信中國大陸的領導人也好,決策階層也好,也都會認知到,這是台灣民主生活的現實,他們也會給予一定的尊重。

至於,我們要不要跟中國大陸的經濟綁在一起,我們從來沒有排除中國經濟在台灣經濟發展的角色,我們必須要有全方位的根跟全世界主要經濟來接軌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而不是單單把我們跟中國綁在一起,這個是我們對於國民黨八年來政策中最擔心的事情是我們只有一個選項,我們沒有其他選項,這個對台灣的經濟安全,跟台灣整體產業發展都是不利的,紫光的問題,至於矽品的問題,其實我們更應該有個積極的戰略,我們的產業必須要升級,國家必須要拿出力量。如果過去八年國家有力量幫助這些產業升級,今天我也不會面臨到紫光、矽品這樣的問題而感覺到束手無。第二個,我們也必須組成國家隊,因為紫光是有國家的資金在後面,我們該有國家隊時候,就應該要有國家隊,不能讓我們的企業獨自面對國家隊,及其他國家隊的壓力。

●提問四、三位候選人好,2008年之後外交休兵讓台灣舉國獲得更多的國際空間,包括中共不再挖我們的邦交國,前副總統可以出席APEC領袖會議,我國也獲邀出席組織大會等等,但是這段期間裡中國大陸的國際地位更深,如今已經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也是大國政治中的要角,台灣的外交籌碼跟中國大陸比起來,呈現敵長我消的局勢,就讓我們憂慮到,一旦中方收回善意,台灣會不會再度落入谷底。 請問三位候選人,您要如何營造台灣的對外關係與外交籌碼,讓即使中方加強外交封鎖,我們也能夠維繫住國際生存空間,謝謝。

●答:

謝謝主持人,也謝謝提問人剛才的提問,提問人事實上講出了關鍵性的問題,也就是在過去幾年的外交休兵,造成我們很多外交人員不知為何而戰,也不知要如何去做一個更有效率、更有競爭力的外交人員,導致於現在我們很多外交關係的維持都要看中國大陸的臉色,這是一個國家應該會有的現象嗎?當我們的外交、當我們的邦交要看另外一個國家的臉色才能夠維持的時候,我們要問,過去的七年到八年,我們這個政府,現在的執政者在做什麼?

外交關係講究的是實力,我們在我們的外交政策裡面都已經講得非常清楚,不過我在這裡願意再把它重新講一遍。外交講究的是實力,實力講究的是一個綜合的國力,如果台灣的經濟很好,如果台灣的民主很發達,台灣人很有自信,我們的外交空間就有無限的空間。如果我們經濟不好、民主不好、人民喪失自信心,我們就沒有外交的空間,我們也只能看別人的臉色。所以最重要的還是把國家建設好,把人民的自信心找回來,至於我們參與外交,參與國際的事務,我們可以更積極,無論從經貿,從人道援助,從公民社會的交流到很多NGO之間的往來,這些都是我們可以著力的空間,我們過去有很多的想法,我們將來也會繼續把這些國際的面向一一打開。

最重要的是,我們對於其他經貿往來是不是有更要加強的地方,沒有錯,我們要打開經貿的對外關係,最重要的當然是我們必須有一個強而有力的經濟實力,更重要的是我們要有非常有能力,而且非常有戰鬥能力的經貿談判人員,替我們打開跟各國協商的門,而且能夠找出跟其他國家共同的利益所在,這才是真正台灣外交跟經貿要走的路。

●提問五、各位好,就在三位站立的這個台上,過去出過幾任的總統,他們跟大家一樣,在這邊滔滔雄辯,提出了無數的論點,但經過這些年的實踐之後,總統這個職務,好像似乎帶給這個國家最大的傷害,帶給人民最大痛苦的代名詞,一個適任的總統,不外二事,一個是領導力,第二個能夠取得人民的信賴。

所以我想先請教朱主席,過去一年,國民黨在您的代理下,似乎除了換柱這件事之外,沒有什麼其他鍥而不捨、排除萬難的重大決斷,您對一些承諾,後來做不到,說笑罵由人,那麼我們如何相信你剛剛所講的一切,未來不會再笑罵由人?其次,我要請教蔡主席,您剛剛也提到很多願景,但是,請問以四年為期,你究竟能夠做成哪些事,如果辦不到,你要怎麼負責,來證明你不是總統2.0?第三,我要請教宋主席,您自認最有領導力,但是過去幾次參選,似乎沒辦法如願,您認為最大的原因出在哪裡?

● 答:

謝謝,外交是全民的事情,不分藍綠,也不分政黨,所以我們每一次做的事情就是一個累積,我們執政所累積的,讓國民黨可以承接,國民黨可以做的事情,我們也可以繼續往下去累積。我不覺得在外交這件事情上,我們可以分黨派,我們可以分不同的意識形態,這件事情是全民的事情。

至於,領導力確實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英派代表的是民進黨團結一致,要走向務實改革的這條路上,這個是一個團結的政黨,我覺得,朱主席居然可以把一個團結的政黨講成是一言堂,把一個分崩離析的政黨,講成是一個民主政黨,我真的覺得非常佩服。領導力很重要,他代表的是一個,你對多元聲音,跟多元社會,能不能去整合多數的聲音,我常常講要凝聚共識,大家坐下來好好談,國民黨常常笑我,可是我剛才如果沒聽錯的話,朱立倫主席剛才也在講凝聚共識。沒有錯,現在這個社會,就是一個必需要凝聚共識的時刻。

台灣的社會確實有很多衝突,有很多的利益的不同,也有很多不同的想法,在民主化過程中,我們充分的享受言論自由的過程中,我們也必須要坐下來,以民主機制來化解我們之間不同的意見,來讓我們的人民能夠被尊重,同時也能夠在化解的過程中能夠參與,這才是一個正確的、現代的民主社會的領導人,應該要去做的事情,也就是我要去做的事情,也就是我讓民進黨再起最重要的一個元素。

那麼至於,就是說,領導人最重要的誠信,我們要看過去的領導人做到什麼,他達成了什麼,我們要好好去檢驗,對於未來他提出來的是一個口號,還是一個紮紮實實的一個計劃,這個我相信今天的台灣人民會去好好的檢驗,在過去的一段時間,我已經把我對未來的規劃,仔細的、具體的規劃,都向台灣人民來報告,在過去我在政府服務的經驗,也都可以給大家去做檢驗,我是個誠實,說得到、做得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