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問一、

總統最重要的是用人,請教蔡主席您知道民進黨執政八年後,為何會輸掉政權,貪腐只是導火線,何止阿扁家族,多少民進黨重量級的人士被起訴,把文官當樁腳來用,帶頭行使行政抵抗權,這些對文官制度破壞才是對於憲政最大的傷害,恕我不客氣地問,您是否代表民進黨向國人道歉?看到過去扁系又擠到您身邊,真是為您擔心。同樣的問題請教朱主席,馬總統被批評在鏡子裡找人,馬王政爭,洪副院長被提名之後風波不斷,大老又打破十幾年的禁忌公然對國會指手畫腳,要這些人上演團結的戲碼嗎?

●答:

我想宋主席是講八年前的事情,我也必須說在16年前初次執政,第一次執政,經驗或許不夠充足,跟文官體系沒有共事的經驗,所以在那一段期間,我們當時也很努力也很辛勤地和文官在做接軌的工作,或許我們有做不好的地方,但是經過八年的檢討反省,我相信我們13個執政的地方縣市團隊,不論是地方首長和他的團隊和文官都相處很好,我們前階段六個執政團隊,六個縣市的執政團隊,歷次的調查都是前幾名,都是非常優秀的團隊,從沒跟文官有問題。

倒是朱主席您所執政的新北市,在歷次的調查都是最後一名,在直轄市裡面,新北市都是最後一名,告訴我們一個事實就是說,朱主席你不要忘了你也是馬團隊的一員,在馬團隊的執政面對貪腐的問題,尊重文官的問題,利用國家的機器打壓政敵的問題,恐怕對於我們在執政的時候有過之而不及。

所以你現在板起臉來問我們在上一次執政的事情,你有沒有去檢討馬政府在執政的十後,用國家機器打擊對手,用國家司法打擊對手,有多少執政成員被起訴,最後都被宣告無罪,他們的人生他們都被毀了一半,這些馬英九政府是不是要道歉一下呢?人才是很珍貴的資產,這樣摧毀執政的人才,這樣好嗎?我相信我們新的團隊新人才的培育,是一個很整齊的團隊。

●提問二、

看來蔡主席認為現在的原來的扁團隊都是很好的,蔡主席我很想了解你的政策,可是你常常都會有兩種不同的說法,你剛剛說不要用華麗的詞藻,可是我想您可能好像您的政策裡面都是華麗的詞藻,你自己一面領18%又大罵18%,你遇到大老闆的時候,說勞工實在放假太多,周休二日是國民黨的主張,碰到勞工又說民進黨堅持周休二日,一下說不預期會有漲電價的可能,社會反彈之後又說沒說不漲電價,我真的聽不懂。您過去一直罵國民黨賣台,選舉的時候又說要維持現狀, 遇到李登輝總統的時候,你說你是他的政策路線繼承人,可是大家最近一質疑的時候,你又說那是國民黨總統、國民黨政府,請教蔡主席,您的立場到底是哪一個?

●答:

謝謝主持人,也謝謝朱主席剛才的提問。我覺得朱主席剛才在提問的時候,自己先設定問題,把我定位了以後才來問我問題。事實上我要講一下,這個18%的問題,我從來沒批評過軍公教,但是18%的問題,社會是有很多的聲音是沒有錯,這是一個長久以來,台灣社會感覺到不公平的事情,但是這些事情都是制度的問題不是人的問題。我們如果政府、政黨不解決它,任憑社會這樣子對立、衝突,那我們才是最大的罪人,所以這件事情,最大要負起責任的就是政府,就是執政者。他必須拿出方法,來讓社會的衝突可以減少、讓問題可以解決、讓制度可以改進,這才是我們真正要面對的事情。

個人有沒有領18%,他都不是一個要被攻擊的事情,所以我的立場很簡單,這是一件制度的事情、是政府的事情、是政黨的事情、是政治人物的事情、是政治領導人的事情,而不是個人的事情。那國民黨長期以來用這個來攻擊我,我覺得是一個很不公平的事情。

至於跟大老闆說的事情,我已經說過,那個是一個失言,也被錯誤的報導。那我們跟勞工的立場,是長期是一致的,我們跟勞工是一直站在一起的。民進黨在勞工的問題上,從來就沒有退縮過,也沒有不一致的立場過。

至於漲電價的事情,我在七大工商團體、在很多場合我都講過,我講的東西是非常一致的,倒是朱主席常常把時間、錯字,然後把它用錯誤的解釋造成好像我的立場不一致,這個在過去幾年,是國民黨非常慣用的手法,我以為朱主席是新生代,應該不會做這種事情,但是你還是在做一樣的事情。

●提問三、朱主席,郝柏村先生說:「新黨才是正統的國民黨」,呼籲票投新黨,請問朱主席你同意嗎?再請問什麼才是正統的國民黨,這些年來國民黨的大老們紛紛西進,跑到大陸成為穿梭兩岸的買辦,國民黨縱容他們犧牲中小企業的台商的利益,國民黨一路向財團靠攏,您將來管得住他們嗎?同樣的問題請教蔡主席,2006年民進黨全代會通過「解散派系決議文」,但在今年的選舉當中,我們到處看到的看板是叫做英派,請問是誰給你出這個餿主意,請問英派是不是將成為民進黨最大的派系,民進黨現在也出現像國民黨一樣,那就是地方的諸侯家族政治的現象,好像又回到了扁時代。您執政之後,您能罩得住他們嗎? 你會不會被他們綁架,特別是兩岸問題上面。

●答:

我要謝謝宋主席的指教,也給我一個機會可以來說明一下民進黨現在的情況,或許在外面的人對民進黨比較不了解,但是我也要跟各位報告,如果民進黨是一個單一的派系,民進黨是一個一言堂,民進黨是你所說的那種種諸多的不是,那台灣人民在過去的這段時間,為什麼選擇了民進黨,在各次的民調裡面,我們執政縣市的滿意度都是非常非常高,人民是信任民進黨,人民也是滿意民進黨的縣市的表現,我們國會立委的表現,在各項評鑑的裡面,也都非常好,我們是一個很大的團隊。

我們有13個縣市的執政,我們也有在國會裡面很多優秀的立法委員,我們更有一個很大的智庫裡面有各方的人才,來支援我們的需求。更重要的是,在這幾年來,我們深入台灣的社會,我們去結合台灣社會的百工百業。在這次的選舉,所有的百工百業都站出來,站在我的身邊,因為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困境,我們也知道他們的期待,所以我們跟社會連結做的非常好,我們不會跟社會脫節,我們知道人民需要什麼,我們知道人民的困境在哪裡,他需要我們替他們做什麼,這就是今天的民進黨。我們是人民的政黨,我們是跟人民在一起,所有的民進黨的黨公職,都服膺這一條,你要說民進黨只有一個派系的話,我承認,這個派系就叫做人民。我們所有的人都只看人民要我們做什麼,我們就會去做什麼,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能夠成功地再起的原因。

●提問四、

接下來我誠懇的請教蔡主席一個問題,這一題我相信不用準備,您一定猜到了,您的幕僚也幫妳準備了很多神回、美麗的文字、華麗的辭藻、而且是很棒的故事,可是我要問這題實在對台灣太重要了,連我到美國去訪問的時候人家也想問,也問不出答案,就是台灣人民需要一個明確的答案,國際在看,大家也在關心,請問蔡主席,您到底接不接受九二共識?因為妳剛才在回答的時候,回答了半天,包括九二會談,有這樣的事實,講了半天,我可以告訴蔡主席,我真的聽不懂,台灣人也聽不懂,國際也聽不懂。請教蔡主席,您簡單的告訴我們,是接受?還是不接受?蔡主席您如果還要模糊,台灣的前途不能模糊。我也請教宋主席對九二共識的看法。

●答:

謝謝主持人,也謝謝朱主席剛才的問題。

有一句話說,裝睡的人是永遠叫不醒的,在這樣的情況底下,我對九二共識的說法,其實我都已經說得非常清楚。從到美國CSIS演講,一路以來我的講法都是一致的,也是非常清楚的,也就是說,在現行中華民國的體制之下,遵循民意而且遵循我們的民主機制來推動兩岸關係,同時過去二十幾年累積的成果,也會是我們將來處理兩岸關係的基礎,這個東西難道不清楚嗎?

九二年我也說過,兩岸是有會談,而這個會談的精神就是剛才宋主席講,就是我們秉持相互諒解,能夠求同存異,讓兩岸關係能夠繼續走下去,這個不夠清楚嗎?只是當時事情的詮釋跟當時用的名詞,九二年並沒有九二共識,九二共識是在2000年才出來的名詞,這是一個名詞的使用跟詮釋的問題,這我們大家都可以坐下來談,我的態度還不夠清楚嗎?

我已經講的這麼多次,我就再講一遍,裝睡的是永遠叫不醒的。我也去過美國,你看過的人我也見過,他們在我解釋之後,他們也很釋然,他們也很關心兩岸關係,也很希望兩岸繼續跟他們保持聯絡、保持溝通,也希望兩岸保持溝通,也希望台灣朝野有共識,這是大家共同的想法,我們都會去做。兩岸關係處理不是只有過去跟現在,還有未來很長的一段日子,只要我們大家採取誠意、溝通、我相信兩岸關係是可以維持穩定的。九二故事不是唯一的選項,九二共識是一個選項但不是唯一的選項,如果再持續這樣講,那真的很不恰當。

●提問五、

我們三個人都在這邊參選希望成為未來中華民國的總統,做為未來的總統將是三軍統帥,根據瑞士瑞信銀行的報告,國家常規戰力來說,全世界最強的當然是美國第一,德國第二、中國第三,台灣排名第十三,請問蔡主席您認為現在台灣在軍備上面,向美國的採購,特別是您在協助民進黨陳水扁時代2005年提出的六億多的新台幣,您認為那時的採購內容。您滿意嗎?您贊成當時去買紀德艦嗎?同樣的,朱主席美國最近要賣我們,你認為這些東西都是我們要的還有您認為有別的不同的意見?

●答:

謝謝主持人,也謝謝宋主席所提的問題,國防確實是台灣最重要的政策領域,我們面對的是很大的外部壓力,確實沒有錯。也因為國家的特殊處境,取得武器上常常會有困難,所以在每一次的採購案,不但是內部對於整體國防的佈局,對國防的策略,國家安全整體規劃,這些都是對外採購的重要指導原則。

如果我們對於國防安全、對國防整個軍事武力,沒有完整的策略,我們永遠在採購上會有不同的意見。所以我也說了,我們將會在就任後,以最短的時間提出國家總體的國防安全的戰略,這個戰略之下,我們跟我們的友邦一起討論,討論我們需要購買哪一些軍備,同時我也說了,我們必須要開發我們的國防產業,讓很多我們可以在這裡自主生產的就儘量在這裡自主生產,一方面可以增加國防的自主性,一方面可以讓我們民間科技、試驗用國防產業發展出來的科技,那我們可以整合國防跟民間的資源讓台灣整體科技,不論是民用和軍用都可以快速地提升,這是國家整體戰略的問題,也是國家整體力量整合的事情。將來,不論是在人員或是科技,我們都要走向軍用和民用合併整合來思考。

●提問六、

蔡主席,最近社會有在關心,您跟您的家族有關土地買賣的問題,您的發言人說,您的第一筆土地是賺四千多萬,第二筆土地是賺兩千多萬,您們家族第三筆土地是賺了四億,第四筆是賺了八億,以上都是您的發言人,跟您的律師回答的,說明在沒有包括您家族擁有海霸王價值數十億的土地跟房屋。

可是您今年3月2號時說,台灣不能放任無止盡的房地產炒作,會造成受薪階級跟年輕世代的負擔,你今年9月5號又說,投機與炒作不是我們要走的路,這也不是蔡英文的風格。

蔡主席,大家現在最關心的是居住正義,可是我們要同時問蔡主席,您認為要如何來遏止,囤積土地也好,土地炒作也好,維護居住正義,這是年輕人關心的,同樣問題也請教宋主席。

●答:

謝謝主持人,也謝謝朱立倫主席的提問,這個問題在過去一段時間,朱主席的兩位大將,不斷地用不實的數據,而且用誇張的手法來說,我的家族的土地問題,我要跟朱主席來報告,我們所有的事情我都清清楚楚地交代,每一件事情我們都清清楚楚地交代,這些都是我父親那個世代,他白手起家,做黑手開始,那個世代的台灣人,確實都是大家很辛苦的工作,存了一筆錢,存了一些錢,能夠希望去買個土地,能夠來做個理財,這都是我們規規矩矩,我們清清白白做的理財跟投資。

但是我倒是要告訴我們的朱立倫主席,我們家族沒有人從政,除了我以外,而我的職務從來跟土地都沒有關係,倒是你的家族,跟你自己的政商關係,跟你的政治職位都跟土地很有關係,外界的質疑也非常多,你都一律不理,只是躲在你的兩個大將後面。

更重要的是,我都已經公開說明我的財產變動情況,你都一直在逃避,你也一直沒辦法說明你的競選經費的來源跟支出,更重要的是,你在新北市長的時候,你釋出很多市地去跟財團一起去做都更、一起去做聯合開發,連審計部都說,你的這些政策去炒作了新北市的房價,是新北市房價高漲的一個原因之一。朱主席,真正炒作房市,讓高房價可以發生的,其實是政策,是執掌權力的的人,而你就是那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