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主席今(29)日上午由黨秘書長吳釗燮、北市立委候選人姚文智、前研考會副主委陳俊麟及中華民國資訊軟體協會理監事陪同,應邀出席資訊服務產業發展座談會,蔡英文在聽取現場產業界代表發言後,致詞回應全文如下:

我參加過很多次產業界座談,從來沒有一次像這場充滿了很多專業的智慧在裡面,也充滿了很多專業人的膽氣在裡面,也充滿了一個專業人的豁達在裡面,所以看起來資訊服務業是很有發展潛力,因為有以上的這幾種特質。我相信只要是政府的法規結構是對的,政府的組織能夠回應民間的需求的話,我相信資訊服務產業應該是台灣在下一個世代非常非常有希望的產業,但是我知道我有一個任務,就是我當選總統以後,不要讓政府毀掉發展的機會。

這幾年,我在台灣的各鄉鎮走透透,讓我對網路的力量,有很深的體驗。我常常講一個例子,因為這對我來講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啟發。就是在台東的桃源鄉,大家都知道台東的延平鄉桃源村是一個原住民的鄉鎮,我去了好幾次桃源國小的小朋友,每一次都會到教室裡面去看看他們,有一次我就看到一群小朋友在上數學課,我就很好奇他們是怎麼上數學課,課程當然有老師上課,但是老師也陪著他們,一起上網去上數學課。所以他們就上網去看了可汗學院的教材,來學習數學。大家都知道,可汗學院的教材有些已經翻成中文了,小朋友可以看可汗學院的教材來學數學,可是有一些部分是沒有翻成中文的,所以這些小朋友,他們就自己自力救濟,就是他一面去google英文字去學英文,在學英文的同時,又學了數學。

所以這一些小朋友,在偏鄉、在師資很可能沒有辦法完整的協助他們的時候,他們就跨越了地域上的限制,直接到網路上去找尋教育的機會。所以這給我一個很大的鼓勵,因為我一直強調的一件事就是,寬頻是一種人權,網路近用是人的基本權利,其中一項最重要的理由,就是網路可以為偏鄉的孩童,帶來更公平的教育,以及連結世界的機會。

但是,不是只有寬頻網路就足夠,今天我聽了很多各位的發言,我也心有所感。因為我們除了要有寬頻之外,還要有像可汗學院這樣的資訊服務,才能真正翻轉我們偏鄉的教育。所以,寬頻人權講的不只是硬體的建置,而是要再往前走一步到軟體的應用。如果只有硬體,沒有軟體,就像只有軀殼,而缺少靈魂。而且,軟體的應用,必須要抓緊社會的需求,照顧到人的生活,這應該是我們產業發展最重要的目標。

今天,我非常感謝軟體協會的邀請,讓我有機會可以來這裡跟大家說明我對於軟體、資訊服務業的想法。

我想剛剛大家提到的問題,我自已歸納三個類別:第一,現有的政府組織,跟不上科技變遷,也沒有強而有力的政治決心,確定產業發展的大方向。

第二,因為組織沒有改變,導致政府部門資訊人力不足,導致政府對數據和資料的掌握能力不足。所以,政府的治理總是慢半拍,更不用說積極保障人民的權益,或者因應各種人為或天然的災害。

第三,我們的法規仍然停留在工業時代的思維,既有的法規限制了本土資訊創新的空間;但是,對於國外已經合法的資訊或網路服務,他們進入到台灣之後,我們卻也沒有管理的能力。

基本上這三點是我們聽了很多意見以後總結出來的,我相信應該還有其他的問題。可是要解決這些問題,並且讓資訊服務、軟體產業有突破性的成長空間,我認為,政府的思維要先改變。

首先,政府應該要以更開放的態度,來面對資料的流通。在去識別化和保障隱私的前提下,盡可能開放資料,讓民間也可以從事加值應用;同時,更要懂得運用來各種資料,來改善自己的施政。

比如說,智慧電網的數據、智慧城市的資訊回饋,都可以協助政府,建立反應更快的決策機制,這也就是我說過的,政府應該懂得利用大數據,不斷debug,調整政策,合理化資源的分配。

第二點,政府也應該要勇敢地面對「行動經濟」和「共享經濟」所帶來的產業變革,像第三方支付的普及、或者像是Airbnb等等創新服務。

我在英派這本書裡面就有提到,面對這些創新服務,政府要保障現有業者和消費者的權益的同時,政府也必須提供創新產業足夠的支持。

政府不能因為怕事,就不做事。法規該調整就調整,該介入管理就介入管理。面對新的時代,政府需要更有決心。

所以,為了要讓資訊服務產業以及各種網路創新服務,可以有更好的發展空間。我認為政府應該要做下面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不符合潮流的法規應該逐步修改。針對各種資訊服產業的法規障礙,應該徹底盤點。同時,也應該要調整政府資訊業務組織,並且重新檢討採購制度。

我們現在的採購法確實太過僵化。我們應該要重新訂定可以因應資訊服務趨勢的採購程序與規範,讓政府採購可以支持資訊產業發展。

在這裡,我剛才聽到很多建議,包括政府設立資訊長,政府有一個好的高階的機制,可以協調各部會的資訊彙整,可以協調各部會資源的共享,還有協調各部會的預算可以有效的投入在我們這個產業的發展。這些我都聽到,剛才也有提到的資訊科技基本法的問題,這些我覺得都是一個可以思考的方向,我也同意這些就是我們將來要做的事情。只是在實際的處理過程中這部法規要怎麼樣來寫出來,我們要有什麼樣徵詢的程序,這個就必須請各位等我當上總統。

所以剛才提到我會不會請資策會做我的幕僚?我會,但是我會請更多人一起來做幕僚。所以資策會是國家長期培養的機構,有很多的人才、很多的資源,但是一個政府的責任就是累積同時要培育更多有競爭力的機構,有更多的人才來帶動整個產業的發展。所以,我在這裡跟各位報告,只要是人才,只要是能夠讓產業往前推的任何計畫,我們都願意去配合,願意去支持,我的幕僚是開放的,隨時大家有建議的話,我們都有非常多的耐心來聽大家的抱怨也好,建議也好。

在這裡我要特別提到,民進黨的國防產業政策,其中有一個重心,就是我們要發展資安產業,這個是全球性的,不論是在軍事安全,或者是在商業,這本來就是一個很大很大的產業存在。我們希望國防部可以投入足夠的預算,以軍用的需求,再加上政府本身安全的需求,來擴大國內資安市場的規模,來支持本土的軟體和資訊服務產業投入研發創新。

所以我們也希望將來民間的產業要發展,軍方資安的能力要提升,我們政府的資安能力也更要提升的前提之下,會產生大量資訊人才的需求,還有大量市場及商機的釋出。

所以,我們要積極培養資訊人才,並且把資訊數位能力,變成國民的基本素養。我們認為資訊教育應該向下扎根,剛才大家都講得很清楚,在很多先進國家,這也是趨勢,而且已經開始做了。在之前我提出的很多政策也提到了這點,在中小學階段,就可以提供「資訊思維」的教育,從小就開始培養分析、解決問題與程式的能力。我們也主張要修改學校的獎勵措施,鼓勵投入軟體資訊教育的教育工作者的投入。

長期而言,我也認為,引進國外人才,對台灣的資服產業會有正面幫助,可以讓台灣的創新體系進一步國際化。

為了鼓勵國際人才到台灣,並把他們留在台灣,就必須合理化稅制和居留制度;相關法規和配套也要調整,才能夠吸引跨國的科技團隊到台灣來從事創新工作,這也是未來的新政府必須要儘快調整的面向。

第三,就是我一直主張的,要打造創新的生態系。這個生態系,是一個從投資、研發、產品開發、驗證、到商業化的完整體系。

政府所應該扮演的角色,就是一個協調者的角色,甚至於是一個平台的角色,選定有潛力的題目,支持基礎研究,把學術機構、法人和產業連結起來,打造一個有活力,而且友善創新的產業環境。

最近,有很多產業界的好朋友跟我說,將來,我們要賣的東西不只是軟體Software,將來要賣的是更晉級的產品-HEART-ware。

HEART-ware就是一個好點子、加上硬體、軟體、大數據所發展出來的解決方案,鎖定生活的需求,講求體驗,回歸人性,提供讓民眾有感的服務。HEART-ware的精神,就是以人為本、用心服務。

台灣是一個民主社會,我們有多元的文化,也有重視人權的傳統,這就是我們發展HEART-ware最好的基礎。

只要我們用心面對生活的挑戰,用心思考可能的解決方案,並且以開放的態度,讓資訊、工程的人才,和人文社會、藝術的專業者,一起攜手合作,我們一定可以打造台灣獨一無二的HEART-ware。

民進黨的政府,會是一個勇敢面對挑戰的政府,也是一個有決心的政府;再18天,我們就要選舉了,希望在座各位可以給我們最堅定的支持,給我們一個做事的機會,明年我們會大家一起來努力,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