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各位監察人、朱主席、宋主席、各位媒體朋友,電視機前的國人同胞,父老兄弟姊妹朋友們,大家好(國語、台語、客語、排灣族)。

今天是政見發表會的第二場,政見會的目的,就是要讓候選人,有一個完整陳述政見的機會。所以,我會延續我第一場政見會的做法,按部就班向全國人民報告我的各項政策。在第一輪與第二輪,我會完整說明我的政策。對於宋主席、朱主席對我有所指教的東西,我會一併在第三輪做回應。

在這一輪的一開始,我想先跟現在四十多歲的中壯年的世代,說幾句話。我想請這些朋友,回想一下,1996年,台灣第一次直選總統的時候,大家所期待的國家是什麼樣的國家?然後,現在的台灣,跟我們當初的理想,差距有多大?

或許您現在也許都有寶貝的兒子跟女兒。是不是看一看身旁的孩子,我們要留下一個什麼樣的台灣給他們呢?

這20年來,台灣歷經了兩次政黨輪替,台灣的民主更穩固了,我們的城市更繁榮了,我們的社會福利也漸趨完整,但是,重大決策仍然有黑箱的疑慮,年輕人也越來越買不起房子,而年金制度快要破產。

各位,這就是這20年來的變化。這20年來,無論是哪一個政黨執政,有做好的地方,也有做不好的地方。如果我做總統,不管是李登輝時代,陳水扁時代,或者是馬英九時代,所有的是非對錯,我都勇敢承擔。

我沒有三頭六臂,我有一顆堅定的決心。當台灣人把國家交付給我的時候,就是希望我一肩扛起這個國家的全部。

在今天,在這次選舉,我提出五大社會安定計畫,包括「安心住宅」、「永續年金」、「社區照顧」、「食品安全」跟「治安的維護」。

接下來,我會先用第一輪的時間,跟大家說明我的安心住宅計畫,以及民進黨的年金制度改革方案。

我今天將會採取最負責任的方法,就是將我的政策,跟朱主席的政策做一個比較。同時我也請宋主席來指教

我的安心住宅計畫,有一個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讓每一個人,都能夠負擔得起、又有居住品質的房子。它必須包含三個重要的面向。

第一,我會「杜絕房市炒作」。

上次總統大選的時候,我已經率先提出實價登錄、實價課稅。這四年來,國民黨也是跟著我的方向走。

我要讓不動產市場更加地公開透明,讓稅制更加合理化。

第二、我會「健全租屋體系」。

我主張要制定「不動產租賃條例」,並鼓勵租屋管理事業的發展,讓房東輕鬆出租,讓房客安心入住。這是新國會上任之後,馬上可以處理的工作。

第三、我會推動社會住宅政策。

我會在八年內,辦理20萬戶只租不賣的社會住宅。目前台灣約有三十二萬戶社會住宅的需求,這是內政部的調查,不過,台灣現階段的社會住宅卻只有七千多戶。

我們的社會住宅比例非常低,大概只有萬分之八,遠低於日本、遠低於韓國,更不用說辦理社會住宅行之有年的歐洲。

朱主席也有社會住宅的政策。他曾經承諾新北市民要蓋十八萬戶,不過,在他第一任新北市長任內,卻只辦理了十一戶。

他這次競選總統,又再度提出社會住宅政策。但是他的方法,就是把租屋補貼也當作社會住宅。

租屋補貼不是不能做,但是,政府花大錢去補貼房租,如果房租上漲,補助的效果就會下降,而且政府負擔會很重。如果拿這些錢去辦理社會住宅,那一樣可以減輕人民負擔,政府還可以取得資產。

民進黨所規劃的社會住宅,與朱主席不同。

除了「政府興建」之外,也可以透過「容積獎勵」,來鼓勵建商拿出部分空間作社會住宅,或者,透過「包租代管」的方式,由專責機構和社會福利團體承租空屋,提供弱勢族群來居住。

我們會由中央和地方來共同合作。不只是縣市用自己的土地來興建,國有土地也可以提供來做社會住宅的用地。

因此,土地的取得沒有問題。至於興建經費,除了先期投入20%~30%的經費,可以由中央跟地方政府分擔以外,還可以用50年的租金來攤還貸款。因此,資金也沒有問題。而且,租金會按照人民負擔能力來訂定,不會受到市場波動影響。

換句話說,土地有了,錢也有了,方法也有了,現在就差政府的決心。

除了推動安心住宅計畫之外,我還會用最強的決心,來改革年金制度。

這個議題,本來就迫在眉睫。不過,過去八年,馬政府的毫無作為,更加深了這一項制度的危險。年金潛藏負債大概高達十八兆,未來十五年內四大退休基金將陸續破產。

如果今天我們還不認真處理年金的問題,無論是軍公教退撫基金還是勞保年金,都可能會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上走向破產。

所以,年金制度要改,而且非改不可,我不會為了選票,而有所妥協,但我也不會急躁,而造成社會的動盪。處理年金問題,我將依循三個原則。

第一、循序漸進。

過去我的政治生涯都可以供全國人民檢驗,我不相信腥風血雨的改革,我也不曾動員仇恨來撕裂這個國家。

我堅持務實穩健的改革,我會照顧現在依賴退休金過日子的人,不會造成他們生活安定上的衝擊。

第二、國家負得起,人民領得到。

在這個原則之下,我會簡化各種職業別之間的制度落差;隨著人口老化趨勢,適當的延後年金請領年齡;逐步合理化所有的所得替代率,落實社會跟世代的公平正義。

我要讓人民活到老,領到老,而且,有尊嚴地接受國家的保障跟照顧。

第三、必須在團結的基礎上,推動改革;不能因為改革年金,而造成社會的分裂。

這就是我主張要先組成「年金改革委員會」的理由。這個委員會將由不同的職業代表,和專家學者組成,政府機關會主動公開各種精算數據作為參考。

接著,委員會也會提出具體的改革方案,交到「年金國是會議」上,進行更廣泛的討論,最後,凝聚出大家的共識,再付諸國會來修法。這樣的過程,我們預計半年之內,最遲不超過一年,就會有結論。

在最後這一點上,我跟朱主席是有些不同。

他的年金改革政策,其實就是年金不改革政策。他還說,國是會議是沒有必要的,因為他認為,像年金這樣的議題,只要找公務員和勞工來談談就好。

如果這麼簡單,過去國民黨執政八年,為什麼做不到?更何況,朱主席忘記了一件事,年金攸關到每一個人的權益,是一個大規模的結構性改革,如果沒有足夠的社會民意支持,絕對是難以成功的。

我也要再一次強調,民進黨的年金改革,是針對制度,而不是針對個別的族群。是針對整個年金制度的通盤改革,不是一個單一的族群。

所以我要在這裡,跟大家,尤其是我們軍公教的人員,我們大家一起來,你們不是改革的對象,是我們改革的夥伴,我們需要大家共同來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