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持人。

剛才聆聽了朱主席對公共托育的一個說明。我相信很多人都看過新北市的廣告,對於托嬰、托老的政策,我知道我們朱主席非常的自豪,不過以新北市的財政跟其他縣市來比較,新北市的財政是比較有優勢的。即便是如此,很多人都感覺到這些公托中心,或者是剛才朱主席所自豪的一些建設,其實很多人都看的到,但是吃不到,連主管機關都有說到,這個覆蓋率其實是不足的。以公托中心來看,只有3%到4%的覆蓋率,所以整個新北市的市民的滿意度其實還有改進的空間。

那麼,一個總統應該重視的是如何建立一個普及式的公共服務體系,不是少數人、只能夠照顧少數人的小確幸,而是建立一個完整的體系,讓城鄉可以整個全面的照顧,這就是我等一下要跟各位報告的,我的社區式而且是普及式的照顧體系。

另外,我要利用這個時間稍微講一下這個社會住宅的問題。剛才錢的問題我都解釋過,應該都是沒有問題的,請朱主席回去再聽一次,就應該了解。至於土地的問題也是沒有問題,我們台北市是一個很困難的地方,但是台北市政府都找出了兩萬戶的社會住宅所需要用的土地,國有財產署近來也說了,他們找到了38.9公頃的土地,可以供各縣市來使用,蓋社會住宅之用。那我也要請教的就是說,朱主席曾經,新北市是拿了26公頃的土地去蓋合宜住宅,聯合開發,跟財團一起來做都市更新,這26公頃的土地其實可以蓋差不多是一萬三千戶的社會住宅,新北市其實它的土地是更多,而且更可以作為社會住宅的使用。

至於,我剛才也講到說,我要利用第二輪的時間再來跟我們國人報告的是很重要的政策。第一個我要在這裡跟各位報告的政策,就是食安政策。安居樂業,曾經是人民最簡單的心願,現在變成最奢侈的期盼。

在以前我們互相碰到的時候,都會互相問一句「吃飽了沒有」,但是現在,我們相互問候、在吃東西的時候,都會問一個問題就是說,吃這個安不安全?

聽起來很諷刺,但是,也是一個事實,而且是每一個台灣人民的心聲。

食品安全,是我們民眾最在乎的事情,過去幾年,食安事件是不斷的發生。人民迫切的需要這個政府要有作為,但是馬總統只會說,食品查驗,他的任內是史上最嚴格的,要人民放心去採購。

我說過,馬總統跟國民黨上上下下,都離人民非常遙遠。有多少媽媽不知道讓小孩子吃什麼?有多少民眾想吃碗泡麵、喝杯珍珠奶茶,都不知道哪一種品牌才是安心?

當社會發生食安問題的時候,國民黨政府第一個反應就是說趕快去找證據,告訴人民這個不是他們任內發生的,或者,用最快的速度告訴人民說,這是民進黨執政的縣市裡發生的事情。

他們不去想辦法解決,而是想辦法切割、想辦法推卸責任。這樣的政府其實是非常令人失望的。

如果我當選總統,我的政府,會扛起責任,讓人民安心,我不會讓人民這麼無力,只能自力救濟,抵制消費,秒買秒退。

在這次選舉裡面,我提出了「食安五環」的計畫。我要建立一套從農場到餐桌,都嚴格管控的食安體系。

首先,我要建立「毒物管理機構」,從源頭就全面監控有毒物質,不讓它們進入食品製造過程。

此外,我也要建立一個生產履歷制度,而且是一個跟國際標準接軌,資訊公開透明、可以信任的生產履歷制度。

最後,我會增加食品查驗數量到現行的十倍,並修正食安法,嚇阻所有黑心廠商。我還要提高檢舉獎金,讓全民共同來監督食安。

捍衛食品安全,民進黨不辦徵文比賽,也不辦海報比賽,而是要提出具體政策,要讓國人都可以吃得安全,吃得安心。

除了食品安全之外,如果我當選總統,我也會來推動長期照顧制度。上一次的辯論會,朱主席和宋主席都分別提了一段阿嬤的故事。

不管是淡水的阿嬤,還是高雄的阿嬤,每一個阿嬤,我們都要給她們最好的照顧。這才是政府應該要做的事情。

我相信,許多人都有照顧高齡長輩的經驗。我記得,有個朋友曾經告訴我,她照顧中風後失智的母親,有很深的無力感,常常躲起來哭。

不是因為她不願意付出,而是覺得很孤獨,又看不到盡頭。我相信,這是很多人共同的經驗和感受。

為什麼社會會讓她們會感到孤獨?因為,他們缺乏來自政府跟社會的幫助。

所以我主張,高齡長輩,不應該是「個人的重擔」。政府應該支持這些家庭照顧者,分擔他們沉重的負擔。

民進黨上一次執政,我們就提出了「長照十年」計畫,來因應人口老化。

但政黨輪替之後,過去八年,馬政府編列的長照預算,不到250億,讓民進黨執政時期的「十年長照計畫」,幾乎是原地踏步。

政府真的沒錢嗎?馬政府每年都舉債2000億到3000億,但是,花在真正需要被照顧的老人、失能者身上的經費,卻是少得可憐,平均每年才30億。

朱主席在這次選舉中,主張以長照保險來籌措1100億到1300億的經費。我跟他最大的不同,在於,民進黨不贊成一開始就採用「長照保險」的方式。

原因有兩個。

第一,在長期照顧服務體系沒有建構完成之前,如果一下子每年投入1100億到1300億的經費,只會為了花錢而花錢。錢不只亂花,而且會炒高市場的價格,反而造成長照體系的營利化,讓弱勢者負擔不起。

第二,一千多億的經費不會從天上掉下來。羊毛是出在羊身上,這筆龐大的經費,還是要伸手向人民的荷包去拿錢。這其中64%來自勞工與雇主,對人民來說,等於是加稅。

而且,政府自己也要分擔36%,大約400億到500億。截至目前為止,這些錢從哪裡來,國民黨從來沒有講清楚。沒有財源,長照就變成空頭支票。

所以,我所提出來的「長照十年2.0」就不一樣。

我主張,要以指定稅收,加上公務預算,每年以300億到400億當作長照體系的穩定的財源,建立充足的服務供給。未來隨著老年人口的增加,再來逐漸擴大這個規模。

而且,我要發展以社區為單位的長照體系,在社區裡,提供普及、平價,而且多元的照顧服務。

長輩在不同情況與需求,我會妥善照顧他們,他們也可以在自己熟悉、安心的社區,在地安養。

此外,台灣的生育率偏低,也是造成人口結構老化的原因。

年輕人怕養不起孩子,所以不敢生,即便是生了,也怕負擔不起托育的費用,他們需要一個優質的托育體系,好讓他們不用在工作和家庭之間,蠟燭兩頭燒。

所以,民進黨也主張全力支持社區保母、幼兒園與課後照顧,讓爸爸媽媽們在離家最近的地方,就能找到保姆與機構。

這就是民進黨的「托育、長照、就業」三合一的照顧政策。

我們要建立社區老幼照顧體系,讓小孩有人帶,長輩有人陪,年輕人可以專心為未來來打拚。同時藉由照顧體系的建構,創造本國勞工的就業機會。這才是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法。

如果我當選總統,我一定會將這些安居樂業,人民最簡單的心願,來把他們實現,這需要決心,也需要規劃,也需要很多很多大家共同的參與,跟社區的參與,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