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持人。

首先我要先回應剛才朱主席跟宋主席對我的一些問題跟指教。

對於慰安婦的問題,我必須說這是一個歷史的悲劇,我也非常的支持、也非常的要求,我們的政府應該要拿出行動,替我們上一個世代的長輩來求一個公平,讓她們在過去所受到的委屈、她們心靈的傷痕可以撫平,也可以得到賠償。這件事情是朱主席以國民黨的黨主席應該告訴執政的國民黨應該要馬上去做的事情。

至於剛才朱主席一剛開始就講了他的戰略三策,那又讓我想起他的三弓四箭。

這段時間以來,朱主席提了不少的經濟的政策。經濟的政策其實需要一段時間的思考跟溝通,跟很多很多的諮詢,但是我們看到朱主席近來的經濟政策,都是在很短的時間裡面提出來,我們沒有看到他完整的方案,也只看到他是一個以口頭在短時間說的幾件事情而已。

朱主席說要用提高基本工資來帶動成長,可是昨天在七大工商團體的時候,他又說我們要視經濟的成長來調工資,所以,朱主席究竟哪一個才是你的想法?

姑且以朱主席說以工資提高我們的經濟成長來做解釋好了,這個學說在歐美是有,但是從來沒有實證的成功案例過,如果這是一個有效的藥方,我要問說,國民黨已經執政了七、八年,為什麼都沒有做呢?

剛才朱主席也說,在過去的七、八年,國民黨調整了基本工資五次,如果調了五次,我們還看不到經濟成長,那我們也覺得說,如果這個政策在其他國家可能有效,但如果拿到台灣,在國民黨執政之下會不會有效?

所以,我要再一次的提醒國民黨,如果這個政策在你們執政的時候就可以做了,為什麼到現在,在選舉的最後幾個禮拜,突然提出戰略三策?甚至於在幾個月才提出的三弓四箭?

如果說,我們以法律調整最低工資,就可以救我們的經濟的話,那全世界的經濟問題就不會太嚴重了,全世界所有的國家,都可以用法律、行政的措施,把資本工資調高,全世界的經濟成長就會成功。

這種說法其實是太過於單純、太過於理想化,讓人不由得想起來三弓四箭跟三環三線。

至於富人稅的問題,我相信富人稅這個問題,民進黨是最開始處理的。民進黨執政的時候,我們就有了最低稅賦制,它就是台灣最先有的一套富人稅的制度。

我也聽說我們朱主席說,要把稅務負擔的比例從12%增加到15%,也就是說,以我們現在的稅賦負擔來講,要增加四分之一。在這種情況下,朱主席從來沒有說過,從12%增加到15%,這些錢要從誰的身上課徵?要怎麼把它課徵出來?這是一個很大的問號。

所以再一次地,我又覺得說又是一個口號,又是一個三環三線的概念,究竟富人稅要怎麼課?你已經想好這個富人稅課的錢要去怎麼花?但是你沒有想到這個富人稅的錢,你要跟誰去課?要怎麼課?

所以,我對富人稅這件事情,我覺得,台灣的稅制是確實需要改革,在資本的利得者跟薪資所得者之間,他們的稅賦負擔是要持續地去調整,才能夠公平。

所以在我們執政的時候,我們提出了最低稅賦制,我也提出來了房地產的種種課稅,尤其是實價課稅,這種種都是要增加非薪資所得者稅務的負擔。

所以稅制的改革,跟富人、資本所得者,他們稅賦的負擔,其實要經過一個完整的規劃跟完整的思考,不然我們就會重蹈證券交易所得稅那樣的惡夢。

我也要回應一下,我們宋主席剛才說,勞工為什麼向民進黨來請願,因為他們對國民黨已經失望,他們也對我們三個都有請願、都有抗議,如果宋主席記得沒錯的話,上一次我們三個辯論的時候,他們也對來我們三個人,不是對我來抗議。

民進黨,我們從創黨到現在,我們一直都跟勞工團體保持非常好的溝通態度。甚至於,近來一些團體,雖然跟我們抗議,我們也跟他們溝通,甚至於我們也都跟他們約好說,我們來見面、談一談,那我們正在安排。

所以,對勞工來講,我們不變的態度,就是我們一直都是跟勞工站在一起,我們以勞工的權益作為最優先的一個保障。

至於剛才您提到烽火外交,我要再一次說明,烽火外交是被貼的標籤,它代表是民進黨希望有更多地外交自主空間,希望有更多的積極的外交,而不是像現在的政府,幾乎是外交休克、外交休兵。

我也要回應,剛才朱主席講的美豬的問題。我想美豬業者的抗議,不是只對民進黨抗議,我看也是跟所有三個候選人都要表達他們的不安。

剛才講的國際標準,我也要跟朱主席提醒一下,你也說過要國際標準,你也說過要參考其他國家的說法,為什麼到了這個時候,到了選舉最後的關頭,你又開始抽腿、你又開始撤退,然後替我貼上標籤,說我要開放進口,做選舉的操作。

我相信,這是一個很不負責任的說法,你和我都很清楚,我們都知道台灣要加入TPP,這對台灣是很重要的。你也一定很清楚,美豬的議題,對台灣對外談判是很嚴峻的挑戰,處理這個問題並不容易,這一點我們也不需要來欺騙人民。

朱主席,比起我們之間的競爭,台灣要如何加入TPP,完成國際經貿的補給,突破台灣的孤立,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很可惜,國民黨只想做政治操作,只想替我貼標籤,這真的是一個很不負責的做法。

我要再強調,不論我們要不要加入TPP,政府都要做到兩件事:第一、就是要做好食品的安全管理,讓民眾可以安心,對我們所有的制度跟執行都有信心,這是最重要的事情。第二、不論我們要不要加入TPP,要不要加入任何的自由貿易協定,政府一定都要讓台灣的產業有國際競爭力。農產品不僅要在台灣賣得出去,在國際上也應該賣得出去,這樣我們才真正是一個有實力的國家。

這兩件事情都不需要以加入TPP,或加入任何貿易協定為前提,這本來就是政府應該要做的事情,這兩件事情,我一定會做,我不會像過去7、.8年,馬政府這一件事情都沒有做,碰到問題的時候,就束手無策,坐困愁城,到了選舉的時候,就拿來做政治的攻防、做政治的炒作,這不但讓社會無法理性討論,也會限縮對外談判應有的空間。

我說過,現在要不要開放美牛、要不要開放美豬都是言之過早,維護國人健康的基本立場,我也不會退讓。但是,加入TPP將會是一個很艱難的過程,這個過程中,不僅是美豬而已,還要面對很多不同的議題,而且會經歷很冗長的談判。

我也說過,我也保證,在整個過程當中、每個議題,我的政府一定會溝通、跟人民溝通、也跟產業溝通、也跟國會溝通,讓大家了解政府在處理這些問題上面,我們所考慮的是什麼?我們一定會以人民最大的利益來考慮。

讓台灣加入國際組織只會更強大,而不會更衰弱,這就是我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