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主席今(2)日結束第二場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後,由副總統候選人陳建仁、全國競選總部總幹事蘇嘉全、黨秘書長吳釗燮、政策辦公室召集人林全等人陪同召開會後記者會。

首先,針對媒體詢及於辯論中提問朱立倫主席稱新竹萬人餐會為尾牙的看法,蔡英文表示,朱主席原本可以利用這個機會說清楚,但可惜他卻選擇迴避。她說,新竹萬人餐會,地方幹部說是感恩餐會,朱主席說是尾牙,但一來這時候吃尾牙有點早,而在選前大規模的請客吃飯,本來就是不尋常的事情,相關法規裡也特別講到,這種大規模的請客吃飯,是可能的賄選樣態。蔡英文說,朱主席可能要多費點心神好好的解釋。

媒體詢問蔡主席對今天辯論會的表現,以及對兩位對手回應問題上的表現,蔡英文表示,還是讓大家來評論,至於她的部份,她很盡心盡力地,只要有人問問題她都會去回答,且是在時間許可的範圍內盡量詳細地去回答。

針對媒體問到朱立倫主席在申論時花很多時間批評蔡主席,卻沒有將自己的政見申論清楚,蔡英文表示,確實有點可惜,難得有一個申論的機會,應該利用來把候選人對未來想做的事情,對台灣人民、對未來有什麼想法、感覺及願景講一下。她說,朱主席花了很多時間給了她很多指教,但是這些指教多半是貼標籤,很多根本是扭曲,比如:募兵制,民進黨主張的是改良式的募兵制,並沒有主張徵兵制。

另外,蔡英文提到,有關RCEP的問題,她也在很多的場合都講過,甚至親自到印尼去考察,也在應邀於新加坡演講的時候談到加入RCEP的主張。她說,相信朱主席對她以前講的話,都搜尋過,但結果還是用錯誤、扭曲,或貼標籤的講法,實在是浪費了申論的機會。

針對媒體問到宋主席於交互詰問時提到,蔡主席未來四年內要完成什麼政見。蔡英文表示,如果仔細地看她所提出來的五大研發計畫與五大社會安定計畫,裡面其實都有具體的規劃,也有具體的數字及目標。她說,在這次整個選戰的過程中,民進黨提出來的政見其實都非常的具體,只要詳細地去看這些規劃,大概就會知道在每一個過程中,要達成的目標。

蔡英文強調,這一次民進黨不會像國民黨那樣,提出六三三,或是黃金十年,民進黨其實是更負責任地在每一樣提出來的政策裡面,具體地去說民進黨要做什麼,並希望達成什麼目標。

媒體詢問有關基本工資等問題,蔡英文表示,她提出的最低工資法跟22K是兩回事,而朱主席的主張最大的問題是,他是盲目式的目標,就像土法煉鋼式的大躍進,而沒有基本的經濟邏輯在裡面。

蔡主席說,王如玄提出薪資四萬元,其實是一個保障薪資,與基本工資在很多的概念上他還是有相通的。而她主張的最低工資法,是希望基本工資的訂定是常態性的,而不是到選舉的時候,才想到說要加基本工資。

蔡英文提到,民進黨也希望基本工資的調整,有一定的標準,比如,根據物價、生活基本的需求等等,來做定期基本工資的檢討和調整的機制。因此,這個講法,大致與朱主席提出的七位諾貝爾獎得主所講的講法較接近,也就是要參考物價與經濟情勢等整體情勢來調基本工資,而不是像朱主席很決斷地說:「四年之內就要漲到三萬塊」,而不去討論外部的情勢是不是有這個條件,或是考慮的方案後面有什麼樣實質的標準在裡面,比如說:物價的問題,或是勞工基本的生活需求等,這個才是真正要討論的事情。

對此,新境界智庫執行長林全也補充說明表示,民進黨過去,或在蔡主席總統競選政見裡,對於基本工資基本上從來沒有反對要調高,但認為基本工資調整要有制度,這個制度應考慮到物價的變動,例如:生產力的變動及最低生活費的需求等等,在制度下去調整,而不是去設定一個目標說要幾年內達成,這個目標其實不太有意義,因為資本工資有太多的因素,有很多前提是不確定的,因此,不要盲目去設定一個目標,這個目標其實是不夠專業的。而剛剛講的幾個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主,以及那些經濟學界的意見,基本上也是從提高薪資,讓需求帶動成長,以基本工資應該要反映物價,隨著物價調整,同時考慮到美國的勞工生產率已經提升了,但是基本工資並沒有提高的角度來建議的。

林全提到,有關22K的問題,基本上22K會發生,就是在2002年金融海嘯之後,馬政府在工資政策的方法。在他來看是不夠專業。他說,2001年民進黨執政的時候也有網路泡沫化,那時候也有低薪和就業不足的問題,而民進黨是用補助企業來雇用勞工的方法解決這個問題,並沒有讓薪資率下降到22K,但同樣解決了當時就業的困難。林全強調,這與基本工資是沒有關係的,是與在工資政策和作法上,是不是專業或細緻度有關。

另針對媒體問及蔡主席接下來的競選重點將放在哪,以及要如何說服大家出來投票一事,蔡英文表示,最後的一個階段,除了還有一場政見發表會之外,就是要讓支持者,或對希望台灣會是一個很不一樣的台灣,對台灣有期待也希望台灣改變的人,都能夠出來投票,這是最重要的。因此,蔡英文說,最後兩個禮拜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去走遍每一個角落,找到我們能夠找到的每一個人,能夠鼓勵、說服他們都能出來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