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持人,也謝謝王女士的指教。聽到王女士的說法,感覺就是跟朱主席一樣,不斷給民進黨貼標籤,而且扭曲民進黨的政策。關於基本工資,民進黨的主張是,應該從制度做起,而且制定最低工資法,不應該每次都成為選舉漫天喊價的工具,就好像成為另外一個「六三三」,其實今天這個政見會,民眾都希望聽到各自的政策主張,而不是在這裡一直由執政黨在罵在野黨,所以我現在還是回到政策的問題,來跟各位報告我們的生技醫藥產業發展的政見。

民進黨執政時,一直努力推動台灣的科技產業,開發打造中部科學園區,就是我在擔任國科會主委的時候。當時,我們用了很高的行政效率,才三年的時間,廠商的投資總金額就高達1.5兆,上班人員也高達一萬人。2006年的營業總額更高達1700億,這樣的紀錄在竹科要花十三年、南科要花七年才能做到,所以這樣的成績也讓中科被稱為「大肚山傳奇」。我在2008年從國科會卸任時,三大科學園區的產值已經逼近兩兆。

台灣缺乏天然資源,創新研發能力才是我們最好的資源,能夠持續發展高科技產業,不僅可以帶動經濟起飛,也可以確保國家安全,是台灣一定要走的路。

未來十年,全世界會有三個很重要的科技趨勢:就是生技醫藥、光電綠能和網路大數據。民進黨提出的「五大創新研發計畫」,就包含這三大領域。現在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就以生技醫藥產業發展為例,來說明民進黨有何宏觀規劃和具體策略。

實際上,在生技醫藥發展當中,台灣一直在全世界都是領先的。在1970年代,當時台灣的第一大癌症死因是肝癌。我的指導教授,畢斯理教授和林家青教授,發現B型肝炎是台灣肝癌最主要的原因,而且他們也發現B型肝炎是由媽媽可以垂直感染給小孩,而疫苗接種可以中斷這樣的感染,所以在1984年台灣開始實施新生兒預防接種計畫。我最近的研究也發現,在這30年來,凡是接受過疫苗接種的世代,小兒猛爆性肝炎的死亡率下降90%,肝硬化及肝癌死亡率也下降70%以上。

2003年末的時候,我擔任衛生署的署長,當時,我們看到B型肝炎帶原者,還有C型肝炎的帶原者,他們沒有辦法用疫苗來預防他的產生,所以我們就推動了「抗病毒肝炎藥物治療計畫」,這個計畫在實施以後,在短短十年間,台灣的肝硬化、慢性肝病,還有肝癌死亡率就下降了20%以上。

所以可以看得到民進黨在執政的時候,是如何劍及履及的去解決人民在疾病上面的問題,我們也發現生技醫藥對台灣很重要,像剛才談到的,B型肝炎的診斷試劑、疫苗和抗病毒藥物,以及C型肝炎的抗病毒藥物,都必須由國外進口,如果我們能夠自製的話,那對台灣該有多好。

我擔任國科會生物處處長時後,就推動了三個生物科技的國家型計畫。這十八年來,台灣的生技醫藥產業能夠蓬勃發展,是和我們當時推動的國家型計畫有密切的相關,我們也積極發展具有應用價值的關鍵技術,並且研製出高附加價值的生技醫藥的產品,包括了新疫苗、新試劑,還有新藥。

我在生物處處長的時候也提供了一筆經費,讓衛生署成立「醫藥品查驗中心」Center for Drug Evaluation, CDE」,協助台灣的新藥研發,還有臨床試驗。

我在擔任衛生署長期間,也努力縮短新藥審核的時間,並且設置國家卓越臨床研究中心,並強化台灣新藥研發的管理,使它能夠達到國際的水準。

在我擔任國科會主委期間,一起和中央研究院翁啟惠院長,還有經濟部何美玥部長,在蔡英文前副院長的協助下草擬了《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並由當時的立法院院長王金平領銜提案,這個案子在短短的三個星期就三讀通過,對台灣整個生技醫藥產業的發展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很可惜在上次大選期間,因為宇昌案的抹黑污衊了這個事件,使得生醫產業的發展遭到污名化,真是令人遺憾,而且痛心。

台灣有很優良的醫療體系、全民健保、和研究能量,民間資金也很充沛,而且人才濟濟;可以發展生技醫藥產業,成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龍頭產業。就好像半導體產業一樣,可以帶領台灣經濟起飛,並且使得中小的產業,以及服務業一起能夠升級。

目前,台灣的生技新藥新創公司的市值已經高達到六千到七千億,我們一定可以讓生技醫藥產業更為蓬勃發展,而成為台灣的兆元產業。

現在全球人口老化、新興傳染病不斷,而且對先進醫療科技的需求越來越多,所以估計在未來十年內,全球健康生技產業的產值,會高達到五至六兆美金,所以我們的生技產業在台灣務必要讓它蓬勃的發展。

但是很重要的,我們東方人有特定的疾病,因為我們有特定的遺傳基因、生活習慣及地理環境,我們對於亞洲的疾病研究,也是在亞洲地區甚至全世界都是最好的,所以我們用這樣的條件,來努力發展專門用來早期診斷,用來治療亞洲人特有疾病的這些新藥、新疫苗跟新試劑,我們就有很好的利基。

我相信如果我們更加努力,台灣就可以像瑞士、瑞典、荷蘭、或者比利時等成為世界上一流的生技醫藥研發國家。這樣不但可以提供很多的高薪資工作,而且可以帶來更好的生活品質。

蔡主席的「亞太生技醫藥研發中心」,就是希望能夠把台北的南港、新竹的竹北、還有中科、南科,沿著高鐵成為一帶的「生技醫藥研發產業的聚落」,那這個「生技醫藥產業聚落」會成為亞太最重要的聚落。

我們希望讓所有的醫學中心,還有所有的醫院能夠做更多的臨床實驗,還有更多的產品開發,我們也要保障智慧財產以及技術轉移,甚至我們提供資金來導引新創公司的成立,在剛才講的這四個重要聚落當中,我們也會有創新育成中心,舉個例子來講,中央研究院的生技園區,未來就能夠育成六十家的新創的生技公司,因此整個台灣的生技醫藥產業就能夠蓬勃的發展。

很重要的,在這樣的一個過程當中,當然我們也要培植創新研發的人才,還有產業經營高階領導人,我們更希望能夠讓年輕的科學家,他能夠參與新創公司的成立。針對生技新藥、新疫苗、新試劑和高階醫材料等等領域,都能夠帶動國內的整個發展,像最近何大一博士,他的愛滋病抗體,以及中央研究院翁院長的乳癌疫苗,都已經進入臨床三期研究。在今年,我相信會有很好的成果,這也是一個很好的成功案例。台灣確確實實在生技醫藥產業方面,我們能夠有自己的發展利基,我們也應該朝這個方向繼續努力,民進黨在這個方面有很好的經驗,而且我們也可以來一起推動。

我自己也是生技醫藥產業方面,很有經驗的一位政務官,所以我相信未來在民進黨的執政下,我們一定可以使台灣的生技產業做得越來越好。我們相信,如果我們能夠重返執政,全力以赴,我們就會把台灣的生技醫藥產業發展的越來越好,使台灣的整個經濟,因為生技醫藥產業的帶動,而急起直追歐美各國,成為一個重要的新藥研發的重鎮。

如果我們當選,第一件事,就是要推動《科技基本法》、《產業發展條例》的修法,而且不是從五二O開始,是從國會二月一日開始,我們就應該在人才、健保、投資、輔導各方面都要勾勒清楚,馬上修法,大步向前邁進。

我們要再次展現政府效率,打造「生技新藥創新傳奇」,我們要凝聚所有的力量,提供最好的發展條件,讓生技醫藥產業能夠全力起飛,為台灣的經濟注入新活力。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