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持人。

在政見發表會的第二輪,我要利用這個機會,先跟民進黨長期的夥伴,也就是勞工朋友們,說幾句話。

民進黨沒有忘記,這個國家是誰在受苦。過去我們跟勞工朋友站在一起,未來也會如此。

這個星期一,我跟十幾位「工鬥團體」的朋友,在中央黨部面對面溝通。

這就是我對政治的態度,不管問題多複雜,我都願意一起坐下來談,希望透過不斷的溝通和協商,來解決問題。

有關基本工資問題,民進黨立場非常清楚,就是要訂定「最低工資法」,每一年按照一定的標準,包括:物價、生活基本需求的考量因素,來檢討調整勞工的基本工資。

如果要問我,我跟國民黨最大的不同在哪裡,我的答案是,我不會拿勞工朋友的權益,在選舉時,開空頭支票作政治操作。

接下來,我將針對國人同胞們十分關心的幾個議題,再一次做完整的說明。

首先是「九二共識」。

民進黨沒有否認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會談的歷史事實,也認同雙方秉持相互諒解,求同存異,讓兩岸關係往前推進。

但是,「九二共識」,是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之後,才被國民黨創造出來的名詞。

這只是對九二年所發生的歷史事實的一種詮釋、一種選項,不等於是全民的共識。

連在國民黨內部,對「九二共識」的各種說法,也經常引起爭議。

洪秀柱副院長說「一中同表」,朱主席講「兩岸同屬一中」,馬總統說是「針對一個中國原則達成的共識」。

而且,這些說法越來越傾向北京對兩岸關係的主張,這讓我們擔心,會限縮台灣人民對未來的選擇權,也限縮了台灣的自主的空間。

我的主張很清楚,就是回歸到,九二年兩岸會談的基本事實,和「求同存異」的精神。

這就是我的態度,也是最合理的選項。

我會根據中華民國現行的憲政體制,基於民主原則,在最大的民意基礎上,來推動兩岸的政策。

我會盡最大的努力,來尋求台灣與中國大陸之間,有一個彼此都能接受的互動之道。我不會挑釁,也不會有意外。

第二個,是外交問題。

最近,我經常看到國民黨在恐嚇人民,說民進黨執政,會恢復「烽火外交」。

我必須強調,「烽火外交」是國民黨貼的標籤。民進黨主張的是積極外交,要去強化與其他國家間的關係。

除了傳統的外交,更要透過經濟合作、人道援助、疾病防治等計畫,促進台灣與其他國家的合作關係,確實拓展外交實力。

外交靠的是國力,不是中國大陸的善意。我們當然非常重視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但如果我們的外交關係,是隸屬在中國大陸的善意之下,將會喪失我們外交的自主空間。

外交不應該分藍綠,這個國家裡面,不管誰走出去,我們都應該為彼此高興。團結的國家才能展現國力,這就是我對外交的態度。

第三、就是朱主席提到說,我要實行徵兵制。

這是不實的說法。民進黨提出的是「改良式募兵制」,是漸進改革的做法。我也明確講過,台灣不會再回到傳統的全徵兵制。

現階段,馬總統推行的募兵制,役男還是需要接受4個月的軍事訓練。未來,我當選總統,我的「改良式募兵制」,也不會改變4個月的訓練規劃。

我跟馬總統的募兵制最大的不同在於,馬總統一直著重在數量與薪水,他欠缺整體的考量。這就造成了現階段沒有能力募到足夠兵源,以及國軍整體戰力下降的問題。

「改良式募兵制」就是要解決馬政府留下來的這些問題。我重視的是,募來人員的品質,以及軍隊的專業訓練。

我們要讓軍中生涯可以跟過去、未來完全接軌,讓過去所受的教育,可以在軍隊裡應用,在軍隊所受的訓練,也有助於提高將來在職場就業的競爭力。

再下來是能源的問題。

我的電價主張很簡單。我會確保電價的穩定,不會造成人民生活的困難。

在處理電價的時候,我一定會特別注意,物價的波動,和家戶、一般人的負擔。

我會以「基本度數不漲價」為原則,來照顧民生用電的基本需求,並且會減少電價的波動。

至於用電大戶,必須配合國家的能源政策,除了節電之外,我們還要用電價措施來鼓勵他們,減少尖峰時間的用電,還要全面性的提升用電的效率。

國民黨很喜歡說,核電比較便宜。但是,這是說謊。核廢料的處理,及核安的風險算進來,核電並不便宜。

台電現在有一個核廢料「境外再處理」的方案,光是處理1200束的核廢料,就要花費113億,而且二十年後還要再運回台灣。

至於加入TPP和RCEP,我已經多次強調,在維護總體利益跟人民的福祉前提之下,台灣不只應該加入這兩個區域經濟整合,更應該積極簽訂「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來維持對外整體經貿的平衡,不會過度依賴單一的國家。

為了表示台灣積極爭取加入TPP跟RCEP的決心,過去幾年,我還親自去訪問過印度、印尼跟新加坡,與當地的產官學界,討論RCEP談判啟動後的經貿影響。

我們不只要在談判中,爭取足夠的保護,讓產業能夠平順的過渡。我們更要協助產業升級,強化競爭力,讓產業積極走向全球,讓台灣變成「世界的台灣」。

至於美豬的問題,我要再次強調,要不要開放美豬的問題,目前言之過早。朱主席為了選舉,用這種造謠方法來貼我標籤,實在令人失望。

處理美豬議題,我會謹守這兩個原則:

第一,維護國人的健康的基本立場,我不會退讓。我會強化食安的檢驗,保證從農場到餐桌的食品安全。

第二,豬農的利益,也絕對不會被犧牲。我會提升養豬產業的競爭力,讓產品在國內、國際市場都銷得出去。

關於USCC也就是國會報告,這份報告,主要在說明,國民黨的政策只是單一取向,偏重兩岸經貿,而民進黨強調的是多元對外的經貿關係。也就是說,這份報告,認為民進黨的經貿政策,比較全面。

另外,這項報告並沒有說蔡英文承諾美國說要開放美豬進口,有些說法只是作者主觀的臆測。我要再強調一次,加入TPP是非常嚴肅的議題,現在講開放美豬,言之過早。

另外,有關多數黨組閣的問題。

我能夠理解,人民非常期待選後的政局穩定、政府正常的運作、政權也交接順利。如果我當選總統,會邀請各政黨一起來會商,共同維持選後四個月的穩定。民進黨也會以最快的速度,在立法院制定「卸任總統交接條例」。

這段期間,看守政府應該嚴守分際,尊重國會的新民意。我也會將立即組成「政權交接小組」,建立和政府之間,重大政策的協調機制。

我必須說,國民黨在投票日前操作這個議題,絕對不是為了國家的長治久安。

任意的轉換體制,馬總統仍然在任,將來和閣揆的權責不清,只會讓政府的運作雙頭馬車,政局更加的混亂。

而且按照《憲法》,任命閣揆是總統的權力。朱主席,除非馬總統親自說明,否則你有什麼資格,代替他宣示?這難道不是選舉的操作嗎?

最後,我想告訴朱主席,我可以理解你要在選前做最後的努力。但是,最後的努力也必須要根據事實,不能夠扭曲其他人的講法。

我們畢竟都是總統候選人。我們的所作所為,全國的人民都在看。我們可以競爭,但是,最後這一個禮拜,可不可以不要再用二分法來貼標籤,來挑起社會的對立。這只會阻擋台灣人民的團結的機會。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