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人數

改革會有陣痛,因為有陣痛,所以不敢改,這是領導人的失職。這個國家有太多問題需要改革,如果國家的領導人心裡只想著權力,那很多改革的推動就會打折扣。

我不想當一個打折扣的人。我要做,就要做得好,做到底,就要把改革做出一番成績。

我要用改革來贏得人心,就算會得罪既有的勢力,我也會堅持到底,不會放棄。我要對這個國家的整體未來負責,而不是對那些既得利益者。

所以,今天,在各位高雄的鄉親面前,我要向大家說明,我對這個國家具體的政治改革方案。2016,如果我當選總統,我要推動五大改革。

第一個改革,就是解決世代正義的問題。

2012年總統大選的時候,我們的訴求就是「公平正義」,因為我們已經看到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年輕人的處境越來越困難,對未來失去了希望。

年輕人找不到好工作、沒有好薪水,房子貴到買不起,照顧長輩和小孩的費用,成為生活的重擔。而國家的財政,卻還在透支,卻還在跟未來的子孫借錢。政府債務攀升,年金制度面臨破產,上一代亂花錢不節制,讓下一代身上背著債,這個社會失去了世代正義。

這個問題還在逐漸惡化。我要說一句很重的話:如果一個國家的年輕人,對自己的未來不再抱著希望,那麼這個國家,也就沒有了希望。

四年前,我就提出了不動產交易實價課稅、提出社會住宅的主張。當時,很多人質疑我,不過,現在,「居住正義」已經成為價值的主流。時間告訴我們一件事,就是民進黨的團隊,比國民黨更早看到台灣的問題在哪裡,更早想到解決的辦法。

解決世代正義,沒有單一的特效藥。它必須是一劑綜合的處方。首先要解決的,就是掃除青年就業和創業的障礙。

我相信,台灣年輕人不是不聰明,也不是沒能力,而是因為政府沒有幫他們創造好環境。我要向大家保證,我們的經濟發展新模式,會創造一個好的創新環境,吸引投資,為年輕人創造高品質的就業機會,提升他們的所得。

我們也要讓年輕的家庭,在居住、和照顧家人的負擔上,得到政府全力的支撐。政府推動社會住宅,可以拉年輕人一把,不必被沈重的房貸拖得沒有辦法喘氣。

房子是居住的地方,不是財務炒作的工具。國民擁有自己房子,不應該是遙不可及的夢想。我們也會規劃財源,建立平價優質的長期照顧制度,和托育服務。我的政府會分擔家庭的責任,不會把問題丟給家庭和個人。

我跟大家保證,民進黨執政會是最重視財政紀律的政府。我們會把政府預算裡面,那些浪費的根源,一個一個堵起來。

我們還要推動年金改革,讓退休基金的財務健全化,也讓退休制度更公平,讓整個社會團結起來,一起面對問題、解決問題。我要讓年輕人不會被年金赤字拖垮,而且當他們年老的時候,也能夠領得到退休金。這是我要做的第一個改革。

第二個改革,是推動政府效能的改革。

政府很多事推不動,其實問題都出在,政府都不跟人民溝通。這幾年,為什麼示威抗議這麼多?為什麼學生年年都要上街頭?答案也很簡單,因為政府不民主,把人民關在決策的大門之外。

所以我說,我的政府,會是史上最會溝通的政府。政府官員,執行能力很重要,但是溝通更重要。我會要求我的團隊,在做決定以前,要和社會充分的對話,要讓人民知道我們這麼做的理由、這麼做的必要,可以達成的效果是什麼。

最重要的,有多少人因此而受惠,又有多少人因此而受害。在受惠者與受害者之間,如何取得平衡,並且對於受害者提供適當的補償。

我的政府不只會溝通,我還要求它要公開透明。未來的政府,要做到資訊公開;我願意跟在野黨分享資訊,破除黑箱,因為我堅信,資訊越是透明,決策就會越貼近人民。

除了要溝通與透明之外,我要我的政府更有效率。我的政府就是服務人民的政府,我的政府在提供人民服務的時候,不會怕麻煩,我要在一些迫切的問題上,建立單一窗口、一站式服務,把部門之間的橫向關係連接起來,加快服務的速度。

然後,政府還必須徹底檢討不必要的管制,降低社會成本與行政成本;最後,僵化的人事制度、組織制度,讓政府變得像是跑不動的老爺車,這些我全部都要一併檢討,讓每個部門都動起來。

第三個改革,是國會的改革。

台灣有民選總統,還有民選的國會,這二者都是領航民主政治的兩個火車頭。所以,除了行政部門要改革,國會也要改革,民主才會不斷進步。

國會的改革,首先就是要透過修憲,來提升國會的代表性。我們的國會,有「票票不等值」的問題,沒有辦法完全反應社會的民意,所以要推動憲改,選舉制度改成聯立制、降低政黨門檻,讓更多代表民意的政黨進入國會。同時,我們還要適度地增加不分區立委的席次,來提高國會議員的專業性和代表性。

另一個改革的重點,是國會議長應該中立化。只有議長中立,議事才會中立,這不只是對議長個人的要求,更應該是制度的保障。國會的幕僚機關,無論是預算或法律部門,都應該像美國國會那樣,有很強大的研究能量,而且能夠堅持專業、不分政黨,這樣才能提升立法院的問政品質,對行政部門才能夠有效制衡。

民進黨不會因為有機會執政,就排斥國會的制衡。國會對行政部門的監督力量,一定要有力而專業,讓行政立法的民主制衡關係,能夠相輔相成。

國會應該是總統的鏡子,在野黨也不該被看成執政黨的敵人。未來蔡英文當總統,絕不害怕國會監督,因為我不會是一個獨斷獨行的總統,也不會是一個拒絕民意的總統,更不會是一個維護一黨之私的總統。

第四個改革,我們要推動台灣的轉型正義。

前幾個星期,我在原住民族政策發表的會上說,在我擔任總統後,會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原住民族在台灣歷史上受到的壓迫和剝奪,是一段無法抹滅的歷史,歷史雖然已經過去,但它的影響直到今日都還存在。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對這些歷史遺留下來的不正義,給予合理的彌補,來減輕曾經造成的傷害。

這就是廣義的轉型正義。我們不會因為錯誤已經過去,就毫不在意。同樣的,過去的統治者,曾經使用國家暴力,傷害、欺壓過人民,我們才會有二二八、白色恐怖的傷痛歷史。歷史的錯誤,可以原諒、但不能遺忘,必須面對、絕不容竄改。

我向各位保證,我領導的政府,會勇於面對過去,盡一切可能去還原歷史的真相。有了真相,才能真正和解。我領導的政府,也絕對不會用黑箱的方式,把有爭議的歷史和意識形態,強加在學生身上。未來的教育內容,必定是多元的、啟發的,而且會誠實面對歷史。

然後,過去威權時代的遺害,必須一一掃除。因為戒嚴與一黨獨大,直到今日,我們竟然還有一個政黨,擁有龐大不當黨產成為台灣民主最大的缺陷,也讓政黨無法公平競爭。

未來,只要進步力量取得國會的多數,我們都要一一來導正。這樣,民主的陽光,才會真正照亮台灣的政治。

第五個改革,也是最重要的而且最困難的一件事。我要終結社會的對立,讓台灣擺脫政治惡鬥,大步地向前走。

過去十六年,台灣還在經歷民主轉型的陣痛期,儘管已經建立了民主體制,但沒有成熟得政治互動法則,社會對民主自由的價值,也缺乏足夠的共識。不管這一邊的人做什麼,總是會有另外一邊的人跳出來反對。所以很多人認為,過去十六年,台灣的政治令人厭煩,大家都希望有所改變。

要終結這樣的政治氣氛,我相信,國家領導人應該負起最大的責任。

我要向大家保證,民進黨執政,絕不會成為政黨惡鬥的亂源。就算民進黨在國會能夠單獨過半,我們也不會「整碗捧去」,我同樣會結合所有支持改革的進步力量,組成「進步大聯盟」,讓「穩定多數」成為執政的後盾;讓來自各方的人才,參與執政,加入改革的行列。

因為在我的執政藍圖中,有許多重要的改革,需要穩定多數的力量來支撐,這些改革才能順利推動。在我任內,我絕對不會坐視,台灣社會繼續被政黨的鬥爭所撕裂。我要團結整個國家,因為只有內部團結一起,我們才能一致對外。

我不相信蠻幹、硬幹、對立、衝突,我相信共識與溝通,就是凝聚台灣改革的最重要動力。2016年,我們不只要執政,我們更要成為帶領國家穩定前進的力量。

台灣的政治要改變,就要推動五大政治改革,只有全力以赴的推動改革,我們才能夠面對過去、承擔現在、挑戰未來。我有信心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