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議題分析

臺灣是多族群國家,族群課題反映了臺灣歷史的複雜和多樣性,這其中固然有層疊遺留的認同課題需要處理,但我們也認為:只要能夠在個別族群的資源支持和發展之外,建構多元族群的友善互動空間,確保各族群的平等與共存共榮,那麼這種共同參與主流建構的族群關係,其多樣化、豐富性、永續發展,將成為全民共享的珍貴資產。

然而,檢視目前馬政府的族群政策,由於缺乏文化價值與族群關係的根本反省,往往流於對少數或弱勢族群的施惠,無助於翻轉弱勢循環或結構性壓迫,也未推動培育「跨文化國民素養」的適切環境,以至於面對階級、族群、文化等等複合因素的歧視言行(例如:郭冠英事件),未能嚴肅面對處理。這些撕裂傷痕所引發的社會連帶感降低,不僅僅是族群議題,也和民眾對政府的不信任,乃至對民主機制的不信賴,環環相扣,實非全民之福。

在客家政策方面,馬政府於2010年提出《客家基本法》,並未定義客家作為一族群在整體國家權力結構中的基本地位,沒有操作型定義及具體規範,更缺乏子法配套,因而產生諸多缺失,例如:《客基法》將「公事語言」局限於「客家文化重點發展區」,並矮化為公教人員取得客語認證的鼓勵機制,對於客語傳承並無實質助益,在「客語無障礙」環境的推動上,則僅有原則宣示而無強制性,形同虛設。

針對都會客家族群的隱形化,成長於非客庄地區客家族群的第二代或第三代,母語受教權並未獲得重視,受到成長環境影響所形成的記憶與認同改變問題,目前的客家施政也無相對應政策。在國家資源的分配上,馬政府開出了「客委會預算倍增」的支票,但檢視其施政,往往著重於嘉年華式的活動舉辦,甚至有用於置入性行銷與綁樁之嫌。相較之下,各種需要長期的、制度性資源挹注的文化基礎工程,諸如:客家族群相關普查、語言資料庫建置、客家老建築測繪調查、學術研究補助、語言教學推廣等等,反而未受到應有的重視。

國家考試中的客家事務相關類科,目前並未對客語能力有所要求,且員額過少,對客家事務專責人力的考選培育而言,只是聊備一格。而中央與地方雖然都已設有客家事務專責機構,但在施政上並未形成有機的連結,跨部會之間也缺乏效能分工的平臺,以致於「客家事務」形同圈地、孤島,落入「體制內邊緣化」的窘境。

有鑒於此,我們主張以「族群關係政策」來重新定位客家政策,在此定位中,客家族群具有既是相對多數,也是相對少數,可以擔起既是反省者、也是參與者的重要角色。

本黨自創黨以來,堅持民主、本土、多元的文化價值,從地方執政到中央執政,率先推動母語教育、教科書本土化,並建立個別族群的政策架構與行政體系。在客家施政政績上,我們成立了行政院客家委員會,設立客家電視臺,舉辦桐花祭帶動客庄休閒產業,掀起客家音樂、文化藝術熱潮。在教育與客家知識體系建構方面,我們創設客語認證體系、實施客語生活學校、客語生活鄉鎮計畫等等,為母語傳承奠定基礎,並成立三所客家學院,二十多所大學院校成立客家研究中心或系所,成立臺灣客家文化中心籌備處,並籌設六堆和北部客家文化園區。這些努力開創了客家文化回歸主流的新論述,確立了從一元到多元文化的新典範。歷史上的客家從未在政策上獲得如此積極的支持與待遇,因此有學者認為「民進黨執政的時代,是客家認同成長最多、最快的時代」。我們在此向大家保證,本黨重新執政後,一定會找回這份在馬政府執政時遭遇反挫的榮耀感,我們一定會努力創造下一個客家的美好年代!

貳、政策目標

一、以堅毅、勤儉的「客家精神」治國,公平且善用國家資源,帶領臺灣突破困境。

二、確保客家語言、文化的永續發展,重建母語普及的客家社區。

三、找回客家觀點的歷史詮釋權,建構屬於全民的客家歷史記憶。

四、以「文化加值」策略推動客家經濟,透過客家文藝復興的能量,讓生活、文化、生態、產業形成有機連結,創造腳踏實地的美好生活。

參、具體主張

一、 客語為「國家語言」, 應進入公共領域

語言權為文化公民權,為尊重跨文化的表現形式, 我們主張立法明定本土各族群語言,包括原住民族語、客家話、Holo話、華語都是國家語言,一律平等,不因通行語的推行,而壓抑公民在生活中及官方場合使用族群母語的權利。

而為了客家話的有效傳承,在客家地區,客語教學應從「語言教學」,逐步進階發展為「教學語言」,並結合家庭、社區及地方政府,推動友善客語生活環境計畫,重建母語普及的客家社區。

在未來國家行政區域重劃時,應考慮到族群地域因素,保障族群語文的生存發展基地。

二、建立完善的族群傳播體系,讓客家豐富臺灣多元文化

客家電視應提升為客家公共廣播集團,在維持客家主體性前提下獨立運作。我們將合理規劃廣播頻譜,建立全國頻道的客家廣播電臺。以電臺、電視的結合,以及各地方頻道的策略聯盟為基礎,建構「客家公共廣播電視集團」。

再者,基於《聯合國文化藝術表現多樣性公約》的精神 ,更基於建立文化多元的臺灣,我們將推動廣電法修法,要求明訂公廣集團董事須有客家族群代表。而一般廣電頻道節目亦應基於臺灣社會族群文化的多樣性,在一般節目中適切表達客家及其他各族群語言文化,以建立跨族群的公共領域及藝文創造平臺。

三、重建多族群共享的客家歷史文化,建構國家級客家知識體系

臺灣客家歷史與文化是我們國家歷史文化的重要組成,關於國家的紀念日、紀念物、紀念場所,及各種國家象徵、儀式、節慶,乃至國幣等之建立或製作,應有客家文化思維角度,使客家歷史與文化成為國民共享的記憶與光榮的一部份。

基於重視建立知識體系的多元文化視角,本黨執政時期全力建立客家高等學術研究教育機構。未來進一步的工作,則是推動國家級客家在地知識與人文大型研究調查計畫,整合並擴大客家學術能量,深化本土人文知識基礎。此一計畫將是臺灣人文與社會科學的國家型研究調查計畫,帶領臺灣本土社會科學及人文研究突破瓶頸,脫離「學術殖民地」的當前學術文化。

四、以創新為傳承、以發展為保存,打造現代客家藝文創作聚落/平臺

為振興客家街庄人口外移的空洞化危機,我們提出客庄鄉街老屋活化補助方案,引入藝文工作者及新創事業家進駐客庄,結合當地社會人文脈絡、從客家元素得到創作靈感與事業發想,進而發展出結合多元藝文創作的新型態產業,找回客庄鄉街新生命。

客家族群文化並非自我封閉的生存體系,客家文化的發展基礎,也已從山林、農耕生產背景,延伸到多族群共處的現代工商都市型態。在保存傳統客家藝文之外,我們也要在都市推動成立客家藝文聚落/平臺,提供創作者良好的軟硬體環境、多元文化的對話空間,與各族群共同創造臺灣新文化。例如:打造客家音樂創作平臺、成立大師紀念館或藝文館、發展客家社區大學系統等等,從藝術、文化層面建構臺灣人意識原型,發展臺灣藝文的基礎工程,讓客家藝文成為臺灣文化的重大能量。

五、打造「國家級臺三線客庄浪漫大道」,建構客家經濟政策新思路

在全球化轉型的脈絡下,當前客庄發展必須透過「文化」將觀光經濟定錨在每一個客家鄉鎮,而不僅僅依靠節慶活動刺激消費者進入鄉村。我們提出同時結合客庄產業經濟與文化地景保存的政策新思路,打造「國家級臺三線客庄浪漫大道」就是一個創新生活型態的國家重大建設方向。經具體實踐、發揮成效之後,此成功經驗也可推廣至花東的縱谷慢遊廊帶,或南部的「水水六堆」。

桃竹苗地區客家人口比例全國最高,其中又以臺三線保持最完整的客家文化。延續本黨執政時重現客家光榮的政策方向,我們主張沿臺三線,串連臺三線16個客家庄文化,從桃園平鎮、龍潭到臺中石岡,結合產業、文化與觀光打造一條具備歷史縱深的「浪漫大道」,讓臺三線成為客家文化邁向世界舞臺的最佳起點。

高屏六堆地區向以好水、好日頭、好食材著稱,「水水六堆」計畫將以客家釀造文化為基礎,展現客家與多元族群共生以及傳統智慧的活化、現代化。

花東地區近年來致力於發展慢活、慢遊、慢食的深度旅遊方式,其中鳳林鎮更是全臺客庄唯一獲得「國際慢城聯盟」(Cittaslow International Network)認證的「國際慢城」。慢城運動強調在地文化、在地農產及傳統料理的保存,以發展在地產業、提高生活品質。目前獲認證加入「國際慢城聯盟」的城市共三十個國家,臺灣也是其中之一。花東縱谷渾然天成的優美地貌早已馳名國際,當地客庄也向以出產良質米著稱,我們計畫推動「花東縱谷慢遊廊帶」,鼓勵友善耕作、在地生產、在地食用、在地銷售,彰顯縮短食物里程與碳足跡的生態意義,更鼓勵多樣化的客家米食文化之保存與創新,結合貫串東部的鐵道或臺九線,發展一個又個客庄駐足「慢慢聊」的文化體驗慢遊,打造花東縱谷美麗而富裕的新客庄。

六、珍視客家人文地景,讓土地詮釋臺灣歷史

在臺灣這塊山林土地上,刻劃了千百年臺灣多元族群的人文意象與美學形成,不論是客家人的茶園梯田、埤圳古道、夥房園林,還是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聖地,都是珍貴的人文資產。我們將針對這些人文地景進行系統性調查研究,再加上地方知識的重新建構,逐步投入國家經費讓這些人文地景獲得妥善保存與恢復,例如:桃竹苗的茶園景觀、桃園臺地的埤塘文化及觀音藻礁保護區、鐵道文化的轉型活化(桃林鐵路、內灣線、舊山線等等)、菸樓建築(高雄美濃及花蓮鳳林) ,還有開拓山林的腦寮、筍寮、炭窯、古道等等憶古設施,都可藉由人文地景來詮釋歷史,建構屬於全民的客家歷史記憶。

七、建構「伯公醫療行動網」,讓客庄不再有醫療偏鄉

迎向高齡化挑戰,打造在地安養的幸福客庄,我們將建構「伯公醫療行動網」,打造「即時性」與「整合性」的醫療照護網絡,讓客庄不再有醫療偏鄉之憾。守護客庄的「伯公醫療行動網」包括三個層次的政策重點:第一,透過社區醫療的強化,提供民眾即時性、連續性的醫療服務,包括「巡迴醫療」、「社區即時諮詢」、「高齡者整合性照護」等;第二,協調地區性醫療院所,強化個別性發展重點,不僅能夠維持個別醫療專科適當經濟規模,也讓客庄民眾能獲得專業的處置;第三,連結專責醫學中心,賦與輔導與支援整體醫療行動網的功能與責任,強化從社區醫療到醫學中心的合作。

八、推動「夥房銀髮照顧中心」,在地安養與就業,活化客庄新夥房

透過各地客庄的夥房與閒置空間,連結社區與民間能量,共同推動「夥房銀髮照顧中心」。這是整合健康促進、社區照護、在地就業、客家文化教育的小規模、多功能的「新夥房」,讓客庄老人在地安養,年輕世代融入客家文化,透過更緊密的代間連結,開展客家文化與教育的交流傳承。

九、鼓勵青年公共參與,振興客家公民社會

客家鄉村地區目前因人口嚴重外流,人口結構中空化,造成產業、人文發展上的基本困境。我們將提出客家青年返鄉大型專案計畫、創設客家鄉村發展基金,提供研發經費、品牌通路、創業資源、商業模式轉型資源等青年支持體系,鼓勵年輕人留鄉∕返鄉∕下鄉創業,讓工作與客家文化生活結為一體,實實在在地重建年輕世代的客家經驗,建立農創、文創等等產業發展的基礎。

我們更要推動客家NGO與社會企業創新育成計畫,建立客家NGO支持體系,強化客家青年參與臺灣民主政治、第三部門及發展社會企業之能力,積極貢獻於臺灣公民社會之成熟,讓客家青年成為臺灣前進的重要動力。

十、臺灣客家國際化,推動成立國際客家組織HI(Hakka International, NGO)

全球化的時代,固然對於臺灣的在地文化帶來挑戰,但是也提供了過去所沒有的發展契機。「多元而對話」、「多樣而交流」的族群語言、文化、歷史記憶,是我們重要的發展憑藉。在有客家族群居住的國家中,臺灣是唯一具備完整客家政策的國家,臺灣經驗可成為與各國經驗積極交流的基礎。

為了貢獻全球文化多樣性,關懷及推動客家族群在各該居地國之公民參與、政治參與、在地認同,並形成跨國的客家文化交流與客家政策合作,讓客家語言文化成為各該國多元文化的重要資產,我們將積極邀請東南亞及中國等各客家族群重要居住國,共同推動成立「國際客家組織」Hakka International,秘書處設於臺灣,定期輪流於相關國家召開大會,讓臺灣成為「全球客家文化新都」,讓客家榮耀於臺灣、榮耀於世界,創造下一個客家的美好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