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敬愛的醫界先進,各位辛苦的醫界朋友,大家午安,大家好:

今天很高興看到這麼多的醫界朋友,一起聚在這裡。看到大家的熱情,我覺得很溫暖,也深深的覺得,有這麼多台灣社會令人尊敬的醫師好友們,這麼支持我,我的責任,也越來越重大。

我記得有一次我跟醫師後援會的朋友見面的時候,我正好在生病,可是看到這麼多醫生在現場,我覺得非常安心,因為全國最優秀的醫師都在這裡了,就算生病也不用擔心。

最近,台灣發生了很多重大的意外,我們整個社會,花了很多資源跟力氣,全力在搶救,全力在善後。其中,我覺得最辛苦的,就是所有第一線的醫護人員。

我知道當時醫院裡面的情況,彷彿就像是戰場。大家都全力動員,他們的部門裡面,甚至很多人,一整個禮拜只睡兩個小時,每天三餐只能五分鐘解決。

意外的新聞熱潮過去了,大家都跑去郵筒前面排隊的時候,也只剩下醫護人員,還在照顧著搶救下來的那麼多生命,也還在每天進行著最辛苦最漫長的治療工作,承擔家屬和病患的壓力。

這幾年,我們聽到越來越多醫護人員的聲音,在提醒我們,政府所引以為傲的人民健康照顧,是醫護犧牲了很多很多,才建立起來的。作為一個政治人物,我知道只有「心疼各位的辛苦」、「表達謝意」是不夠的,更要能幫大家解決問題。

健保實施20年,各界都認為是個應該重新檢討的時候;畢竟20年的時間,足夠讓一個懵懂的小孩長成成人,我們也應該要讓健保,以一個成熟的姿態,來面對台灣未來的挑戰。

今天,我在這裡要跟大家說,蔡英文的政府,一定會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蔡英文的政府,會嚴肅地去面對當前的醫療危機。我會努力解決問題,請各位相信我有這個能力。

台灣即將邁入高齡化社會,而這成為健康照護體系的挑戰。現在六十五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已經高達281萬人,到了2025年,估計將逼近500萬,每五個人當中,就有一個老人。這個趨勢我們無法逃避,但是我們的健康照護體系準備好了沒有?這是我們要問自己的問題。

比較讓人擔心的是,我們還沒有建立有效的社區健康照護網絡,民眾對基層照護體系的信任也不足,「分級轉診」、「家醫制度」更沒有落實。醫療體系的分工做得不好的結果,不但威脅到民眾的健康,也傷害了醫療體系運作的效率,更讓醫療品質無法提升,醫療人員的勞動條件惡化。

現在的健保規模大約是六千億,其中的四成,用在12%的老年人口上。我這麼說,並不是要說老年人是我們的負擔,而是要告訴大家,就算可以不斷增加醫療支出,如果沒有建構一套有效率的醫療體系,我們也無法通過高齡化社會的考驗。

另一方面,我們的健保財政,確實也出了很大的問題。這幾年來,在整體醫療保健支出當中,家庭自付費用的比率在上升,但是政府支出的比重卻不斷下降。這就表示,我們的政府,沒有在健康跟醫療方面配置充足的公務預算。

從國際的角度來看,跟其他OECD國家比較,我們醫療保健支出中,公部門的比例,真的相對比較低,這不但顯得我們在公衛領域的投入不足,也間接成為醫療人員工作環境惡化的原因。

不僅如此,基層醫療資源的匱乏、偏遠地區醫療資源的不均,也都是非常迫切的問題。這些問題,如果不趕快解決,我們如何能說,政府有妥善地照顧人民的健康呢?

台灣的未來,即將面對許多許多問題與挑戰;醫療相關的問題,也是千頭萬緒,各方的爭論不休,各位比我還清楚。但要解決這些問題,最重要的,就是領導人必須願意去面對問題,而政府要有強大的溝通能力。我承諾大家,我領導的下一任政府,會是一個最會溝通的政府。這些困難,我會一一來解決。

今天來這裡之前,我把我的醫療政策公布在競選網站上,請大家批評指教。各位今天提出的主張,其實民進黨智庫的專家都有討論過,我不敢說能夠百分之百能和大家相同,但是我相信,我們的方向和目標是一致的;我今天所能承諾的,未來執政後,也會一一來落實。

關於我的醫療政策,今天在這裏,我要提出三個重點:

第一個重點,未來政府醫療保健的支出,必須合理成長,而且成長率不得低於GDP的成長率。

我知道大家認為,合理的目標是GDP的7.5%,比起現在,這等於是每年要多出1400億。但是這幾年,政府財政很虛弱,所以我們要按部就班來,要大幅增加支出,也必須先把財政的「病」給醫好。

其實隨著人口老化的加速,政府醫療保健的支出,一定會隨著增加。我認為該花的錢就要花,未來成長的經費,我會把它用在公共醫療體系、基層公衛人力、預防保健、緊急醫療、防疫、弱勢族群健康…等項目上。如果政府可以負擔更多預防保健的責任,那後端的醫療照護支出也可以減少,減輕醫療體系的壓力。

另外,我們要讓醫療服務的價格合理化。我知道長年以來,為了不讓健保倒下,健保給付給各位的點值一直在打折。我們感謝醫師們為守護國人健康,所付出的犧牲,未來,我們也願意來檢討健保支付標準表,同時,不會只顧及支出面的控制,也會重視醫療需求面的問題。

第二個重點,在要建構社區醫療照護體系,落實分級醫療及雙向轉診,健立「以社區為主體」、「以人為本」的醫療體系。

合理使用醫療資源,必須要落實轉診制度。這件事情,我從以前到現在的時候,就聽學者不停的討論。為什麼我們還在討論這件事?因為政府從來沒有努力去介入、去執行各層級醫療資源的整合。

未來一項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將衛生所轉型與強化,成為「社區健康照護管理中心」。它的主要任務有三個:第一是在地健康照護資源的轉介和連結,第二是對社區長者提供健康照顧管理,第三是提供社區預防性的健康服務,以及在地、即時的醫療服務。

「社區健康照護管理中心」,可以扮演好醫療網的第一線功能,就近照顧好民眾的健康,也可以讓社區的長者,擁有專屬的健康照護管理團隊。

它另外一個更重要的功能,是協助家醫制度的運作,提供民眾足夠的諮詢,讓民眾可以依照病情狀況,選擇適合的診所就醫。這不但減輕醫學中心的負擔,也讓基層院所能夠蓬勃發展。

我們還應該要落實「雙向轉診」的制度,在健保的支付制度中,設計一定的經濟誘因,讓轉診更加順暢。政府也要建立一個資訊共享的平台,讓基層院所的病人可以依照需要來轉診,也讓在醫學中心已經得到足夠治療的患者,可以回到地區醫院、或者社區診所回診。讓每一位患者,都可以得到最適當的治療與服務。

第三點,我們要強化醫療糾紛處理機制,減少醫病雙方不必要的訴訟。

醫療糾紛凸顯的,其實是醫病之間的不信任。這個問題,我們絕對不能放任它繼續惡化。因為一旦所有的醫生,都因為怕捲入醫療糾紛,就採取最消極的防禦性醫療,這對病人來說,也絕對不是好事。

所以,我們必須在制度上,強化醫病之間的信任,也讓民眾了解遇到糾紛或是爭議,可以循甚麼樣的管道來調處,而不是只能訴諸法律或是媒體,造成雙輸的局面。

我們要建立一個專業調解機制,由受過訓練的法律及醫療專業者,來提供當事人公正的意見,縮短醫病的認知落差,加上醫療機構積極的關懷、調解,來減少訴訟的發生。也要建立公正可信賴的醫事鑑定制度。

我們應該設計一套制度,當民眾遭遇醫療傷害時,經過評鑑,可以得到適當的補償,以減少訴訟的進行。但是面對醫界當中的各種意見,我在這裡也要拜託各位先進大力整合,未來民進黨政府會負起責任,促成各相關領域的專家,共同來討論出一個可行的做法。

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將來我們國家有很多重大的政策,都需要我們最傑出的、最有為的醫界朋友一起來參與,一起來投入。

在座的各位,都是頂尖、很優秀的醫療人才,你們的熱情,讓我相信這條改革的路,各位就是我的後盾。面對高齡社會的挑戰、面對醫療崩壞的危機,只要我們願意努力,開始改變,都還來得及克服問題。

我向大家保證,我的政府,絕對尊重專業,我不會把專業當作政治的籌碼,也不會為了一時的政治鬥爭,而把整個具有潛力的產業都拿來陪葬。

未來,我對這個國家有很多想法,都需要各位醫界先進的參與。

像是生技醫藥的研發,這是台灣的強項,我們的人才、設施,研發團隊,都比鄰近國家來的強,研發成本也比他們低。我們要結合產官學的力量,全力打造台灣成為「亞太生技醫藥卓越研發中心」,讓台灣的生技產業沒有後顧之憂,可以全力發展、起飛,成為經濟發展的一顆新引擎,帶動台灣經濟的動能。

又像是高齡化社會的到來,更需要醫界的朋友們,扛起促進長者健康的重擔。未來我們要籌建一個「高齡健康與照護研究中心」,結合臨床、社區與政策研究,展開跨學科與跨部門的研發,創新服務模式,帶動長照產業的動能。

還有,醫療是台灣的軟實力,它可以成為國力的延伸。各位提出「醫療外交」的主張,與我的想法不謀而合。對於國外許多醫療落後的地區,台灣有能力提供高水準的協助;未來的政府也會支持國際醫學的交流,幫助各學會、專業領域的醫師站上國際舞台。醫界可以帶著台灣走向國際,醫界更可以是新的台灣之光!

今天,我們在這裡相聚。我授與大家的,不僅僅是一張聘書,也是一份信任。我知道各位會支持我,我也向各位承諾我會尊重大家的專業。台灣需要的,不只是一場選舉的勝利,更是整個國家未來二十年發展的願景。

問題就在前面,我們都已經看見。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怎麼解決問題。我有決心,也有能力,但是我一個人不夠,需要各位和我一起努力,這就是我們今天在此的原因,也是我要在授證的同時,拜託大家的事情。

未來,我們要一起拼,一起努力,我會記得我的承諾,也請大家不要忘記給我足夠的支持,像今天這樣,謝謝大家,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