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的國債問題,啟發我們好好想想國家財政與年金的問題。 目前各級政府累積長短期債務,已經高達6.5兆;潛藏負債也高達18兆。我們常說國債是「債留子孫」,但不應該真的把問題丟給下一代,而應以希臘為鏡,現在就拿出具體的改革方案。

因此,面對國家債務問題,民進黨執政後的重點工作,將是財政紀律的重建、和年金制度的改革。

台灣各級政府,迫切需要財政紀律的重建。未來國家債務需有要具體管控;政府必須在現有的預算規模,全面檢討財政資源的有效使用。

第一、未來的年度債務成長率,不應高於過去3年平均經濟成長率。

第二、預算結構必須調整,不應依照慣例逐年延續,每一會計年度皆應歸零思考,嚴格按照施政優先順序分配資源;重大計劃的經費分配,必須要通過嚴格的政策效果評估,以減少不必要的浪費。

第三、中央政府的公共建設,將以跨縣市的區域為優先投資目標,主要目的是促進地方政府間的資源分享、效益共享,避免零碎化的分配降低財政效率。

此外,在年金的議題上,目前各大退休基金潛藏負債龐大,不僅影響國家整體財政,年金的財務危機也可能導致社會保險體制的嚴重失能。所以解決年金整體的債務問題,應該有幾項重點:

第一、民進黨重新執政後,將組成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由跨黨派學者專家、雇主、受雇者、政府代表共同組成,研擬可行的年金改革方案;並召開年金國是會議,和社會溝通以凝聚共識。

第二、改革方向:採取漸進式的調整,簡化目前過於複雜分歧的年金給付制度、適當延後年金請領年齡、以及逐步合理化年金的所得替代率。

第三、要求年金的財務管理單位,提高營運績效。

財政改革與年金改革,攸關國家永續和世代正義,是一個必須由不同職業、階層、世代一起參與的共識工程。這是民進黨對台灣和下一代的責任,也是我們重返執政後最重要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