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主席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今(1)日由社福小組召集人林萬億、性別小組召集人劉毓秀及醫療小組召集人陳時中陪同出席【英派革新。台灣好政】長照政策暨影片發布記者會,會中並公佈首支政策影片-長照篇。


蔡英文發佈政策全文如下:


大家早安。剛才我們都看了長照政策的動畫,這是我們第一支公布的政策動畫,我們用短短的動畫,試著去呈現政策的輪廓。希望深入了解的人,可以參考林萬億教授剛才的說明,詳細的政策主張,我們也會公布在官網上。

長照的各種制度,社會有很多不同的主張,也有很多爭論,我相信一時間還不會結束。面對這些爭議,我覺得必須回到最原點來思考這個問題,我們要問自己:究竟我們期待怎樣的一個長照制度?

我們是不是希望家裡的老人,盡量在自己的社區或在家裡被妥善照顧?

我們希望長期照顧體系的建構,是政府負的責任多一點、還是完全交給市場來解決?

一、機構照顧的問題

其實,台灣老人被機構照顧的比例,比起歐美國家而言並不算高,但是目前大型機構的空床位很多,這也表示,台灣的老人並不偏愛機構式照顧。

在機構裡面,很多老人除了看電視、發呆、睡覺之外,沒有很多其他的活動。假如子女又很久才來看一次,他們真的會有很孤獨、也很孤立、被隔離的感受,比住在家裡衰老得更快。

對許多家庭而言,機構照顧,並不是最好的選擇,有時候是不得不的選擇,但是如果碰上品質不好的機構照顧,這對老人家、對家人而言,都是折磨。

能夠在社區、在家裡被照顧,有家人就近的陪伴,對老人家而言,才會大家感覺到更安心、溫暖的生活。

二、家庭照顧的問題

更多的人,因為不滿意機構的品質,或者負擔不起經費,或是因為要克盡孝道,選擇自己照顧長輩。但是我們都知道,這是一個多麼辛苦的工作。

當家中有老人需要被照顧的時候,照顧者經常要24小時待命,全年無休。我們常常看到新聞,照顧者和被照顧者同歸於盡的悲劇,這就是因為毫無喘息空間。家人承受體力消磨和精神壓力,因為,政府沒有幫他們分憂解勞。

而這辛苦的擔子,又經常落在女性的身上。很多婦女因此沒有辦法外出工作,便成經濟上的弱勢,家裡也少了一份收入。

有些家庭比較幸運,符合聘請外籍看護工的資格,但是對老人來說,語言溝通是很辛苦,相處上也有文化、管理的困難要克服。有時候,雇主也會有剝削勞力、工作項目不符合規定的違法行為,衍生出很多糾紛。

三、長照模式的抉擇

所以,回到剛才的問題,長照體系究竟要政府多負一些責任,還是完全交給市場?究竟是不是要有更多家庭化、社區化的服務?答案其實很清楚了。

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應該提供完善的、多元的照顧體系跟服務,讓服務就在社區裡,走到家庭裡。我們目前並不缺乏機構服務,所以政府在這個階段要全力來把社區化的服務體系做好,而現有的機構,我們也要提升他們的品質,讓照顧更人性化。

我們事實上非常感謝外籍看護工,為照顧台灣老人付出了那麼多。不過,隨著社會高齡化,我們也必須思考,是不是也應該讓更多本國人,來投入照顧的行列。把這樣的社會內需,變成工作機會,變成經濟產值。

我曾經跟很多老人、失能者的家庭接觸,我了解他們的痛苦、他們的無助。我今天要提出的,就是新的「長期照顧體系十年計畫」,也可以簡稱是十年長照的2.0版。我們的目標,就是要提供一個社區化、普及化、而且平價的長照體系,讓所有老人都可以在自己熟悉、安心的社區,在地安養、在地老化。

前兩天,我提出了「五大社會安心計劃」,也就是要讓我們的社會裡感覺到我們的生活是安定的,而且讓我們感到安心,長照計畫就是中間一個很重要的項目。

四、稅收制或保險制的選擇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認為在這個階段,長照體系應該選擇稅收制,而不是保險制。採用稅收制,政府可以運用資源,全力來發展社區化的長照服務,用最快的速度把平價、普及的服務體系建構起來,填補這一片空白。

如果不先這樣做,就貿然引入長照保險,政府會很輕鬆,不必負責,但我們所期待的社區化的服務體系,將因此做不起來。而且即便人民拿到了現金給付,卻依舊很難買到好的服務;甚至長照保險制度的出現,將引誘市場哄抬價格,但不會提升品質。

所以,現階段的服務量供應嚴重不足,貿然實施長照保險,絕不是台灣的最佳選項。這個問題,應該在服務提供到達一定數量之後,再來討論。

而且,長照保險的保費,多數是受薪階級的負擔。但如果採用稅收制,我們可以不動產交易稅、遺贈稅等項目為固定財源,這會更有社會重分配的效果。

那麼剛才其實林萬億教授也跟我們解釋過,即便採取長照制度,政府還是要相對地籌措360億到400億的資金在裡面,這個資金的來源,以現在主張長照保險的政府,現在的執政者卻沒有提出他的財源在哪裡,那我們是希望負責任的找出財源,把這些財源用在我們社區化的長照體系建構,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長照服務體系的建構裡面。

除了長照體系的抉擇之外,我們也希望跟各位報告一下,我們這十年長照體系計畫主要的內容在哪。

五、新「建構長期照顧體系十年計畫」(簡稱長照十年2.0版)

這八年來,政府的長照政策有「四不足」:預算編列不足、照顧人力不足、鄉村資源不足、社區服務不足。這就是民進黨執政時提出的十年長照,被馬政府「八年延宕」的結果。

如果我們有機會重新執政以後,會立刻針對這個問題,提出修復、解決的辦法。以下就是我們的目標:

第一個目標,就是要推動住宅化、社區化的長照服務。首先,我們要發展社區整合型服務中心。這個中心,要以社區為單位,提供多元的照顧服務,包括到宅服務、居家護理、日間照顧、短期臨托等。最重要的目標,就是透過社區型的服務中心,讓老人可以在地安養、在地老化。

第二個目標,是強化公共醫療體系。除了一般性的照顧,針對老年人、失能者的醫療需求,我們要建立社區健康照護團隊。

我上星期提出的醫療政策主張也有提到,我們要將衛生所轉型為「社區健康照護管理中心」,打造在地健康照護網絡,整合社區工作、醫療護理、物理治療這些專業人員,提供最在地、即時、便利的醫療服務。這個在地照護網絡,也要提供轉診跟資源的轉介,讓不同情況、不同需求的長者,都可以得到最適當而且妥善的照顧。

第三個目標,是培育質優而且量足的人力。培育足夠的照顧服務人力,要把照顧管理專員納入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的考試,也要把外籍配偶納入長照人力的培育。長照是將來很重要的內需產業,假如發展的好,不但可以提升照顧的品質,也可以增加很多重要的就業機會。

最重要的是,要提升長期照顧服務的職業價值與社會地位,保障他們的勞動條件與人身安全,才會有人願意投入長照服務的產業。

第四個目標,是縮短長期照顧的城鄉差距。針對資源不足地區專案補強資源。在原住民族地區,打造具有民族特色的長照體系,符合原住民族長者的需求。

第五個目標,是穩定長期照顧財源。在實施初期,我們預計用指定稅收300億元加上公務預算30億元,做為長照體系的穩定財源,而且視需要來逐漸增加。這些財源,將優先挹注非營利服務機構,提供平價的照顧服務。

第六個目標,是設置跨部會的「長期照顧推動小組」。不僅中央政府必須努力,也要結合地方政府跟民間的力量,整合各部門、各層級政府間照顧服務,盡快達到便民、效率的目標,同時也加強長照服務品質的規範與管理。

六、結論:「付得起、用得上、溫馨而人性」的長照服務體系

今天非常高興,可以跟大家分享非常完整的、我對於長照政策的規劃跟想法。我們最終的目標,就是要打造一個「付得起、用得上、溫馨而人性」的長照服務體系,讓每一個老人都能在地老化、在地安養,可以得到有尊嚴又妥善的照顧。

再次感謝林萬億教授、劉毓秀教授、陳時中醫師等智庫的專家們,貢獻了他們的專業心血。我也要再次強調,我們已經做好準備,等待明年執政,我們就要讓新的長照2.0立即上路。

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