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主席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今(7)日晚間應邀出席台北市青商資深會友聯誼會,蔡英文致詞時表示,政治人物,要能夠坐下來談,要自我克制,用講道理的方式,集合眾人的智慧,找到可以繼續往前走的辦法。更重要的是,解決問題的過程,要讓社會可以更團結,而不是更分裂。她認為畫界線、區分敵我的時代應該要過去了,我們應該要走向一個尋求共同點的時代。同時她也重申五大政治改革、五大社會安定計畫,並表示要破除台灣內需市場太小的迷思。為此她主張應重視內需市場,政府要去引導內需市場的投資、採購和供給。內需市場如果發展起來,就可以降低台灣受到國際景氣的影響;也才能真正提昇台灣人的生活品質。

蔡英文致詞全文如下:

楊必誠會長、陳佳明主席,在座各位先進,大家晚安,大家好。

今天很榮幸來到OB聯誼會。我知道OB聯誼會是一個凝聚力很強的組織,剛剛大家對陳良堅前主席做了追思,我要先在這裡致意。

大家都是很各行業的傑出領袖,對於社會與經濟各個面向的問題,都有很深入的見解。今天來到這裡,我也希望能夠把握機會,跟大家分享一些,我對於政治改革、對於產業發展的一些想法。

我想今天的先進在各個場合也都聽過,在我的生涯中,我長期擔任國際貿易的談判顧問,講到談判,各位可能也都可以體會。因為在商場上,做生意的時候,也常常需要談判。談判的時候,過於強硬,有時候可能約簽不成,訂單就拿不到。

所以,怎麼樣確保自己的利益,同時又讓對方能夠得到他想要的東西,如何溝通,如何說服,而且保持耐性,這些都是談判的專業能力。

在政治上,常常要面對更複雜的談判工作。面對問題的時候,有時我碰到的不會有唯一的解答,而是要去找到一個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而且是最合理的解決方案。

所以,你必須不斷去溝通,去爭取更多人的認同。在這個過程中,有些原則你會堅持,但你也可能會修正自己的作法。

我一直認為,政治人物,要能夠坐下來談,要自我克制,用講道理的方式,集合眾人的智慧,找到可以繼續往前走的辦法。

更重要的是,解決問題的過程,要讓社會可以更團結,而不是更分裂。畫界線、區分敵我的時代應該要過去了,我們應該要走向一個尋求共同點的時代。

前一陣子,我提出了實踐世代正義、改革政府效能、啟動國會改革、落實轉型正義,以及終結政治惡鬥的五大改革,也是基於這樣的信念,要強化政府溝通的能力,也要結束社會的對立。

這也是為什麼,針對年金制度的問題,我主張要先組成委員會,召開國事會議,讓不同職業別都可以參與進來。我相信沒有人願意看到年金破產,大家一定可以放下成見,最後我們一定可以找到讓年金永久存續的方法。

在政治上,建立一個理性的氛圍,我們才有能夠更謹慎地來思考社會、經濟、產業各個面向的問題。將來,如果民進黨有機會再一次執政,這就是我首先會做的政治改革。

除了政治改革,我們也提出五大社會安定計畫,在居住、食安、醫療、老年生活、治安各方面,都希望讓人民無後顧之憂。

我說過,政府要把制度、法規和環境做好,就是要提供一把堅固的梯子,讓大家往上爬,往前衝;但也要提供網子。爬到一半掉下來,有一張網子可以接住你。五大社會安定計畫,就是這樣一個社會安全網的概念。

大家也會發現,我們的社會政策,在民進黨所提出的社會政策裡面,很少會直接金錢補助。因為,跟人民收稅,然後再拿現金還給人民,真的意義不大。政府的功能,應該是去把系統做起來,提供市場上無法提供的、或者不夠健全的服務。

長期照顧就是一個例子。現在的問題是,就算你發錢給大家,大家也買不到優質的服務。也就是說,在這個階段,民進黨不用保險制,而採用稅收制的原因。

我們必須儘快用政府的力量,把平價、普及的照顧體系建立起來。等到照顧體系完成了以後,服務達到一定數量之後,到時候再來討論保險制,才比較恰當。

今天我來的時候有問到大家有特別想聽什麼?我被提醒一定要提老人照顧的事情,可是我突然想到青商會為什麼要談老人的問題,後來我發現我忘了有OB這兩個字。我們都會老,這是無可避免,但是我們當然希望,老了之後,可以找到家庭化、社區化的照顧服務;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安心養老,保持與人的互動,維持正常生活,這也是一種預防性醫療的概念,減少失智和失能的風險,減少後期的醫療支出。

除了一般性的照顧,針對老年人和失能者的醫療需求,我們還是有一套規劃,就是將各地衛生所轉型為「社區健康照護管理中心」,來整合專業的醫療或物理治療人員,就近提供服務,也可以幫忙轉診。

當我們把「長期照顧」,跟「社區托育」、「在地就業」整合在一起,就是民進黨這段時間以來一直要向社會說明的「托育、長照、就業三合一」的照顧政策。

讓照顧事業變成社區共同參與的產業,像是社區型居家與機構式日間和夜間照護、送餐、臨時托育或是臨時寄託、復健、保健等等設施的建立與經營,也會創造出在地照護師、社工、幼教、廚師、保母等就業機會。

以這個角度來看,照顧事業同時也是一項值得發展的內需型產業。而且是民眾真正需要的服務。大家都希望可以放心去上班,不用煩惱小孩子給誰帶,也希望有好的老年生活。可是這些服務,卻一直沒有健全的發展,這就是台灣今天看到的市場失靈,就是政府應該介入的時候。

過去,內需產業,或者內需市場常常被忽略。因為我們是一個以外貿出口為成長來源的經濟體,而且有一個-應該說迷思吧,就是認為我們內需市場太小,所以我們拼命作外國客戶想要的東西,卻比較沒有在乎國內民眾的需求。

將來,我們會重視內需市場,政府要去引導內需市場的投資、採購和供給。內需市場如果發展起來,就可以降低台灣受到國際景氣的影響;也才能真正提昇台灣人的生活品質。像是剛剛我講到的長照,其他像是住宅改造、防災,或者食安與農業,都是可以發展的領域。

而且,這些內需商品,各種生活的解決方案,也可以將來整套外銷,成為出口競爭力的一部分。內需與外銷並重,才可以讓台灣的經濟體質更健康,加快轉型的腳步。

所以,我們的作法是,針對人民有需求,可以改善生活品質的,而且可以結合產業升級的跟轉型的,這些目標項目,要優先來發展。

所以,我們也才提出,未來十年的重點公共投資,我們不會把公共投資再去蓋蚊子館,我們會把公共投資放在智慧城市、都市更新、再生能源的開發,水資源與供電基礎設施的升級。當然也包括社會住宅、以及照顧設施的建立。

台灣是一個代工型的社會,很多時候,我們是先研發技術,等到技術成熟了,再來想怎麼應用,怎麼賣出去。

專注技術,這是我們工程師精神的一部分,這種務實的態度,是我們長期競爭力的來源,應該要保留,持續發揚光大。

但是現在,我們也要以終端的需求出發,來思考,我們需要什麼樣的科技、現在有的技術如何改良、要怎麼做出一個前所未見的商品,來滿足實際的需要。也就是我們要從市場和需求的角度來思考我們的技術及將來發展。

將來,「創新」應該跟社會需求連結在一起。社會的不足,甚至是社會的缺陷,會引導我們思考創新與改變的可能,而且找出一個可行的模式,未來解決社會問題。這就是社會創新的開始。

我們有一個計畫,叫做在地希望,記錄了很多在地創業團隊。一共有十幾支影片,大家有空可以上網看一下。在我的網站裡面,有在地希望的影片裡面很多團隊,在做的事情就是社會創新。

今年年初,我們去苗栗的南庄作拍攝。南庄過去是台三線客家產業的重心。現在,就跟很多客家庄一樣,也在面對人口流失和產業沒落的問題。

有一個客家的年輕人叫做邱星崴,結束研究所的學業後,回到南庄,這是他長大的地方。他開設一間叫做老寮的民宿,並且,用這個民宿為據點,發掘社區的農產與傳統工藝資源;他說,希望將一級的製造、二級的加工、三級的服務、四級的體驗整合起來,重新活化社區產業。

南庄老寮的那一些年輕人,他們在做的努力,就是用社會創新的理念,結合地方經濟發展的目標,幫助客家庄找到新的出路。這樣子的社會實驗,應該要推行到台灣的每一個角落。

前幾個禮拜,我也拜訪台北的一家叫「多扶接送」的公司,他們在提供身心障礙者的接送服務。這也是政府做不到的事情,靠著民間自己的力量來把服務做起來。

這麼多年來,因為我們過度重視GDP這種成長指標,追求發展的效率,無法兼顧分配、生活品質與環境永續這些問題,也造成城鄉差距與世代不正義的情形。很多社會問題,都是由民間自力救濟的方式在解決,這就是政府不足的地方,甚至是失職的地方。

例如,改善地方人口流失的問題、補足食品安全的漏洞、強化長期照護系統,甚至是我們關心的能源使用效率怎麼提高,都是我們可以創新、可以發展的領域。

把這些失落的環節,一塊一塊補起來,讓民眾的生活更有尊嚴;在全球市場上,台灣的產業也可以找到無可取代的競爭力。

也就是說,將社會需求的觀點帶回經濟發展的視野裡,社會創新就是台灣的經濟力。這就是我們提倡的,台灣的下一個階段應該重視人的需求與人的尊嚴,努力推動「以人為本」的新經濟。

這一段時間以來,我和我的團隊,都非常努力,因為我們知道人民對改革有期待,我們也肩負這些期待,我們有責任把事情做好,不能讓人民的期待落空,我們努力的成果,五大政治的改革,社會安定的計劃,我在剛剛都跟大家說了,我們是一個有願景的團隊,也是一個有能力的團隊,所以我今天要拜託在場的各位先進用你們的支持,用你們手上的選票,來參與這場改革,我們一起努力,來改變台灣,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