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政績

  • 2019.12.16

一、總統展現決心,國是會議全面啟動司法改革

司法制度的問題是日積月累而來,所以司改不是把它砍掉重練,而是全面調理體質。這是一項龐大的工程,需要總統來領導以展現決心,才能促成各界共同參與及政府院際合作,重建人民對司法的信賴。

也因此蔡總統在一上任,就推動臺灣史上首次由總統召開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全面盤點司法病因,透過跨界的對話與合作,凝聚多項共識,並在之後的兩年多積極推動相關的立法、制度興革、院際合作。

二、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成果

(一)完整體檢:這是有史以來最認真、最全面的司改總體檢。歷時10個月的籌備及開會後,所決議的改革方向分成12主軸,87大類、303細項工作。

(二)快速立法:已修正通過法律高達51項,另有多部法律案尚在立法院審議中,努力完成立法程序。






(三)貫徹落實:總統親自督導,建立了院際、部會間協調機制,與民間團體的合作模式。政府每半年向社會提出進度報告,目前已提出4次改革成果。

司法個案的爭議,經常會傷害社會情感,降低人民對體制的信任。但司法改革沒有特效藥,必須在完成總體檢的基礎工程後,持續的推動與落實,讓量變帶來質變,才能徹底改善司法體質。

三、建立保護被害人和弱勢者的司法

(一)針對犯罪被害人在體制內往往無從獲得足夠協助,也沒有機會發聲,我們修正通過了《刑事訴訟法》,讓特定犯罪被害人可以聲請參與訴訟,可以閱覽卷宗、開庭日在場及陳述意見、對證據和科刑範圍表示意見。這項修法也要求法官、檢察官、警察人員應注意被害人和家屬的隱私保護;偵查中及審判中經被害人同意,可以由親友或專業人士陪同在場。

(二)針對勞工在司法程序中相對弱勢的地位,我們制定《勞動事件法》,各級法院設立勞動專業法庭,讓專業、有勞資敏感度的法官保障當事人權益;並減少勞工的訴訟障礙,便利勞工尋求法院救濟,減輕費用負擔,簡化訴訟救助聲請審查程序。

(三)針對可能誤入歧途的少年,我們推動《少年事件處理法》修正通過,讓曝險少年去標籤化,並以「行政輔導先行,以司法為後盾」為原則,協助他們不受危險環境危害;同時增訂少年法院得協調或諮詢各項兒少所需之福利服務,以有效整合兒少保護服務資源。

(四)針對語言弱勢的外籍人士,改善現有通譯人才資料庫,培育專業人才,提升通譯品質,以維護其司法近用權。

四、建立對司法人員有效的監督淘汰機制

(一)如何在維護司法獨立性的前提下,強化對不良法官、檢察官的監督與淘汰,是政府一直努力在推動的。我們透過完成《法官法》的修正,讓評鑑和職務法庭審理程序更直接;評鑑和職務法庭審理程序都納入更多外部學者、社會公正人士的參與;新增剝奪退休金、退養金,繳回停職期間本俸等懲戒類型,讓監督淘汰更有效。

(二)修正《法院組織法》,規定高等法院以下各級法院及其分院檢察署,應於第一審判決後公開起訴書,讓起訴書得受公眾檢驗。

(三)透過《律師法》全文的修正,除強化律師資格審查、淘汰不適任律師,深化律師職業倫理及公益服務,也實現律師執業自由化。

五、建立勿枉勿縱的制度

(一)為了落實偵查不公開的重要原則,我們修正了《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用更嚴謹的規定保障關係人的名譽、隱私、安全,讓禁止公開的情況、資料種類更加明確。

(二)為了必須避免錯假冤案的發生,我們修正通過了《刑事訴訟法》(再審部分),賦予再審聲請人與被告相同的卷證資訊獲知權;規定法院應通知聲請人及代理人到場,讓聲請人有陳述意見機會;並賦予再審聲請人得聲請法院調查之權利,且明定法院得依職權調查證據。

(三)為了讓加害者能夠「抓得到、判得到、關得到」,我們修正通過《刑事訴訟法》,增訂「限制出境、出海」專章,賦予檢察官、法官必要時直接對被告限制出境、出海,以防被告逃匿國外。我們也建立防逃機制,檢察官或法官在命令被告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時,得命被告接受適當之科技設備監控,隨時掌握其行蹤。

六、建立專業可信、全民參與的審判制度

(一)為了強化司法的公信力,我們修正了《法院組織法》、《行政法院組織法》,建立大法庭制度,未來終審法院判決將統一見解,減少判決標準不一的爭議,並有助於縮短訴訟時間,提升審判效率。

(二)為了提升人民對司法的信賴,避免判決偏離社會情感,政府已於2018年4月,將《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送立法院審議。雖然因為制度設計上的爭議還未通過,但我們有決心在下一個四年完成立法、讓人民參與審判的制度上路。

2020 台灣要贏
電話客服:(02)2321-3758週一至週五 09:30 - 12:30,13:30 - 18:00